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噜噜小说

      「别把性命放在上帝的天秤上,那里没有迂回的余地,只有冰冷的结果。」

      在维道尔说出这句话时,私法庭院的会场就宛如沉入一片死寂的湖底,冰冷窒息的压迫感拥挤着空气传播声音的流动,自己却丝毫未有半点惊慌。

      是比任意时刻都要平静地听入这名机器人的真心话,在这个鸦雀无声的法庭上。

      时间是在火烧宅邸后。

      01紧紧拥抱着怀中的珍妮,泪眼朦胧地垂目于坡道的尽头与不详的天晴相交,银色的光犹如陨落的一颗最为璀璨之星,将猩红色的动荡给碾碎在一念之间。

      在如此非日常的景致其中,01的注意飘到了一辆习以为常的小白色轿车上,没有智能驾驶的信号浮光,是有司机的高级特派车辆号码。

      维道尔微微笑着,一如既往地悠哉休闲,边挂断了不知在和谁通话的旧时代翻盖电话,边沐浴着雨过天晴后的第一缕明媚的朝阳,冲着01和簇拥至01的孩童们说道:

      「辛苦你了呢,01。」

      「维道尔...」

      「啊,是我是我,是你的维道尔先生喔。」

      示意从后驾驶座跟下来的“黑衣”特遣防卫军分队退出令孩童担忧的视野,维道尔缓缓步上了坡道。

      「别害怕,他不是坏人。」安抚着珍妮的01一边注视维道尔的光临,一边轻微擦试过女孩脸颊的泪水道。

      递在了01的眼前,银灰色的手铐反射着金黄色的朝阳,维道尔十分委婉着语气道:

      「根据骑士名册的信息显示,你有谋杀布莱尔.尼雅的罪名要根究,请配合我们吧。」

      未有半分的惊讶,01微微低头,将珍妮又一次抱紧后,随即松开。

      「...嗯。」

      「01..这个女孩。」把手铐收了回去,维道尔上下打量着珍妮,口吻是感叹的声色。

      「这个女孩,怎么了..?」

      拍了拍01的肩膀,维道尔面朝乌云过后的阳光,笑着回应道:

      「你今天也累了,休息一下,明天我会去接你到法庭上。」

      法庭吗..原来试想过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啊。在接受这份无可厚非的妥协后,01在临走前不忘转过身,虽维道尔的到来也就意味着这些孩子们的安全与住所会有保障,自己无需担心。

      可是..为什么珍妮会令这个机器人在意呢。

      她的身上有什么吗?

      金色的长发,显得彷徨失措的双眼,向前延伸的掌心似乎想要去挽留要远去的01般,珍妮的嘴巴动了几下,结果都被无声的哽咽吞下。

      ...

      在那之后的时间里,像是工作了一天亦或者刚放学回来的学生那般,01身心俱疲地累垮在了床榻,整个房间都早已被维道尔提醒说是装满了防止自己逃跑的摄像头与监控报警智能仪器。

      反正自己也不会逃跑,应该说多了一份监视感其实也并不算太差。

      ..至少比等待着不可归之人的失落感好太多了。

      躺在床上的01凝视着触手可及的帘布,在白色的另一侧究竟会有着什么,会有哪一位人在无声抱怨着自己呢?

      是太累的结果,还是本来就这样。

      01更习惯去胡思乱想起来了。

      明明窗外刚过雨季,奈何自己真的太累,只能倒头就睡。

      因此,

      渐渐地闭上了双眼,01跌入了深沉的睡意。

      很意外的一点是,并没有梦在呈现自己的脑海。

      ....

      叮。

      叮。

      嘀嗒。

      「喂!很奇怪的吧,你这个大变态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啊!!」

      熟悉的声音揪着01仍处在睡意的神经强行把自己硬生生地拽出了床铺,面对着窗外已是一片黑夜的深蓝以及徐徐飘过的寒风。

      01朦朦胧胧地揉了揉双眼,望见跟前魂牵梦绕的少女正拎着大包小包地收拾着自己的房间,而且脸上是一副见到自己之后更加不悦的表情。

      「丝玫...」

      「哇....一脸悲喜交加的样子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有够恶心的,能不能求求你戴上这个面具啊!」

      满脸不屑,丝玫以极差的态度丢给了01一个自己从珠穆朗玛带过来的动物面具,上边的皮毛很是柔软,质量摸上去跟真的毫无差别。

      01踉踉跄跄地接住了面具,丝玫则是在这之后哼了一声,把帘布给狠狠地拉上,重新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忙活起来,毕竟刚刚搬回来,需要收拾一下也难怪。

      微笑着,顿然觉得心中涌入了一阵暖意,01呆呆地望着帘布后许久未见的她依旧如故,先前才流过的泪水的眼眶又一次没法忍住。

      少许擦拭过泛红的眼角,01的目光转到了底下自己手里被丝玫带来的面具。

      ....

