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经典爱情电视剧大全

      ……

      虹枫走在路上,一直在想着甫梓花的事情,怎么办?怎么办?他根本想不到到底该怎么样,现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四个选项。

      无视甫梓花的话,在学校和在外面时全天和姚海棠在一起,但是这个他自己都没有信心做得到。

      想办法让甫梓花放弃,但是她手里现在有姚海棠的把柄,自己没有任何的优势。

      和石竹画欧十楠他们说明,让他们一起想办法,可是不能保证不会让甫梓花知道,那样很可能会让她有所行动。

      向甫梓花妥协……

      虹枫摇了摇头,他现在脑子里乱的不行,根本想不到要怎么解决。只能满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

      ……

      欧十楠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石竹画刚刚已经被送到急诊室去了,一旁的赵泽姬拿着蘸了酒精的棉签给欧十楠擦拭,看着现在一身狼狈的欧十楠,事情的大概她也从欧十楠那里听说了,她也已经劝过他好多次让他也先去看一下他的左手和清洗一下身上的伤口了。

      可是欧十楠全部都置若未闻,除了刚刚和赵泽姬借了手机打电话给姚海棠说石竹画在医院以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动作,执意要等着知道石竹画的情况,所以赵泽姬刚才就去拿了瓶酒精和棉签纱布来给欧十楠消毒了。

      赵泽姬小心翼翼的用棉签挑出欧十楠膝盖和手肘的擦伤里的石子和灰尘,这要是换了普通人,估计早就疼的龇牙咧嘴的了,可是欧十楠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只是好好的看着急诊室的大门。

      这是第一次,赵泽姬第一次在欧十楠的眼睛了看到了其他的情绪,虽然他好像已经尽力的去平复了,可脸上的表情却还是掩不住的担心。

      没过多久,急诊室的门开了,一个大夫从里面走了出来,欧十楠看见就直接走到那个大夫身边,对着他问道:“医生,他的情况……”

      “没事了,人已经醒了,虽然因为失血过多有点虚弱,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接下来只要好好的休养几天就没事了,对了,你是叫欧十楠吧?你进去看看他吧,他好像有事和你说。”

      医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又转头对着赵泽姬说道:“对了,你们两谁是那孩子的亲属,过来和我办一下手续。”

      欧十楠本来应该是要直接进去的,可是听到医生对着赵泽姬说的话,他又回头看着赵泽姬,只见她对着他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这里她可以应付的,让他快点进去吧。

      看着欧十楠走进门里后,赵泽姬也就放心的跟着医生去办手续了,本来这手续是要等石竹画的爸妈来了才可以办的,不过现在石竹画也没有什么危险,所以也不着急,而且也和医生说了他父母正在赶来的路上了,所以赵泽姬过去其实也没有多少事情。

      很快她就回来了,等她走到急诊室门口时,欧十楠也好像出来好一会了,他站在急症室门口低着头,好像在想着些什么,双手紧握着拳头,指甲已经刺进了肉里,。

      “十楠,怎么样了?”

      看着欧十楠这幅的样子,赵泽姬走上前咬着唇轻声的问他。

      欧十楠这时才发现赵泽姬已经来了,他看着赵泽姬担忧的模样“泽姬姐,能不能送我去公司一趟。”

      赵泽姬眉头一皱,平时可是叫他去多少次他都不一定愿意去,这次突然要去公司,十有八九是去找欧向葵的,赵泽姬之所以这么确定的原因,是因为她从石竹画的眼神里看见了愤怒。

      从两年前第一次见面开始,欧十楠就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露过任何表情,哪怕她每天都去找他,每天都会找话题和他说话,可是他就好像是一个精致的木偶,从来没有任何情绪,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有偶尔回应她的几句话,让她肯定欧十楠还活着。

      此刻看着显然是已经生气了的欧十楠,赵泽姬心里莫名闪过一丝失落,她看着欧十楠认真的表情,秀眉微皱,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过了一会只能轻叹了口气。

      “那至少先去把你的手看一下,然后换套衣服再……”

      “泽姬姐,能不能送我去一趟公司。”

      他又重复了一遍,赵泽姬轻叹了口气,看来他是铁了心了,如果现在强迫他先把手治了,那有很大可能欧十楠会在她不注意的时候逃走然后自己去的,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先把他带过去,然后尽快解决又带他回医院。

      赵泽姬也没有再多耽误,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和欧十楠一起走出了医院。

      坐在副驾驶上,欧十楠似乎望着车窗外不断往后倒退的景色,他的表情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赵泽姬不时侧过眼看着他,现在的欧十楠,好像又恢复成了平时的木偶状态。

      两人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欧则集团的大楼下。

      没多久两人就到了大楼的大楼,欧十楠直接走进办公室,而赵泽姬则是站在门外安静的等待。

      ……

      姚海棠在下飞机不久之后,就收到了欧十楠的电话,得知石竹画被人袭击住院后,她连忙和姚妈和石竹画的爸妈打电话说了,现在姚爸姚妈和姚海棠及吕萝四人正在往医院那边赶去。

      刚到了医院门口,一行人就急匆匆的下车了,直奔石竹画的病房。

      来到病房门口,正好石竹画的妈妈从里面走出来,原来石竹画的爸妈之前就已经到医院了,见石竹画没有什么大事也就松了口气,姚爸姚妈上前打招呼然后给她道歉,说是他们没有照顾好石竹画才让他出事了。

