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高跟

      毫无悬念,事情僵持住了。

      练古云派人去找秦啸天谈,秦啸天意料之中地拒绝了。

      这种事情摆在过去,他压根不会放在眼里。他还曾干过比这还要恶劣的事,但是他做得漂亮,没有留下什么把柄。更重要的是,没有闵兴这样的绊脚石,所以也没人纠缠他。

      但是这次,他做得很不漂亮。意图明显,用心歹毒,全校都看在眼里,还有闵兴这样一个人和他较真。

      于是,他里外都很被动,完全没了排面。

      越是没有面子,秦啸天越是不肯道歉。他给家里写信,详细陈述了整件事情。与此同时,凌悬也动笔给家里写了封信,将此事告知了祖父。

      秦家接到秦啸天的来信,很快便找到凌家通气。于是,凌太公与秦老爷子碰面了。

      “秦啸天这次太不像话了。”凌太公拍着椅背,怒气冲冲地说道。

      秦老爷子沉默地低着头,并没有搭话。

      “他当然应该道歉,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发泄一通,凌太公冷冷地说。

      秦老爷子仍然沉默。

      他看了凌太公一眼,一向温和的凌太公很少这副表情,看来是真的动怒了。

      如同孙辈一样,秦老爷子与凌太公早年便开始结交,二人一直是秋芒族李郡王的左膀右臂。秋芒族能士都很清楚,凌秦两大家族对秋芒族有多么的重要。

      在这件事上,秦老爷子的想法和凌太公不一样,他深知自己孙儿的脾气。这个时候,如果回信要求他道歉,秦啸天可能会直接退出常青藤学院,撂挑子不干了。

      所以,他不能立刻表态。他来找凌太公,是商量对策的。没想到太公如此耿直,竟然破口大骂起来。

      不过,秦老爷子相信,凌太公嘴上发狠,心里还是向着秦啸天的。

      就像凌悬最后站在秦啸天这一边,凌太公也是嘴上先骂两句。真正行动的时候,还是会按照感情亲疏有所取舍。

      毕竟,他们可是世交。

      “秦啸天可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你了解他,他就是个倔驴。如果肯道歉,何必写信回来。悬儿也来信了吧,如果事情不严重,我想悬儿也不会轻易打搅你的。”沉默片刻后,秦老爷子神情微涩,艰难启齿道。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下来。

      过了很长时间,凌太公幽然长叹道:“秦啸天做事也太不稳重了,被一个刚入学的新生打败,就恼羞成怒废了人家。他为何不以此激励自己发奋努力,下一次再赢回来便是了?他这样做,不仅输了比赛,也输了人心。”

      秦老爷子闻言,顿时羞愧难当。

      他心里清楚,整件事情,秦啸天没有一处站得住脚。可是就算如此,他还是袒护自己的孙子。

      秦老爷子从小就对秦啸天百依百顺,间接造成了他今天的飞扬跋扈。秦啸天的扭曲人格,和他从小的溺爱有很大的关系。

      “啸天的错关起门来我一定会教训他。但是对外,还请太公和我一致维护他。秦啸天从小骄傲,若是好好跟他讲理,他还肯低头,现在闹成这样,恐怕伤了他的自尊,他是无论如何不肯低头的。”

      秦老爷子说得诚恳,凌太傅不禁苦笑地摇了摇头。

      “不是我说,啸天这样你也有责任。不知道约束他的言行,果然闯祸。这件事情就算让他过关了,今后不知道还能闯出什么大祸来。我看,真该好好教训他一顿了。”

      秦老爷子见太公这样说,并不敢反驳,只得连连点头致歉。

      凌太公的火气发得差不多了,他见秦老爷子一副无奈的可怜样,怒气渐渐地消下去了,终于开口问道:“这件事情,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秦老爷子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请李郡王出面,为啸天求情。请郡王给闵元浩写封信,为啸天说几句好话,我想这个时候他们既然较上劲了,写信去求学院也不能解决问题。不如直接找闵元浩,让他嘱托闵兴住手,李郡王的面子他闵元浩不至于不买吧?”

