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小猪视频更新不了

      就这样,司寇府就在这等微妙的形势之下,又过了几天。

      司寇府东苑之内。地方虽然比不上清荷院那般宽敞,所有人都挤在唯一的一个院落当中,却能感觉到比往昔更多了一分热闹气息,更像是生活的样子。

      赵诗雨依旧将自己埋在厚厚的毛毯当中,睡在躺椅之上,时不时还晃上两晃,悠哉悠哉。

      而一旁的院内,嬴政正在荆轲的指导下,一遍一遍重复着那几个基本招数。

      荆轲神情严肃,对于剑术指导这一件事,特别上心,一点儿也不像前几日那个没皮没脸的讨酒之人。

      “刺击的力道要重!要稳!!横劈要快,挑剑要狠!!这样软踏踏的,像什么剑士??!”荆轲紧皱眉头,冷声喝道。

      对于荆轲的斥责,嬴政小脸一肃,目光坚毅,强忍着浑身的酸疼,奋力抬起胳膊,脚步迈动,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几个动作。

      正月岁寒,但嬴政头上豆大的汗珠却止不住地往下滴落,很是辛苦,也与院子另一边的赵某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跟荆轲平日里的关系并不算好,但是对于这个剑术先生的话,嬴政却是坚信不疑,只因手上日渐增长的气力,让嬴政心中异常兴奋。

      “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几天,她就打不过我了!!”想着想着,嬴政趁着劈砍的间隙,抽眼望了一下那个躺椅之上的身影,随后奋而发力,神情专注,手上的力道更甚一层,带起了一丝呼啸的风声。

      荆轲看着眼前刻苦的嬴政,点了点头,面上虽仍然冷声呵斥,心中却异常地满意。此子,心志坚毅,刻苦勤勉,能承受如此繁重的习练,还能坚持如初,未来的成就必不会小!

      想到这儿,荆轲抽眼看了下悠哉安逸的赵诗雨,心中不免感慨:“你这么看重此子,想来也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吧!”

      “再使点劲!”荆轲抽过嘴继续催促:“剑士,是将生命系于刀剑之上的人!即便是日常习练,也要有破敌前进的煞气,要不然只练些空架子,毫无威慑力,旁人一击就倒,有何用处?!”

      听到这话,嬴政劈剑的身形一顿,紧接着目光冷凝,再次挥动手中短剑,朝着前方继续劈砍,与方才不同的是,招数之间多了分冷意,仿若要将这面前的空气劈开两半。

      荆轲满意地看着这一幕,不再出声,就在一旁认真看着嬴政挥剑,一旦发现嬴政手脚有些颓势,立马伸出手中剑鞘,拍击过去。

      嬴政对此视而不见,没有与其斗嘴,将这一切都受了下来,继续挥剑,不曾停歇。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世上之事,唯有坚持不懈的努力,和锲而不舍的毅力,加持于身,方能不负始终!没有人能一蹴而就,没有人能一步登天,今日谈笑风云的王者,曾几何时也是刻苦奋进的少年!众生奋力于此,只因未来的无限可能,令人心生向往!

      亦如如今的嬴政,数年的苦难经历令其心志坚韧,异于常人,此时更是迫切地吸收着一切能让自己变强的知识和锻炼,稳步成长,终有一日将惊艳世间。

      “停!”不知过了多久,在荆轲的喊停声中,嬴政心神一松,身子一软扑倒在地,手中的长剑更是滑落在一旁,无力紧握。

      这时,荆轲冷眼看着软倒在地的嬴政,张嘴问了一句:“要我帮你吗?”

      迟疑了下,倒下那个小身影脸色坚定,肃然回道:“不用!”随后强撑着摇摇晃晃的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扬起脏兮兮的衣袖,拭去额前的热汗。

      将掉落一旁的短剑捡起,定身站在荆轲面前,等待荆轲的教导。眼中虽有疲惫之色,但更多的却是坚定的辉光。

      看着眼前这个小子,荆轲心中连连“道”好,嘴上却不依不饶:“五百遍的基础动作,虽然半道有些乏力,但是总归是完成了。不过,先不要高兴,日后每天的习练,都要比今日更加繁重,等你什么时候达到我的要求,我再教你习练剑术!”