      石竹画妈妈连连说着不怪他们,让他们不用自责。

      姚海棠和吕萝则是等不了他们说话了,当下直接走进病房之内,这病房里只住着石竹画一个人,此时姚海棠吕萝二人走进门,只见石竹画头上包着纱布,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脸色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些苍白,手里还捧着他的书低头看着。

      听到开门声,石竹画也抬起了头看见了姚海棠和吕萝,然后对着她们笑了笑。

      姚海棠和吕萝呆了一会,从欧十楠打电话告诉她们石竹画进医院了开始,她们就一直再担心他,越想越害怕,现在看着石竹画还好好的,她们悬着的心也总算落下了。

      她们二人走到石竹画床边,姚海棠当先开口道:“为什么回来不和我们说一声?为什么要自己跑回来?”

      听着姚海棠有些气愤的声音,而且看她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了,石竹画只能是带着歉意的说道:“抱歉……”

      一边的吕萝虽然也是一脸的焦急,但明显她比姚海棠理智的多当下只是关切地问石竹画:“没受什么太重的伤就好,只是你知道袭击你的人是谁吗?还有十楠哪去了?”

      听到吕萝这一连串的问题,石竹画的表情又变回了平时的模样,他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答道:“袭击我的人还不知道是谁,十楠刚刚也有事就先走了。”

      吕萝没有再说话,只是好好的看着石竹画,而石竹画也一声不做的和她对视着,过了一会吕萝移开目光只能叹了口气,她又不是傻子,石竹画突然跑回来还受伤了,这件事绝对不会像石竹画说的那么简单,但是石竹画的眼神已经告诉她了,他是不会说的,或者说不会让她们知道的。

      当下只能做到石竹画隔壁的病床上,看着姚海棠在那质问石竹画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过都被石竹画完美的搪塞了过去。

      ……

      几天之后,石竹画的病情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医生说保守起见还要在住院观察一个月,姚海棠和吕萝每天都会抽时间来医院探望石竹画,这几天姚海棠已经和虹枫打过电话,告诉了虹枫石竹画的情况,并且询问他知不知道这到底是是怎么了。

      不过虹枫的答案是他也不知道,欧十楠的电话自姚海棠他们回来的那天晚上以后就联系不上了,不过石竹画说是他家里有事才回去的,所以姚海棠几人并未太过于担心。

      这天,姚海棠和吕萝刚从医院门口走出,自石竹画住院那天起,姚海棠就和吕萝商量好了每天都来陪石竹画聊会天,毕竟一个多月他都要在医院,而且他的爸爸妈妈也还要工作,不能来陪他,虹枫也每天都被班主任抓去补习,欧十楠现在又没有消息,为了不让石竹画无聊,所以这项活动基本已经成了姚海棠和吕萝每天的必备项目了。

      石竹画的妈妈知道这事后,便每天去上班之前都会早起煮些粥汤什么的,拜托姚海棠和吕萝带去给石竹画。

      此时见她们从医院门口走出,一个身影已经从街角转出,直接走进了医院的大门,径直走向石竹画所在的病房,打开门。

      虹枫走到石竹画床边,将手里的果篮放在床脚,然后坐在旁边的病床上一声不发,石竹画在他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了,只是他却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虹枫。

      病房里的气氛很安静,又好像充满了火药味。

      过一会,石竹画冷冷的声音打破了就好像快要凝结的空气:“你应该知道照片的事情了吧?”

      虹枫没有开口回答他,只是把头偏向一边,不再看石竹画的眼神。

      “为什么?”

      说完这句话,石竹画也没再开口,似乎是在等着虹枫的答案,气氛又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又过了一会,石竹画突然猛的从病床上站起来,来到虹枫身边一把抓住虹枫的衣领,他的手上还插着吊瓶,此时因为他的剧烈动作鲜血开始顺着针管倒流。

      他一脸怒气的对着虹枫吼道:“当初不是你说你可以保护好她的吗?为什么?为什么还会让这种事发生?!!!”

      虹枫回过头,看着平时一脸冷漠的石竹画此时却是一脸的愤怒,他动了动嘴,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也只能把视线移开。

      就这样大概僵持了十几秒,石竹画的拳头越捏越紧,他咬着牙看着虹枫,然后一把放开了他的衣领,转头就要回到他的病床上,来到床前时却停住了,他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约定作废吧,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会全部做完的。”

      说罢便不在停留,又重新躺回床上拿起刚刚丢在一边的书,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虹枫沉默了一会,看了一眼石竹画便起身走出了病房。

      走在稍显冷清的街道上,耀眼的阳光照在虹枫脸上,却驱不散他脸上的愁云,曾经和石竹画约定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