色板直播

      虽然小家伙的脸上还挂着甜甜的笑容,可是陆明川明显感受到了她身上竖起的尖刺。

      得,这也是一个小腹黑,跟她爹一样,全都是让人不得不小心的存在。

      也就是自己这么多年变得极其敏锐了,否则的话,就她脸上那甜甜的笑容,绝对能骗死人不偿命。

      这也更坚定了他刚刚心中的想法,要是这小丫头能跟自己的宝贝儿子处得来的话,将来……

      嘿嘿嘿,你时维炀再怎么腹黑还不是一样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谁让你的命脉就在自己的手上呢。

      在陆明川介绍他宝贝儿子的时候,时维炀已经猜到了这个坏蛋心中的想法,居然想要拐走他的宝贝闺女,行啊,如果那小子真的很优秀的话,那就要看看是谁拐走谁的娃儿了。

      陆明川和时维炀两个人相视而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师兄弟关系一定好到了不分彼此的程度,可是,这一刻两个人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较劲。

      时雪萱觉得,如果她现在勾点儿火的话,也许爸爸和这位君王伯伯很有可能会动武,就是不知道,一旦君王伯伯打不过自家爸爸会不会恼羞成怒。

      刚刚忙完的陆一,一脸喜意的进来,看到的就是两个人用眼神拼杀的一幕,他十分无奈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儿之后直接挡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虽然自己是君王的秘书兼贴身保镖,但毕竟他们基本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私底下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这点勇气他还是有的。

      陆一:“君王,这是维炀带回来东西的明细,请您过目。”

      陆明川似笑非笑的看了陆一一眼,接过明细单之后,整个人都震惊住了,天哪,他到底是怎么把那么多东西带进回的,这可真是及时雨。

      看在他带了这么多东西的份上,就暂时放过他这一次的大不敬好了,其实不放过又能怎么样呢,他又舍不得真的收拾他。

      直到现在他还经常想起,这个臭小子被他捡到时候的可怜样,现在能长得这么高高大大的,还能够娶到媳妇生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闺女,这都是自己当年把他捡回来的功劳。

      虽然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这个臭小子是个感恩的,自从自己把他捡回来之后,一直对自己相当忠心,经过多年的相处他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他就算是再怎么无情无义,也舍不得伤害自己这唯一的弟弟。

      陆明川:“臭小子,以后要是有机会有方法的时候,再多帮哥哥弄点东西回来。

      行了,你们父女俩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先回去安排你们去岩山村带的东西。”

      说完之后风风火火的就走了,根本就不给他们父女二人说话的机会,时雪萱张了张小嘴,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小表情。

      看到宝贝闺女露出的小表情,时维炀哈哈大笑,他的宝贝闺女咋就这么招人稀罕呢?咋就这么可爱呢?真是他的开心果小棉袄。

      正在快步离开的陆明川,听到他这难得的大笑声脚下一个趔趄,差一点跟大地母亲来一个亲密的拥抱。

      陆一也被自己的脚丫子拌了一下,从他有记忆以来,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位笑得这么欢快呢,你说吓不吓人?

      爸爸哈哈大笑的声音,时雪萱偷偷的呼出了一口浊气,还好哄好了爸爸,这样的爸爸才是她心目中的爸爸。

      时雪萱:“爸爸,咱们要是去岩山村的话,那我那儿还有那么多粮食怎么办?”

      想到宝贝闺女空间中堆积如山的粮食,时维炀就算是再怎么镇定,他的嘴角和眉梢都忍不住一阵抽搐。

      他的宝贝闺女就是一只爱存货的小仓鼠,他们回来的路上遇到的那几趟列车,就让这只小仓鼠快乐的光顾了,不知道那些被她光顾车皮的家伙回去之后要如何交代,不过这也是那些家伙活该的,谁让他们曾经做出了很多背信弃义的事儿呢,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

      更重要的是经过他们多方调查,那些粮食都是他们通过各种各样卑劣的手段从焱国弄出去的,在焱国老百姓都吃不上饭的时候,他们居然还从焱国弄粮食,不让他们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他们还有脸说自己是焱国的子民吗?

      当然了,就让他们痛恨的是帮这些家伙从焱国弄粮食的老鼠,那个家伙心最好祈祷别被他们抓到老鼠尾巴,否则的话凌迟都便宜了他。

      某个在办公室中看文件的老鼠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后背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身上也出了一身冷汗。

      他揉了揉鼻子,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口茶,想到手下人汇报的消息,他就想要砸了手中的杯子,可惜这是真正的古董,砸了还真舍不得。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一队人居然消失了,而且经过严密探查也没有发现那帮人的行踪,让他的心情极差。

      那群人只能死在外面,绝对不能让他们回到焱国,否则,有可能会破坏了他所有的计划。

      特别是那个男人,那个跟他有夺妻之恨的男人,更不能让他回来。当初有胆子跟他抢女人,就要有死在外面永远无法回来的准备。

      可惜的是当年没能一击得手,居然让他离开了焱国出去执行秘密任务,否则早就清除了那个心腹大患了。

      还有那个不识抬举的贱女人,给了她那么多次机会都不珍惜,最后甚至为了一个死人,不息把那么小的孩子送回跟他们关系一直不好的婆家,自己去执行危险任务。

      其实他心里,明白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得不到那个女人的不甘。他除了年纪稍大一点之外,哪一点不比那个男人强,结果那个瞎子,宁愿跟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也不愿意跟他在一起,哪怕是在她的丈夫死了之后都不愿意跟他在一起。

      在他愤恨的想着,那个他始终惦记却没有得到过的女人时,时维炀和时雪萱两父女已经收拾好了所有要带走的东西,洗漱完毕后钻进被窝里跟周公下棋了。

      明天一早他们就会离开这里前往岩山村,时雪萱想着明天就能够看到,那个当初想要救自己的小哥哥,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情无比愉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