      “嗯!”回应荆轲的,只有一声虚弱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喧闹,将院中几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赵诗雨掀开了蒙在头上的毛裘,一脸茫然地看着,想看看出了什么事。

      不多时,脚步声传来,一名侍卫跑到赵诗雨跟前,说道:“小姐,太子来了!”话音未落,赵偃的身形已经是在门口显露出来。

      赵偃一来到院中,一眼就看到了躺椅上姿态慵懒的赵诗雨,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深情迷醉,快步走来,腰间的禁步被急促的步伐带得节奏杂乱,声音繁杂。

      见到这位“大爷”来访,赵诗雨的眼底划过一抹厌烦,随即不紧不慢,掀开了盖在身上的毛毯,缓缓起身,持礼道:“太子殿下!”

      “小雨!不用如此!”赵偃来到赵诗雨跟前,面露红润之光,制止了赵诗雨的礼数,轻声问道:“好久不见了!你在这边住得习惯吗?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我说,我来给你安排!!”

      赵诗雨见赵偃眼中满是期待,心中不免一叹,好想跟赵偃坦明,自己喜欢的是妹子,不是爷们!!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若是赵诗雨真敢这样说,能不能摆脱赵偃先不说,最起码赵岳的藤条是跑不脱了!

      想到这儿,赵诗雨顿感一阵心累。这时,恰巧司寇易华跟着走了进来,见此,赵诗雨眼睛一眯,笑着说道:“有劳殿下费心了,我在这司寇府住得那是相当舒坦~~!易大人也是多方面配合,实在没有什么需要的!多谢殿下关心!”

      正走进的易华一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有些阴暗。等来到赵偃身边之后,易华这才强笑着说道:“殿下放心,公主乃是我宗室神女,小人定然不敢造次,对此小人也是多加配合,定不会怠慢了公主!”

      “嗯!”听闻,赵偃满意地一点头,然后回过身,含情脉脉地看着赵诗雨,温声说道:“小雨,自从冬祭之后,我就没再看见过你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说完,眼中的情意都快溢了出来,看得一旁的荆轲直捂脸,感觉到牙根酸软。

      倒是荆轲旁边的嬴政,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黝黑的眸子里,闪烁着不祥的光芒。

      首当其冲的赵诗雨,被赵偃的甜言蜜语给腻得浑身不自在,不自觉地打了个尿惊,很是别扭地说道:“不敢劳烦殿下惦记……关注!诗雨这等灰容土貌、面目可憎之人,当不得殿下如此相待!”

      为了能让赵偃厌烦自己,赵诗雨不惜自鄙,奈何有句俗话说得好啊:情人眼里出西施~!

      “噗嗤~~”果不其然,赵偃被这话逗得笑开了怀,笑着说道:“小雨,你怎么能这样讲,你要是灰容土貌的话,那天下哪还有美人一说?”说完,眉眼含笑看着赵诗雨,脸上就写了一句:你真可爱~!

      “凸(艹皿艹#)!”赵诗雨对此一副便秘的表情,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强行转移话题:“殿下今日是来做什么的?”

      却是想着让这货该干嘛干嘛,早点办完事儿走人,要不然赵大小姐真不敢保证自己一时冲动之下,会不会阉了这赵国太子。

      “这个……”提起这茬,赵偃的目光就有些躲闪,有些心虚地说道:“王宫的禁卫统领‘齐廖’,听闻小雨你这里有一位江湖高手,一时技痒,就想来此请教请教。”说着,赵偃侧过身,让出了身后跟随之人的身形。

      一位五大三粗、人高马大,身材魁梧、体壮如牛的汉子,就如一尊铁塔,矗立在赵偃之后。壮汉见赵偃提起他,脚步一抬,上前一步行礼道:“齐廖,见过公主!”

      赵诗雨也是现在才注意到这位壮汉的存在,只能说赵偃太让人“着迷”了……

      一时技痒?想来请教??忽悠谁呢?!!

      对于赵偃的这一番说辞,赵诗雨肯定不会相信。堂堂王宫的禁卫统领,因为一时技痒就出宫寻对手去了?这么自由的吗??他妈……不对,他主子赵王知道吗???

