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怎么安装柚子视频

      金巧巧收粮食特别慢,弄了整整一个小时还没有完成赵若鸣给她规定的四分之一的量。

      小白还是静静趴在一旁,一会儿它还要把粮食驮回去。

      岳厚力很早就弄完了绝大部分,被赵若鸣给留在了身旁。

      看着金巧巧现在在田里手脚都有点发颤的样子,忍不住道:“若鸣哥,要不剩下的俺去弄吧,这姑娘看起来不着咧。”

      赵若鸣也不是故意难为金巧巧,他发现身体越劳累,对灵气吸收利用率越高。

      金巧巧的时间只有两个月,想要速成必须往狠了练。

      “厚力啊,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知道我会气功的事情吗?”

      “汪?”干嘛要说的这么含蓄。这傻小子先天石肤体,就算不给他灵气他自己迟早也会走上修炼之路的。

      小白轻轻叫了一声,见没引起赵若鸣的注意又懒洋洋趴下了狗头。

      岳厚力点点头:“好像知道咧……若鸣哥你每天拍俺肩膀的时候都有一股让人很精神的感觉,这就是若鸣哥你的气功?”

      “那你再想想我每天都什么时候给你气功的?”

      这句话倒是让岳厚力摸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俺干完活之后?”

      “对!干完活之后给气功的效果更好,所以金巧巧该自己干的活就得自己干。她想变强,这是最快的方法,谁也帮不了她。”

      “哦。”

      岳厚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明天还要早起,收好的粮食你和小白先带回去,早点睡觉。金巧巧的一会儿我带回来。”

      “好咧。”

      二人把岳厚力收好的、以及金巧巧已经收好的都装到了小白背上,然后他们先回去了。

      赵若鸣今天也出奇的有耐心,对金巧巧的事情也出奇的上心,要是换做别人他可能早就溜号了。

      作为一位隐居高人,能不插手烦人的俗事本该尽量不插手。

      毕竟金巧巧是老金的闺女,刚刚她又讲了一个老金那么英勇的故事。作为一个看似普通的又老大不小的警察,金敬徽还是让赵若鸣很佩服的。

      俗话说: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坚持不懈做某件事情,最容易放弃也是最想放弃的时候,正是距离最后一步只有一点点的时候。

      金巧巧一直忙了三个小时,她面前只剩下了一小撮麦子没有收。她要是认认真真弄,估计也就10分钟。

      在这关键时刻,金巧巧就开始在田里七扭八扭起来。

      一会儿直起身扶着腰转两圈,一会儿又抡两圈胳膊,一会儿再来个扩胸运动。

      “若鸣哥,本宝宝不行了,不行了!”

      “还剩一点,你帮人家收了吧,求求你了!”

      “哎呀,我的手怎么开始颤抖了,脚也抽经了。”

      ……

      无语的看着这个戏精,你有在这七扭八扭的时间,剩下的早就收完了。

      赵若鸣连个正眼都不给她,最后还是她自己咬牙把剩下的给收割完,花了30分钟。

      弄完之后金巧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里,不停揉着手臂、小腿,也不嫌脏或者连嫌脏的力气都没有了。

      平时在家老金和陈霞婶子估计也没让她做过什么重活,今天猛然这么一下,对她来说应该很酸爽。

      赵若鸣走过去把她收好的两袋麦子扎好,然后才走到她旁边向她伸出手去。

      想要给灵气有很多种办法,赵若鸣可以把灵气丢到水里,或者其它什么介质里都可以。

      这样做灵气会有所损耗,不如直接身体接触来的直接。

      看着一点点从懵懂小女孩长成如今的大姑娘,虽然不是太熟,金巧巧在赵若鸣心中真的与妹妹无疑,他觉得摸摸头不是什么大事。

      金巧巧就不是这样想的。

      在这黑灯瞎火的环境里……

      趁着自己累到无力反抗……

      若鸣哥提前支走了别人……

      然后向可爱的自己伸出罪恶的双手……

      “啊!”

      “若鸣哥,你不要这样!”

      “你这样最多得到本宝宝的身体,根本得不到本宝宝的心!”

      “连带着本宝宝心中对你刚刚生起的一丢丢好感也会……”

      金巧巧的声音很尖,在这空旷的地方也传出去老远。加上此刻她紧闭着眼睛惊慌摇头的模样,让赵若鸣直接老脸一黑。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么污?

      本来想摸摸她头的手直接变成了一个暴栗:“你想啥呢!”

      “嘶!痛痛痛!”

      金巧巧吃疼,揉着脑门,偷摸睁开半只眼睛瞄了赵若鸣一眼。

      见他一副无语的黑脸,装出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小心翼翼道:“若鸣哥,你想做什么?”

      赵若鸣都有心直接给她颁发奥斯卡小金人儿,黑着脸道:“现在是获得力量的第三步,给你气功……”

      “哇塞!气功耶!”

