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缓存视频在哪一个文件夹

      从白晨宇第一次见到老和尚开始,就觉得老和尚似乎已经知晓了一切。

      正如之前的想法那样,他就算不是重生者,也绝对是个佛大无边的高僧。

      眼下,这已经算是第二次印证这个结果了。

      老和尚看似在打哑谜,实际上已经说的非常清楚。

      他就是让白晨宇去按照沈珊珊指出的那条所谓的明路去走。

      只是,白晨宇已经打定主意要“逆天而行”了,自然就不愿苟同。

      “大师,您相信人定胜天这句话吗?”白晨宇稍稍迟疑,朝着老和尚反问道。

      “人不可胜天,却可胜自己,而胜自己,不过是找到一个连自己都能骗了的谎言罢了。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前途艰难困苦,布满荆棘陷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有些事情,注定了就已经注定了,现在也好,将来也罢,无论你如何努力,都将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老衲还要再送你一句忠告,善恶皆由心生,是善是恶只不过在你一念之间,该如何去何从,同样只不过在你一念之间,好自为之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听到白晨宇的话,老和尚好像稍稍有些触动。

      前行的脚步忽然停下,仰面望天,片刻之后,这才宛若自言自语一般低声呢喃了起来。

      说完,也不管白晨宇有没有听到,也不管他有没有听懂。

      再次迈开步子自顾自的往前走着。

      说实话,白晨宇还真就没有弄明白这几句话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隐约之间,他好像抓到了一些关键点,眼瞅着就要想明白,却偏偏还是想不明白。

      似有深意,又好像如同话语的字面意思。

      他想要追问,却发现老和尚脚下生风,越走越快。

      “大师,您慢点,我跟不上了。”眼见老和尚跟自己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二十米,白晨宇不得不朝着老和尚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反观老和尚,不知是没有听见还是充耳不闻,脚下的速度再度提升了几分。

      “白晨宇?!”

      或许是听到了白晨宇的声音,一间独立的厢房的房门忽然被打开。

      杨馨儿看到大步向前的白晨宇,赶忙出声呼唤了起来。

      能够看到他安然无恙,杨馨儿着实重重松了一大口气。

      趁着白晨宇下意识看向她这边的功夫,赶忙小跑了过去,“你知不知道,昨晚上我有多担心你。”

      “这个回头再说,你先在这等我一会,我还有些事情要找大师问个清楚。”

      白晨宇看到杨馨儿,稍感意外,他朝着她打了个招呼,打算继续追赶老和尚。

      然而,当他回过头的时候,老和尚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杨馨儿脸色悄然一变,眼神之中流露出几分伤感之色。“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情的,那位大师已经……圆寂了。”

      啥?!

      圆寂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白晨宇撇撇嘴,满脸的不以为然,如果老和尚真的死了,那刚才给他开门的是谁,把他带到这里的又是谁?

      还圆寂了,难道在这大白天的寺庙里还能闹诡了不成?

      “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又遇到了一些事情得找大师解惑,先不说了,等回头慢慢跟你解释。”

      “我没有开玩笑,昨天晚上大师找了我的之后没多久,寺里就传出了他圆寂的消息,难道你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这些和尚正在为大师做法事吗?”

      “不可能,刚才我来的时候还是大师接待的我,也是他把我带到这边的。”

      看着杨馨儿满脸认真的模样,白晨宇心中已经有所动摇。

      他忽然也是意识到,老和尚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

      怎么说呢,就是有点飘忽的感觉,给人一种传说中驾云的既视感。

      “不信我带你过去!”见白晨宇不信,杨馨儿干脆又如昨日那般,一把拉住了白晨宇的手腕。

      继而,朝着刚才老和尚前行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很快,一大群的和尚就出现在了白晨宇的视野之中。

      那群和尚背对着白晨宇二人,面朝一间禅房席地而坐,口中梵音阵阵,颂念着颇有节奏的经文。

      禅房内,可以清晰的看到老和尚身披袈裟双手合十,双目紧闭,盘膝坐在蒲垫之中。

      与白晨宇方才见到的老和尚相比,禅房内的老和尚毫无生机可言。

      尤其是那张脸,蜡黄之中带着苍白,没有丁点血色。

      虽说白晨宇没有学过验尸,但他也曾了解过些许,人死之后血液停止流淌,身体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急速降低。

      届时,没有了血液的供给,人的脸色就会变的蜡黄苍白。

      像老和尚这种脸色的,至少已经死了四五个小时了。

      而四五个小时,刚好跟杨馨儿所说的时间吻合。

      “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因为我们的到来连累了大师。”杨馨儿拉了拉白晨宇,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问道。

      白晨宇看了杨馨儿一眼,却没有去说什么。

      只是脸色异常凝重的思索着老和尚说的那些话。

      老和尚到底想要告诉他什么呢?只是单纯的让他去走那条所谓的“明路”吗?

      “他……他们……他们全都过来了!”

      就在白晨宇细细思索老和尚想要表达的意思时,杨馨儿惊慌失措的扯了扯他的衣服。

      下意识的想要拉着他走,却发现根本就拉不动。

      “快点走啊,这些和尚不对劲儿啊!”将白晨宇没反应,杨馨儿都快急哭了,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了几分,却依旧难以拉动白晨宇分毫。

      “什么?”白晨宇后知后觉,略显茫然的问了一嗓子。

      话音落下,这才看到注意到已经将他们两个围起来的和尚。

      “完蛋了完蛋了,他们肯定也认为大师的圆寂跟我们有关……”

      和尚们一个个双眼通红,直勾勾的盯着他们两个,纵然见多识广的大明星,也真的被这阵仗给吓到了。

      “诸位师傅这是要做什么?眼下不应该先安葬了大师吗?”白晨宇扫了众和尚一眼,沉声说道。

      “说!你是不是白晨宇!”白晨宇话音还未落下,一个满脸横肉的和尚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