      再配合赵偃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虚表情,以及身后易华那一脸YD的笑容,赵诗雨心里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这赵王,终究还是起疑心了呀!”赵诗雨心情沉重,一想到赵王丹对合信府起了戒备之心,就感到头疼。

      虽说自己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就有过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这赵王如此善变!冬祭时还笑眯眯地给自己封赏,想跟合信府结成儿女亲家,转眼才过了多长时间就翻脸啦?!

      对此,赵诗雨心中痛骂赵王丹狗脸不长毛——翻脸就不认人了!不过,以目前的形势看,这赵王能起疑心,易华显然也是大大有功啊!!

      “诗雨?”见自己的心上人面色变换,赵偃忧心之下,唤了一声。

      “嗯?”赵诗雨连忙回神,见此当即回道:“没事,我就是在想,齐廖统领是怎么个请教法??!”说完凤眼瞥了那汉子一眼。

      你想比那就比吧,难不成还怕了你?!赵诗雨对此也是看开了,反正自己家跟赵王的关系也没好到哪里去,即便是冷战也无伤大雅,只是日后行事,要小心一些王室那边了!

      齐廖闻言,傲然一笑,说道:“禀公主,既然是请教,那自然是要先比过一番,凭本事说话了!”

      “嗯!”赵诗雨点了点头,对此没有任何意见,随后眼睛瞟了下荆轲,努了努嘴道:“荆护卫,这么长时间不出手,是否有些技痒了呀?!”

      “没……”荆轲一脸耿直,不料嘴里才吐出一个字儿,就被赵诗雨那飘忽的小眼神儿给瞅得脸皮子一紧,连忙改口,语气婉转昂扬,道了一声:“痒~~!”

      “嗯嗯,那正好!就派你跟齐廖统领切磋切磋!呵呵!”赵诗雨满意一笑,小脸猛地回转正常,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在说到“切磋切磋”的时候,语气稍稍加重了些。

      “……”正往前走去的荆轲,听言后身子一顿,嘴角扯过一抹诡异的弧度,随即瞬间消失。

      “王宫禁卫统领:齐廖,见过!”那汉子步子很利索,动身来到院中,蒲扇大的双手并到胸前一拢,抱拳行礼。

      “清荷院金牌打手,荆轲,见过壮士!”荆轲以怜悯的目光看了那汉子一眼,随即自报家门,当作切磋前的见礼。“金牌打手”这一称号,自然是出自赵大小姐之口!

      “金牌打手??”齐廖皱着粗眉想了良久,也没从贫瘠的脑海中找寻到这一名号,当下对荆轲就有些不屑,轻视道:“阁下小心了,俺练的是硬功,气力无穷,若是阁下受不住,到时候可要尽快喊停,若不然俺收不住手,伤到阁下可就不好了!”

      “好……”荆轲对此是哭笑不得,心想就凭你这句话,今天就别想站着出去了~!

      说这话的功夫,两人已经是来到了空旷的院中,对峙而立。还没出手,场中的气势瞬时一凝,空气之中的冷意更甚一分。

      中间两人剑拔弩张,一旁的众人静等好戏。只不过,每个人心中所期待的却大不相同!

      “……”这时,场中一阵微风拂过,齐廖眼睛一眯,脸上横肉一耸,铁塔般的身子向前冲去,块头虽大却超乎想象的灵敏,胳膊一抬,直击对面站姿松散的荆轲!

      随着地面震动,齐廖的身形刹那之间就来到了眼前,荆轲脸上神情一肃,眼睛当中迸射出锐利的神光,身形扭转,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齐廖的冲撞。

      “呵呵,有两下子!”齐廖见荆轲躲开了自己的肘击,轻笑了声,眼睛紧盯着荆轲,其中闪烁着危险的气息。

      对于此人的蜜汁自信,荆轲也是颇感无奈。接着,荆轲舒展了下肩膀,关节活动间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整个人气势一变,从方才的散漫变得锋芒毕露,煞是骇人。

      “嗯?”齐廖见之,神情立马变得凝重,眯着眼看着眼前“瘦弱不堪”的荆轲,咧嘴一笑:“这才像样!!”

