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の裸小早川怜子

      王相如真的钦佩宁长安。

      直接将叛国罪名扣在了大司马苟曜头上,然后用一番令人心潮澎湃的话语稳定军心。

      手法犀利,还不带烟火气息。

      带兵原本想要直奔大司马府的苟曜心腹卫尉廖寰跪在冰冷的青石地面,内心隐隐约约有点不安。

      似乎出问题了。

      宁长安扬手。

      苟曜人头就被金吾卫甩了出去砸在地面。

      血水顺着滚动的痕迹在地面渲染开,就在廖寰视线前方丈远的距离停下。

      屈闾怒目,“大司马苟曜欲开城投降,至全城百姓、士兵生命不顾,已被君上斩杀,君上圣明,事不追责。”

      巨大的震撼。

      绝大多数士兵都不曾反应过来。

      廖寰猛地站起。

      “大胆廖寰敢刺杀君上”

      一声怒吼,屈闾自马背出现在空中,紫金锤砸了下去。

      还是宁长安的筹谋,快刀斩乱麻,不给苟曜嫡系任何喘息的机会。

      廖寰真没想到屈闾说出手就出手,而且给了自己一个刺杀君上的罪名”

      辩解和拔刀之间犹豫着,漫天锤影已经呼啸落下。

      两人都是五品修为,但屈闾是五品巅峰,廖寰却是初期,而且被打了措手不及。

      气机还没有运转,紫金锤砸下。

      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声中长刀断成数截。

      人被打桩一样砸入地面。

      两丈范围内的青石条及其地面连带被掀起,坑穴中又是一次沉闷的锤击,屈闾拎着奄奄一息的廖寰跃出。

      人被投掷在地面。

      短暂的战斗产生便结束,十多名随同廖寰起身的将官面面相觑。

      屈闾的声音已经响起:“君上圣明,事不追究,还不谢君上不杀之恩”

      苟曜及其心腹卫尉廖寰被斩杀,十二名校尉当中便有人跪拜了下去。

      “谢君上不杀之恩,君上圣明”

      有人带头,犹豫着的几名校尉跪了下去。

      有四名校尉还是枪杆一样挺着。

      宁长安都认识。

      禹国军事体制中卫尉可封将军,之下是校尉,校尉是军中核心、骨干。可统兵,规模在三百左右,都是狠角色。在宫内三日期间,宁长安从屈闾口中知道所有战事打响后存活下来的校尉名字,生平。

      细节决定成败,这是管理学中反复强调的一法则。

      宁长安下马。

      公孙破紧随其后。

      到八名下跪了的校尉近前,宁长安开口:“士兵归位,随我上城楼”

      校尉起身,向各部下达各归城防的指令,忐忑着跟上了宁长安。

      宁长安还是感觉腿有点发软。

      不过主要矛盾都解决了。

      剩下的就是企业危机管理,这个自己擅长!

      穿越以来,宁长安第一次登上了禹国都城洛商的城楼。

      宁长安看过《长城》,站在城楼居高俯瞰,就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细雨消停,视线的远端有灯火浮动,夜色中影影约约有凶兽怒吼声。十丈的城高在夜色点缀下让宁长安感觉站在了悬崖之上。

      冷风拍打着宁长安,人冷静了下来。

      就在清明之夜,自己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与此同时城内的八万民众生死也同自己拴在了一起。

      城楼端是城防重点,宁长安看到了大型车弩。

      每部车弩两侧各有八名士兵,弩箭有成人手臂粗细,刻有繁琐的符文,脚弩宁长安能识别,另外的一种弩箭宁长安完全陌生。

      和大型车弩相似,但弦上有箭兜,内装12支手腕粗细的弩箭。

      宁长安视线落下,公孙破开口:“这叫孔雀弩,十二支箭簇可以同时射击,禹国无法生产,自大夏国购买。”

      “车弩刻有符文,一部车弩搭配孔雀弩,四品武夫也是要忌惮”

      宁长安点头,内心想着,“大开眼界了呀”

      长身而立,城防军士投送过来的目光带着狂热,都听到了宁长安之前冲击内心演讲,此时宁长安登上城口,直接就同军士产生了心理的共鸣。

      校尉跟随在身后,没有近前。

      宁长安招手。

      “都过来”

      校尉靠近,手指夜色深处,宁长安说道:“我是在城楼下看到你们,说明什么?”

      随在左右的校尉内咯噔一声,“说明和大司马同流合污!”

      笑了笑,宁长安开口:“说明焉国大军兵临城下,你们严阵以待,没有脱离岗位,履行了一名军人该有的职责,你们是合格的军人,战士”

      有校尉脸上在抽搐。

      “那片夜色中有焉国的军队,兽兵,他们想着什么,想着攻破城池,举刀三日,血流成河,想着如何掠劫,想着如何喂食他们的兽兵,还想着城内我们禹国的女人,当然也想着如何羞辱我。国破无完人,然焉国军队为何围而不攻,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胜的把握,是因为我们有紫鼎山,也因为禹国有传承下来尚武永不屈服的精神。这种精神不要在我的手中,你们的手中去败坏,否则列祖列尊是要骂我们的,城内百姓也会戳我们脊梁骨,从现在开始,放下你们心中所有的杂念,做你们真正要做的事情。”

      震耳发聩!

      还能说什么呢?

      八名校尉齐刷刷跪地,盔甲碰撞地面的声音齐整而清脆。

      “谢君上,愿为君上肝脑涂地”

      “平身”

      “谢君上”

      校尉起身,宁长安目光落在夜色深处竖起的旗杆上。

      人跪了下去。

      王相如知道宁长安意思。

      旗杆上是前君上宁离的尸体。

      屈闾随后,静默的城楼上校尉、士兵逐一跪地。

      三拜,宁长安说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压抑的声音低沉交叠在一起,宁长安知道自己完完全全攥住了军心。

      “君上,我是可以土遁取回君上圣体”,跪拜起身,公孙破低声说道。

      宁长安思索着。

      城楼不燃火把。

      有隐蔽不露虚实的原因,也因为士兵视线出众。

      宁长安没有按照常理去推断这个不正常的现象,按照科学说法,这个时代的士兵口粮单一,理应夜视能力逊色才对,但结果恰恰相反。

      再关联到屈闾和苟曜交战的一幕,这个世界便也没有了常理。

      城内马队由远及近,梁庆之登城楼。

      “禀君上,丞相、治粟内史、典客、太仆等人员悉数捉拿”

      都是王相如列出或者依附大司马苟曜、或者和方石镜站在一起的大小官员。

      “伤亡如何”,宁长安问

      梁庆之脸上微愣,然后脸上便有感激的色彩。

      “丞相府伤亡二十八人,其他方向无折损”

      宁长安转身,看着城口内侧宽敞的马道。

      “点火,设案,摆酒,所有朝会官员入席,包括丞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