      凌太公听了,微微怔了怔神,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口气。

      “这可是最后一招了,你可得想清楚。若是闵元浩的儿子还是不买账,情况会更加难堪,那样的话就一点余地也没有了。”凌太公盯着秦老爷子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

      “若真如此,这个闵兴也太不像话了。这就不是针对我秦家了,这是针对李郡王,针对整个秋芒族了,我想他不至于如此吧?”

      听了他的话,凌太公并没有急于表态。只是抿紧双唇,微微蹙眉。他本来还想说点什么,考虑到某种情况又没有开口。

      其实,他不赞成惊动李郡王。因为李郡王一旦被拒绝,甚至会影响到两族之间的关系。

      谁都看得出来,只要秦啸天道歉,这件事情就画上句号了。闵兴也不会继续纠缠,本来合情合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当然,秦老爷子这样提议也有道理,他最了解秦啸天的脾气,这家伙根本不可能低头。

      问题是,他爱孙子心切,李郡王勉强能理解,闵元浩也能理解吗?这件事做起来,未免也太仗势欺人了,闵元浩恐怕不会答应。

      想虽然是这么想,凌太公并没有反对秦老爷子的提议,只是显得很犹豫。

      “你实在坚持的话,我也不好反对。恕我不能和你一起向郡王言明,我还是保留意见,这次不能和你保持一致了。”

      凌太公心想,不和老朋友一起求情,这样也算是坚持了自己的观点。说出去,也不至于遭人诟病。

      秦老爷子听了,不由得暗暗叫苦。

      凌太公的举动让他们两家之间的关系有了隔阂,秦老爷子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老朋友太不够意思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自己去向李郡王求援便是了。”

      秦老爷子说完,便和凌太公告了别,两人难得不欢而散。

      几日之后,李郡王接到秦老爷子的书面请求,不出意料,勃然大怒。

      他把秦老爷子叫到跟前,不客气地一顿训斥。大意就是指责他管教不严,酿成今日之祸。

      更令李郡王恼火的,是秦啸天居然还不思悔改。在李郡王看来,这种行为太丢秋芒族的脸了。

      他当然知道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秦家对秦啸天从小的溺爱。如果不是,也不至于送来这么一封可笑的请愿书。

      不管最终答不答应秦老爷子,李郡王这通火是一定要发的。

      “简直毫无道理!”李郡王看起来怒不可遏。

      秦老爷子的脸色极其难堪,他的孙儿着实让他丢脸。更让他丢脸的,还有他自己写的这封请愿书。

      狠话说尽,发泄完毕,李郡王还是得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秦家不是普通的人家,他还要仰仗其家族保住自己的地位。秦老爷子也正是看中这一点,才硬着头皮写了这么一封请愿书。

      用自己的老脸去换孙儿的平安无事,他掂量了一下,觉得这买卖值得。

      难题现在抛给李郡王了,他到底要不要写一封毫无道理的信给闵元浩呢?权衡再三,李郡王觉得别无选择。

      再怎么说,这是秦家的事。不过,他倒很欣慰凌太公这次没有帮秦啸天说话。

      心腹人中,好歹还有这样一个顾全大局的忠臣,也不枉费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任。想到这里,李郡王又想到了凌太公的孙儿凌悬。凌悬和他的爷爷一样,令李郡王感到满意。

      可以说,秋芒族的未来就要靠他了。

      其实,说到年轻有为的人才,秦啸天怎么样也得算一个。除了心眼毒辣了些,他的能力绝对不能算差。

      而且他再怎么手段毒辣,也是针对别族能士。对凌悬,对李郡王代表的秋芒族,他始终是忠心耿耿的。

      秦啸天和凌悬从小要好,未来一定会是凌悬的得力助手。权衡利弊,李郡王发现,解决秦啸天的危机是不得不做的事。

      问题就在于,闵元浩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唉!”李郡王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秦老爷子敏锐地察觉到郡王的心情,忍不住抬了抬头,偷瞄了一眼李郡王。

      “行了秦墨,不要再拜了。你提的要求,我会尽力去办的,啸天毕竟是我秋芒族少有的人才。只是这一次顺利过关之后,你一定要告诫他引以为戒,下不为例。”

      李郡王似乎不再生气,语气变得平和多了。

      “是!谢郡王!”

      秦老爷子老泪纵横,李郡王不禁有些同情起自己的重臣。可怜天下父母心,秦老爷子的心情他何尝不能理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