      说完扑身上去,拳脚并用,朝着荆轲身上招呼了过去。

      齐廖身形魁梧,气血充盈,比之前的黑牛还要壮硕几分,一拳一击当中蕴含的力道,当真是不能小觑。只不过……

      荆轲面对这样的对手,在两方身形体质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之下,却丝毫未展露下风。齐廖攻过来的每一招,都被荆轲正面相抗,不得寸进!让旁边观看的众人,心中骇然。

      心中骇然的不止旁人,与荆轲对战的齐廖更是惊讶万分。自己面前的这个身子骨“瘦弱”的剑客,竟然赤手空拳与自己打了个平分秋色!!这怎么可能!!

      齐廖越打,心中就越是震惊,甚至渐渐地还被荆轲所压制,自己往日里引以为傲的气力,此时竟然毫无作用。从手臂之上隐隐传来的刺痛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齐廖,眼前这人的恐怖实力!

      “喝!!”一声暴喝,齐廖找准机会,双腿扎地,腰身一低,侧身双拳轰出,直袭荆轲的胸腹!拳头摩擦过空气所发出恐怖的呼啸之声,无人怀疑这一拳的力量,令人胆寒。

      荆轲见此,目光一凝,双手交相护在胸前,屏息沉气严阵以待,以手臂硬抗齐廖这一拳。

      “嘣!”拳臂相撞,发出宏大沉闷的声响,齐廖身形不动,荆轲却被这股巨大的力量震得向后飞去,滑行数丈才止住身形!齐廖全力之下的一击,威力可见一斑!

      “嘿!”见荆轲被自己击飞,齐廖喘了口粗气,冷然一声笑,似乎很是得意。不过很快,荆轲就在所有人近乎痴呆的表情当中,站直身子,伸手搓了搓酸胀的手臂,一脸淡然。

      “这……这怎么可能!!!”齐廖被眼前此景震慑住了心神,连着喘了好几口粗气,胸腹就像是抽动的风箱,却难以平复心中的惊骇。自己全力之下,就连体格壮硕的老黄牛都要被这一拳爆头,更何况是一个人!!

      这时,荆轲看着对面的齐廖,对其脸上显露出的震惊神色视若不见,平淡一笑道:“打够了没??是不是该到我了?!”

      “嘶!!!”齐廖见此,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受了自己方才一击,竟然还能淡然处之,一言一行没有丝毫的顿滞感,这……这究竟是什么人!!!

      然而,还没等到齐廖想通,对面的荆轲脚下一动,身形如闪电一般逼近到齐廖身前,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剑指迫近齐廖的胸膛!!

      齐廖只感觉眼前一花,荆轲的身影就到了自己面前,这般迅捷如鬼魅般的动作,齐廖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只能睁大着近乎眦裂的双眼,无力地看着荆轲的剑指缓缓击中自己!根本来不及任何的抵抗。

      “啊~~~”一声惨叫,齐廖如铁塔般的身影轰然倒地,胸前一个血窟窿,正“咕咕”地冒着血,齐廖的上衣很快就被血液浸红,令旁人触目惊心。

      齐廖一手捂住伤口,一手强撑着自己的身子,欲要起身,不想刚一动作,就感到胸前一阵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就又倒了下去,伤口也捂不住,鲜血再次涌了出来。

      见此,荆轲上前一步,蹲下身在齐廖的胸前连点数下,见这傻大个还想起身,冷声喝道:“不想死就别动,要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齐廖闻言,方才还挣扎不休的身子一僵,眼含恐惧看着眼前的荆轲,乖乖地没有再动弹。

      荆轲方才剑指击中齐廖的时候,已经撤去了手上的内力和暗劲,这才只留下了一个窟窿,要不然齐廖的内脏都会被这股劲道震得粉碎,横死当场。

      这个道理,齐廖也懂,所以在被荆轲呵斥之后,之前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高傲姿态瞬间消失殆尽,就像个小娘们儿一样,任由荆轲在自己的胸前动作……

      帮眼前这货点了穴道止住了血,荆轲才起身。虽然这齐廖方才出言不逊,但是相比赵大小姐而言,这已经是很稀松平常了!荆轲对此表示:习惯了~!

      之后,荆轲在院中易华一帮人畏惧的目光中,缓步来到了赵诗雨身后,静立不言。

      “咕嘟~”赵偃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即便是再不懂得这江湖实力的划分,也能很直观地看出这位荆先生的恐怖实力!

