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播放器无限

      “喂,妈,今年赶不回去!”

      又是一年春节,身在海外的甘韬,无可奈何的往家里打了个春节电话。

      影片《情逝》的拍摄进度很慢,两个月下来堪堪拍了一小半,法国人民又不过啥春节。

      北风呼呼吹,索性该有的雪并没有落下,倒是没能让拍摄暂停。

      “action”

      港口城市敦刻尔克的一条环海公路上,简一手勾着西装,神色麻木的被一辆辆鸣着笛的汽车一一略过。

      导演想要的镜头很简单,只是要他露出一种失去家庭、失去爱人的失落感。

      可今天毕竟是华夏的传统节日,正是阖家团圆的日子,这种低落的情绪有点难为他。

      向着海岸线吐了口并不存在的唾液,揉了揉两条冻的冰凉的胳膊,只一瞬间,他那开始变得软乎的胳膊,就松懈了下来,远处看去,佝偻着腰的他,仿佛整个人都矮了一截。

      这种突变的形体,是他和杨军毅学的一种小技巧。

      当然,突然矮一截可不是将肩膀卸了下来,只是对肌肉的一种控制。

      双眸传出的无声台词是木然和空洞,肢体语言表达的是颓废和老态。

      “ok!ok!”

      帕特里斯很兴奋,或者是因为演员表现出了导演想要的状态。

      可他却不以为然,出演致郁的角色太多,就连电视剧《水月洞天》中的童博,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早已习惯。

      ……

      国内,三月初。

      “世间种种的迷惑,都是因你而猜错,水光月光又交融,描述着朗朗的星空……”

      一首节奏较快,朗朗上口名为《绝世》的歌曲,在晚上七点五十分,分别在海市、南市、京市电视台响起。

      童氏族人的栖息地,与世隔绝的水月洞天,因为血如意被冰封。

      冰封后的山谷如冰晶。

      密室中,甘韬扮演的童博使用龙神功,幻化出一条金色巨龙的特效让人炫目。

      童博面对豆豆表现出的温柔、尹家二爷养的巨蟒、童战和天雪的揪人情感、智力低下却又武功高强的童心。

      种种悬疑而又复杂的人物关系,和那让人赞叹的特效,使得电视剧《水月洞天》的收视率从开播起便节节攀升。

      3%、5%、7.8%、10%、16%、24%……

      2004年的夏天还未到来,由两港星三新人主演的《水月洞天》却已大伙特火。

      三家电视台电视剧频道的首播还没结束,五家电视台已经急不可耐的开启了二轮播放,接着又是多个地方电视台的连环播放。

      自由度稍高的学生,在每天下午的午休时分,开始习惯的逗留校外的小卖部。

      城市中的一座座小饭馆,开始习惯性的将电视频道停留在播放《水月洞天》的那个台。

      街头巷尾,盗版商将《水月洞天》的画报铺的满地都是。

      和高中甚至大学宿舍墙面上的画报相得益彰。

      音像店中《绝世》和剧中的另一首片尾曲开启轮流播放。

      演员蔡少纷、陈法蓉、杨军毅、张劲正式开启国内代言模式、走穴模式,赚的盆满钵满。

      可那个已经在贴吧有一群唤作‘甘桃’的拥护者,被万千少女评为2004年初,最想找的男朋友甘韬,却始终未曾露面。

      叶清在找、陈泽在找、电视台、娱乐记者、海戏的同学,甚至一些不相干的圈内人!

      “蒋总,你这不是开玩笑?”

      某电视台一位购片主任,满脸诧异的望着如今已是知名制片人的蒋冰柔。

      《水月洞天》第二部要换人?

      尤其换的是剧中第一主演,那个叫甘韬的小明星。

      他都搞不清楚是他听错,还是眼前的蒋冰柔脑袋被驴给踢了。

      蒋冰柔浅浅的喝了口碧绿的茶水:“目前还没定,只是我个人的初步构想!”

      “你可别什么初步构想,我给你三个选择,一个是我们台和贵公司共同制作《水月洞天》第二部;另一个由我们台独资,你们负责制作;最后一个是你们负责全部制作,我们台溢价20%购买首播权,但三个选项都有一个最基本的条件,演员不能换,尤其是那个扮演童博的演员。”

      “换他就没的谈?”

      “没的谈。”

      中年人讲完,蹙起眉头,善意道:“蒋总,我建议周易公司平时应该多做些市场调查,正所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等你调查完,就明白那个叫甘韬的演员,现在多被年轻人喜欢!”

      蒋冰柔平淡颔首:“谢谢!”

      中年人前脚离开,甘韬的经纪人叶清随后走进茶室,蒋冰柔冷冷望着她道:“联系不上?”

      叶清唯弱点头:“联系不上,手机停机。”

      蒋冰柔嗤笑声:“经纪人找不到手下艺人!把他所有的商演、代言等邀请函送一份到我办公室,七天内找不到人,你主动辞呈。”

      她虽让出总裁职务,但她和爱人合起来的股份却占着周易股份的一半之上,要是铁心让叶清滚蛋,无论是谁都得掂量掂量。

      何况南瓜制作中心刚刚制作出一款爆火剧,现下跟在她屁股后面,嚷嚷着购买《水月洞天》第二部首播权的电视台很多,所以她有资格向任何人叫板。

      除了那个打不死,已经失踪的小强——甘韬!

      堂人影视公司。

      白色的单间内,堂人总裁对跟前的胡柯道:“你第一部试水剧的效果不太好,我想让你沉淀沉淀,在公司下部戏中暂时出演个小角色。”

      胡柯老实道:“我听蔡姐的。”

      无论是堂人公司其他人,还是眼前的堂人总裁蔡一侬,对他都不错,在加入公司的短时间内,就让他出演一部现代剧的男一号。

      让他这个大男孩,出演一个小女孩的爸爸有点强人所难。

      但也证明公司是真想捧他的,要不然哪有多少新人一上来就演男一号的。

      除了那个第一部正式戏就演电影的变态。

      大男孩的不骄不躁让她很满意,含笑问道:“胡柯,能联系上你同学甘韬吗?想请他试个古装戏的角色。”

      “现在吗?”

      “最近都行,暂时不急。”

      胡柯道:“他请长假,我也好久没见了,晚上试试看。”

      ……

      一趟一趟,一趟一趟,甘韬机械的重复着同一走路动作,可依然走不出帕特里斯口中的忧郁步伐。

      对于帕特里斯,他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各种奇怪的组合词整得他一点脾气没有。

      忧郁的步伐、爱恨参半的眼神、揉碎她的心肝、性大于爱等等乱七八糟的组合词应有尽有。

      关键他和娄叶的导演方式非常像,总是冲他道,“甘,来个刺激的拥抱。”

      讲完就退到镜头外,一手摸索着下巴,也不管演员咋演,反正不符合心意就一直演,不停地演,一条镜头有时能拍一天。

      “action”

      “啪”

      白色的烟头一阵燃烧继而熄灭,他双手揣进兜里,上下嘴唇粘着烟蒂,狠狠地一抿,吐出口烟,乘着烟雾遮挡着双眸的时候,迈着慢而稳的步伐向着镜头前走去。

      他也赖得管剧本中没有吸烟剧情,反正帕特里斯从不在乎剧本,用他的话来讲,“剧本是用来忽悠拍摄资金的。”

      “ok,再来一条。”

      又是完整七条后,今天的拍摄结束。

      他送了口气,这破戏让他在法国逗留了近半年,好在在有两场戏,就可以回家。

      他琢磨着,回家怎么也得休息半年,要由头到脚好好治治,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忧郁气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