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小紫

      离海岸两百米的船上,

      罗宾抿着唇,在船头来回踱步

      “波尼斯,我们要不要把船开过去?”

      这话已经是她问的第三遍了。

      波尼斯打坐在一旁,闭目养神,不厌其烦的回答道:“BOSS的命令是将船停在这。”

      他深深相信BOSS的实力不会让他失望,所以一点也不担心,只是也会时不时睁开眼望向岸边。

      当他余光瞥见的罗宾担忧的样子时,顿了顿,又轻声道:“放心吧,BOSS很快就会回来的。”

      罗宾停下脚步,看向波尼斯的眼神中有些许意外。

      五年来,波尼斯在她印象里中的形象要么是严厉的老师,要么是对她和苏洛克都十分恭敬,从不逾矩的下属。

      这还是她头一次听到波尼斯用安慰的语气与她讲话。

      随后,在她愣神之际,波尼斯忽然站起身,嘴里淡淡吐出两个字:“来了。”

      罗宾忙顺着波尼斯目光望去。

      废墟中冲天火光倒映在平静的海面上,红的就像染了血一样,岸边站着几个蚂蚁般大小的人影,勉强能辨认出苏洛克在朝他们挥手。

      眼尖的波尼斯注意到其中一个亮眼的白色海军制服,立马会意,转身对罗宾道:

      “有海军,你先回房里。”

      罗宾听后定睛看向苏洛克身旁,发现果不其然,于是稍稍松了口气便走回房间。

      只要洛克没事就好......

      船缓缓驶近岸边,贝尔梅尔牵着诺奇高跟随苏洛克上船。

      在俘虏了杜兰德之后,贝尔梅尔和男海军找回了情报电话虫,向分部汇报了具体情况,分部长官答应派出小队来救助岛上居民,同时贝尔梅尔也成功地申请了退役。

      男海军押着杜兰德在岛上等待海军小队到来,而贝尔梅尔则打算回可可西亚村抚养只有三岁的诺奇高和一岁的娜美。

      苏洛克得知,表示很乐意顺便载她们一程。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可爱的小娜美老爱粘着他的缘故。

      “赏金怎么给我?”

      边逗弄“咿咿呀呀”的娜美,苏洛克边向贝尔梅尔问道。

      “放心吧,都已经和上级说明了,到了可可西亚村会有人送来的。”

      贝尔梅尔说完,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根有些皱的香烟,点燃叼在嘴角,配合她那一脸凝重的表情颇有不良少女的味道。

      显然,刚经历一场大战后,她的心情有些沉重。

      苏洛克点点头便没再打扰,转而阴恻恻的看向身后,

      “胖子,我可没说要带上你...”

      “别啊,老大!

      既然老大你救了我奎恩的命,那你就是我一辈子的老大!

      老大你可不能丢下我啊!...”

      胖子扯着苏洛克的大衣哭嚎着。

      “碰巧而已,我只是缺钱想杀海贼换赏金而已,何况你后面也帮了我,咱两扯平了,互不相欠。”苏洛克神色不耐的解释道。

      他可不想带上一个这么爱出风头的人,这样只会给自己惹麻烦。

      谁知胖子听闻后,心中跟随苏洛克的信念反而更加坚定,脸上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

      “别说了,老大,我都懂。

      其实你和我一样,都喜欢用这种蹩脚的借口来掩饰内心的善良。”

      谁特么和你这家伙一样?!

      苏洛克黑着脸,因为抱着娜美不好出手,他强忍下给胖子一拳的冲动。

      等到可可亚西村把这家伙丢下,再找机会偷偷溜走就好。

      苏洛克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

      同一时刻,

      东海海军第17分部。

      “啪塔、啪塔、啪嗒......”

      校场上,收到支援命令的一队海军士兵背着枪,正迈着整齐的步伐跑向军舰。

      俯瞰整个海军基地,长方形的校场被两层的白色建筑物所围,只有在远离海岸的短边上多出一层,半球形的盖顶上插着飘扬的海军旗帜。

      多出来的一层正是基地长官的办公室。

      办公室中,

      身披正义大衣的女上校坐在办公桌前,紧皱眉头,玉指轻揉着太阳穴。

      下一秒,她突然往桌上重重一拍,“可恶,几乎全军覆没!”

      坐在对面正打瞌睡的卡普顿时被惊醒,鼻涕泡“啪”的一声破裂。

      见女上校那张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的脸,他缩了缩脖,小声安慰道:

      “祗园,这不能全怪你,况且杜兰德那渣滓最后不也被抓住了吗?”

      现任东海海军第17分部的基地长官不是别人,正是鹤中将的妹妹,若干年后成为大将候补的女剑豪桃兔。

      “可卡普先生,赢的不是海军,是一个赏金猎人!”祗园懊恼道。

      “哦?赏金猎人?”

      祗园的话让卡普有些好奇,在号称最弱之海的东海能力敌赏金八百万海贼的人,虽说实力肯定不怎么样,但如果是年轻的好苗子,可以尝试拉入海军。

      祗园站起身,傲人双峰挺立,露出一米五的雪白长腿。

      她走到文件柜前取出几分钟前传来的一张照片,放在卡普的桌前,樱唇轻启道:

      “就是他。

      不过看样子也有二十多岁了,报告说他和杜兰德打了十多分钟都还是不相上下,而且出手前还索要赏金。

      实力平平不说,还贪财好利。卡普先生,这个人不适合拉入海军。”

      熟知卡普总喜欢拉人参军的习惯,祗园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而且光从表面上看,她说的也确实是实话。

      当卡普的目光落在照片上时,他不由得一愣,只感觉照片上的大背头有些熟悉,于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祗园,这名赏金猎人是不是叫苏洛克?”

      “阿咧,卡普先生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祗园诧异道。

      “哈哈哈,他也算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了?”

      卡普豪爽大笑,可谁也没注意到,他笑的时候,眼中有精光闪过。

      “朋友?”祗园惊讶地捂住小嘴。

      脸上顿时一片羞红,对自己适才说卡普先生的朋友贪财好利这事有些不好意思,但正义的她不会承认她的话有什么不对。

      “是啊,五年前见过一面。”卡普拿起照片端详着,“赏金还没发给他吧?”

      祗园点点头,“会有士兵给他送到可可亚西村。”

      “那让我去吧!”卡普也从座位上站起来,戴上狗头帽,打算离开。

      “卡普先生,可“鬼沙”怎么办?”

      其实这次卡普回东海是接受了战国的给他的任务。说是东海有“鬼沙”出现的消息,要求他回家探望孙子的同时顺便搜寻“鬼沙”。

      五年时间过去,“鬼沙”这个名字虽然被已大多数人淡忘,可他的存在一直都是世界政府心中的一根刺,一日不除便如鲠在喉。

      所以东海一有鬼沙的消息传出,政府就立即向战国下达了必杀指令。

      “哈哈,管他呢!老夫我还要回家抱孙子。”说着,卡普挥挥手朝门外走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