      这时,齐廖也步履沉重,一步一挪,来到了赵偃身边,艰难地向赵偃行礼,说道:“太子殿下,俺本事不济,输得心服口服!”说着,还偷偷看了下面容淡然的荆轲,眼中全是畏惧。

      见此,赵偃连忙上前扶起齐廖,向着一旁的易华说道:“齐统领不必如此。易华,赶紧去传医师来!!”

      “殿下~”齐廖见赵偃不嫌弃自己身上的血污,还要来搀扶自己,顿时一脸的感动,连忙说道:“谢殿下关心,不过医师就不用了!多亏荆先生手下留情,这伤口虽是可怖,但却没伤到内里,只不过是皮肉伤罢了!”

      说完,齐廖朝着荆轲遥遥一礼,以示对荆轲手下留情的感谢,以及自己心中的尊敬。

      荆轲见此,只是点了点头,便不再动作。

      此时,一旁站立的易华,冷声说道:“哼!公主的手段真是血腥不已,不过是寻常武者切磋,就纵容手下行如此辣手,自己却冷眼旁观,难道公主就这么冷血吗?!”

      此话一出,赵诗雨就很不爽了,当即冷嘲道:“易大人,你这耳朵还真是不灵光啊~!方才齐统领所说的话难道你没听明白??皮肉伤懂不懂?谁规定切磋就不能见血了??!”

      “你!!”易华被赵诗雨讥讽了几句,顿时就怒火中烧,新仇旧恨加一起,易华恨不得用眼睛将赵诗雨给烧死!

      “够了!易华!!”赵偃在一旁听得心中烦闷,斥责了易华一声。当看到赵诗雨眼中那一丝对自己等人的敌意,赵偃顿时就语塞,良久才出声道:“小雨,既然今日齐统领切磋完了,那我也就回去了啊!”

      “……”赵诗雨挑了挑眉,一副“该是如此”的表情。赵偃一看,心中的抑郁更深了几分。

      今日来此,本就是得罪赵诗雨的事,只不过父王之命赵偃不得不接受,要不然赵偃说什么也不会答应易华来此。如今恶了赵诗雨,佳人对自己的抗拒之心又重了几分,这让赵偃心中很不是滋味,便起了早些离开的心思,省得让赵诗雨更生气。

      赵偃一行人,火急火燎地来,又恋恋不舍地走。

      待这一帮人走后,赵诗雨回头看着荆轲,笑着赞道:“干得漂亮!!”

      “嘿嘿!”此时的荆轲,一点也没有方才那一副高人的气态,活像个地痞一样,眼睛滴溜溜一转,说道:“既然这样,明天能不能再加两坛英雄醉啊?”这英雄醉,可是赵诗雨最新调制而成的美酒,比之最初的英雄酒那是更香啊!当真是要了荆轲的老命~~!

      “没问题!!”赵诗雨大手一挥,很是豪迈地应下了荆轲的要求!今天当着易华的面儿,出了这么一口恶气,当真是清爽无比!别说两坛,就是两车,赵诗雨都不带皱眉头的!!

      “嘿嘿嘿~”见赵诗雨答应,荆轲喜得是脸红脖子粗,当场傻笑开来,看得身边儿的嬴政拧眉鄙弃,很是不屑。

      外面。

      送走了太子之后,易华阴着脸回到了书房。

      这时候,掌司王业来到了此间,担忧的目光望向易华,轻声问道:“大人,后面该如何是好啊!连齐廖都不是赵诗雨侍卫的对手,我们以后还……”话没说完,但是意思大家都懂!

      “呼……”易华深呼吸一口气,渐渐压下心中的怨气,情绪“平稳”地说道:“让下面人都撤下来吧!以后,尽量别跟赵诗雨他们起冲突!!”

      “喏!”王业当即领命,紧接着又问道:“可这赵诗雨在司寇府之中横着,我们还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长此以往,会不会有意外发生?!”

      易华听闻后,想了一想,道:“放心吧,今日之事传到王上耳中,王上不会舒心的。我们就静候上面的王令吧!”

      王业连忙点头应是。

      “哼!这次就算了……赵诗雨!如今你们合信府被王上盯上,我倒要看看,你能顺心到何时!我可以输一百次!但是你们,只有一次!!最好别被我逮到!!”暖阳照耀之下的书房,却令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有的只是沁人心脾的阴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