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

      今晚的女老板有点奇怪,菜没吃几口,就一个劲地喝酒,红的还不行,专挑白的。

      咕咚咚就是一口闷,一口就是一大杯。

      开始还有人敢跟她碰杯,可到后面当她将大杯变成对瓶吹的时候,已经全看傻了眼,没人敢再吱声了。

      就这酒量,十比一的喝也没人喝得过她呀!

      这么个喝法肯定伤身体,只是没人敢劝,苟启在边上刚起了个头,就被她一个死神之眼硬生生憋回肚里。

      不但喝酒,还抽烟。

      阿伟那家伙估计是被这阵势给吓到了,刚想抽根烟冷静冷静,就被她伸手要过去一根。

      苟启其实是知道女老板抽烟的,刚进云雁湖酒吧时就见过,只是这段时间再没看她抽,还以为戒了。

      酒配香烟,霸气无边!

      吸一口香烟就吹一瓶白酒,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林昆跟刘亮那俩货几时见过这种阵仗,率先抗不住,连饭局都还没完,就随便找了个借口领着俩妹子提前跑路了。

      见他俩跑了,阿伟也坐不住了,借着要送七七回学校的由头先行一步,还说帐他已经结了,让苟启俩人随便吃,不够还可以叫。

      等其他人都走光了,包厢里也就剩下女老板和苟启。

      看着一地的空酒瓶,苟启叹了一口气。

      眼见女老板还要喝,赶紧伸手夺下了她手里的酒。

      这回女老板倒没有拒绝,只是停下来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发呆。

      喝了那么多白酒,到底还是有影响的。

      此时女老板的脸颊微微有些泛红,眼睛里也没有了往日那般的犀利和灵动。

      苟启没去打扰,就默默地坐在旁边陪着,想让她先醒醒酒。

      包厢里刹时安静了下来。

      才发现这个包厢的环境不错,角落里有雕塑、有绿植,墙面上挂着山水画,顶上的吊灯色彩斑斓,散发出的光晕五颜六色,如梦如幻。

      隔音也不错,除了门外有人经过时传来一点微弱的脚步震动,再无其它杂音。

      就是空气中有股淡淡的烟味,夹杂着浓烈的白酒味,有点不好闻。

      “我想···谈一场恋爱。”

      女老板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

      “嗯?”

      苟启其实听到了,但他以为女老板是在呓语,所以追问了一句:“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太听清。”

      女老板这次转过头来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说,我想谈恋爱,跟你。”

      听到这话,苟启当即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有点不敢置信。

      他不明白许雁丘为什么在此时没头没脑地来上这么一句?

      难道是喝醉,上头了?

      非常有可能。

      因为两人的关系绝对还到不了这一步,所以面对女老板的突然表白,除了玩笑之外,这只能是唯一的结论了。

      而女人的醉话,能信吗?

      “嗯,我知道了。”他点头,像模像样地回应。

      “然后呢?”女老板眼光灼热地盯着他。

      “我已经知道了,我接受。”苟启回答。

      然而有些话,走没走心,一眼就能看出来,更何况是女老板。

      所以面对苟启的反应,女老板二话不说,直接起身就走。

      ····

      女老板是开车来的,不过由于两人都喝了酒,就叫了代驾。

      从下楼出门,到上车,再到回酒吧,整个过程女老板就一直板着脸,再没说过一句话,即便苟启主动开口寻找话题,她也是第一时间把脸撇到一边,不愿搭理。

      之后,苟启回三楼,女老板回四楼,分道扬镳。

      回到房间里,苟启便第一时间往客厅沙发一躺。

      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这一顿饭吃得,兄弟被吓跑了,女老板也得罪了,还被喷了一脸尿酸味的喷雾,除了满足了一下口腹之欲,真是没落一点好。

      亏大了!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

      正想着呢,忽然兜里手机响了。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女老板。

      “喂,有事吗?”接通后,他主动问。

      但是等了一小会儿,那头久久没有回应。

      重新又看了一遍手机,确认仍是接通状态,于是他又问了一遍:“喂,你还在吗?”

      这回电话那头有了回应,确实是女老板,而且语速很慢。

      “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

      “哪句?”

      “就那句!”

      “做你男朋友那句?”他问。

      “嗯。”女老板轻应了一声,给了肯定的答案。

      到了这会儿,苟启其实早就已经确定了,女老板根本没醉,也没说胡话,是认真的。

      虽然还不明白许雁丘为什么这么急着表白,但对方已经将前99步走完了,这最后一步若他还不敢走,那真就不是个男人了。

      怕个锤子!吃软饭就吃软饭了,咱凭本事吃的软饭,为什么要怂?

      而且这碗软饭咱还得端稳,要是谁敢来抢,呼不死他!

      想通了之后,他第一时间豪气干云地对着电话里回道:“算数,当然算数,我苟启堂堂男子汉,一口唾沫一个钉;从今往后,你许雁丘就是我苟启的人了,其他人谁也别想动,谁敢来揍谁!”

      说完之后,他便开始等待女老板的回应。

      然而预想中的欣喜声并没有到来,静静地等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嗯?”

      带着疑惑,他本能地从耳边拿下手机看了一眼。

      “艹!”

      郁闷,对面早挂了,也不知道刚刚最后的那句话女老板听没听到?

      不过没关系,既然都已经决定了,今天这个事必须有个了结。

      也不打算拨回去了,把电话随意地往茶几上一扔,直接起身走向阳台。

      到了阳台,找准位置后他当即抬脚往护拦上一踏,一个飞跃便翻上了四楼阳台。

      两人住的地方就一个楼上,一个楼下,还打个屁的电话,索性当面问,问清楚。

      四楼和三楼的布置一样,客厅阳台对应的也是客厅,只不过四楼这里是办公室,而且还亮着灯。

      看了一眼,客厅里没人,他便毫不犹豫地越过客厅直接进了卧室。

      然后,发现了许雁丘。

      躺在床上,连鞋和外套都没脱,一只手拿着手机摆放在胸前,另一只手随意地摊开,在床沿边上悬着半个手腕。

      这是睡着了呀!

      那怎么办?叫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