      “我就知道若鸣哥你肯定得到了传说中的绝世神功!”

      “你是不是打算把手放在人家头顶,然后直接来个三花聚顶或者醍醐灌顶?”

      “是不是等下本宝宝就可以像你那么厉害了?”

      “若鸣哥,一会儿我会有你几成功力?”

      “若鸣哥,你功力传给我之后对你没什么影响吧?”

      “如果有影响,那请你把功力都传给我吧,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手脚不便的你……”

      ……

      赵若鸣话没说完,她的嘴跟机关枪一样“哒哒哒”火力全开。

      看似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和激动,就差发光。

      想不到这丫头还是个戏精!

      你这个内心戏真是丰富,你难道报考的是中央戏剧学院?

      还有你真是老金亲生的?

      老金平时没啥废话,开口说话必定很幽默。

      你这听起来每句都很幽默,可全都是废话!

      “给你气功的时候如果不闭上嘴巴,气可能会从你嘴巴里跑掉。”

      “嗯嗯嗯!”

      金巧巧连忙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使劲儿点头。

      赵若鸣还真如她自己猜想的一样,把手放在了她的头顶。

      这个姿势可能是金巧巧自认为的“三花聚顶或者醍醐灌顶”,也像赵若鸣认为的“再废话一巴掌拍你天灵盖儿”。

      吸收完灵气金巧巧眨巴了两下大眼睛,她现在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了一点酸疼的感觉,甚至还想去找只老虎试一试的冲动。

      若鸣哥的气功果然很神奇啊,若鸣哥一定会让本宝宝变强的!

      一激动,她忍不住就开始了:“哇塞!若鸣……”

      “闭嘴!”

      还没起头就被赵若鸣给灭了,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让金巧巧难受了,撅着个嘴脸上很郁闷。

      赵若鸣懒得搭理她,一手提着一袋麦子往家里走去。

      走了一截,赵若鸣觉得这丫头叽叽喳喳,一看就不太像口风很紧的样子。

      便特意叮嘱道:“我会气功这件事……”

      “我知道!我知道!若鸣哥是不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还没有告诉土豪姐?”

      “放心,这样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本宝宝了!”

      “我回去后一定会通过本宝宝亲身经历,把土豪姐说得明明白白的!”

      ……

      金巧巧见赵若鸣开口跟自己说话,立马抢答,抢答的问题还跑题了。

      无语、抬头、望天;眉头、皱起、成川。

      自己居然没有摸清她的底就答应帮她变强,还主动提出让她在这里住两个月……

      草率了……

      非常草率!

      深吸一口气:“巧巧,你得了我的气功也算本门记名弟子。我想说我会气功这件事情属于本门高度机密!凡有泄密者,轻者逐出门派,重者……嗯哼?!”

      “哦……!”

      金巧巧的表情从疑惑逐渐转变成慎重,一抱拳:“掌门,记名弟子金巧巧明白了!”

      赵若鸣挂着三滴冷汗点了点头:“嗯~孺子可教!”

      “掌门哥,那本宝宝什么时候可以转正啊?”

      “掌门哥,你不会因为我是记名弟子就私藏吧?”

      “掌门哥,如果是本宝宝说梦话泄露出去的怎么办?”

      ……

      很好,这很金巧巧。

      赵若鸣心里默念“这是老金亲闺女”几次,这才开口:“巧巧,还是叫我‘若鸣哥’,表现正常一点就行。本门第一要旨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OK?”

      “OK!OK!”

      从田地回到家距离很近,可有金巧巧在旁边,赵若鸣感觉自己走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在地里花了四个小时,该睡觉的基本都去睡觉了,现在房子静悄悄的。

      金巧巧一回来就迫不及待跑去跟柴火较劲。

      发现得到气功后她还是只能搬起四块半的样子,顿时有点不高兴。

      赵若鸣有点无语。

      我这又不是真的把你当灌水猪,这边水灌进去,那边猪肉就压秤了。

      得了灵气使她变得生龙活虎倒是真的,在院子里逛来逛去没有一点准备休息的样子。

      “巧巧,早点睡觉,明天早上五点起床和厚力一起出去卖粮食。”

      “卖粮食没有问题,可本宝宝现在一点都没有困意……”

      “想要变强第四步:早睡早起!”

      金巧巧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可是若鸣哥,刚刚不是还只有三步吗?”

      赵若鸣面无表情:“第四步是根据你身体的特殊情况,临时增加的!”

      这个若鸣哥,想增加就增加,好任性!

      “哦,好吧。”

      金巧巧点了点头,满脸不情愿上楼睡觉去了。

      本来她打算悄摸溜进祝雨舒的房间,想了一下掌门哥特别交代了本门的重要机密。

      害怕自己说梦话一不小心秃噜出去,还是鼓起勇气单独一个人睡了一个房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