      停滞住了时间似的,死寂在青年目视在这幅面具的刹那,将四周围的一切吞噬。

      ..都回归了漆黑。

      那幅与自己的脸一模一样的面具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像是玻璃窗被人轻轻敲击,那种有着节奏与情绪的声音犹如要打碎漆黑的死寂般,01恍然间睁开了打盹的睡意,双眼回到了正在因昨日大战而热闹的街景人群。

      身旁的维道尔把自己的手拷在了那个旧时代类似铁索的东西上,滔滔不绝地跟车窗外的新闻同步讲解道:

      「如果艾尔团的那些碘离子炮实用点的话,大概可以直接轰碎高塔吧...!啊,等等。对喔!艾尔团是要救艾弗雷纳来着,那么就不行了呀,妥妥的掉智商,跟个低龄环节的小打小闹一样,这也算战争吗,01。

      ...01?摩西摩西,在吗~欧尼酱!!」

      如果要说这世上谁不会改变,那么铁定是维道尔的精神了吧。

      01的内心如是吐槽道。

      而维道尔也刚反应过来01那较差的脸色和冷汗,所故他叫司机关上了吵闹的新闻播报。

      笔趣阁小说网

      我只是梦见了丝玫...

      应该想去这么说,但01还是将其吞入了喉咙。

      「别担心,虽说杀人要偿命,但布莱尔.尼雅是什么人,你也知道。」

      「维道尔的意思是..什么?」

      笑了笑,靠在椅背上,双眸的目光飘过聚众在高塔现场的人群和新闻媒体,维道尔说道:

      「你要去的地方不是法庭,而是私法庭,一个专门处理不可见之物的法庭机构。」

      点头表示到原来如此,01的视线回到了车窗外的景色。

      有如阴晴不定的天气那般,二十一号亦是如此,每一日都在变化。

      当车辆行驶到一座新市当中分外辉煌的建筑时,01也知道自己抵达了目的地。

      私法庭是建立在地方法庭下方的,类似于小圣堂的形式存在,一般去到私法庭的犯人几乎都是为偷窃入狱,但实际上是什么呢,少部分人心知肚明。

      随行着维道尔的脚步,逐渐步入法庭的内部与幽邃的长廊,甚至是在旁的迪菲尔和人类也多了起来,他们的目光冷淡几乎是沉重到令人窒息的地步。

      直至眼前豁然开朗那般,在01穿过了回廊的瞬间,自身才发觉维道尔早早地坐在了身后的一列长椅上,而且不单止是维道尔。

      站在中央,抬头观望着四周的01发觉,这里的人都是自己认识的,熟知的,有过几面之缘的。

      ...

      薇莉亚。

      七海凛。

      巴斯特.罗恩。

      七海秋。

      维道尔。

      .....

      仟寻染。

      每个人都在场,每个人熟悉我的人,我熟悉的人都在场。

      越来越开始相信了,从01死而复生,心脏被替代的那天起,自己就陷入了无止境的圈套。

      早已设计好的圈套...

      「想必你有很多疑惑吧,米泰拉技术的幸存者一号。」

      审判长是位面色冷峻的老者,衣着的黑衣与墙上铺设的白色四壁格格不入却凸显地位。

      米泰拉技术的幸存者一号...?

      01不解地瞪大着视线,周围的人群里皆是自己陌生的视线。

      如果这也是场梦的话..该多好?

      「但这些疑惑我们并不会解答,而且今日我们在这里,只为求一个结果。」

      俯视底下的01,审判长宣告道:

      「要么选择,要么放弃。」

      ...

      没有去直视各方的目光,01垂低着脸颊,即使自己基本是局外人的身份,但听到这种儿戏般的言论既然会从审判长的口中脱出,就仿佛像是在看三流小说一样被逗笑了。

      第一次放声大笑起来,01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明明只是说了选择与放弃,却在心中早已明了是为何缘由。

      要么驾驶圣躯,要么“死”吗...

      真是很火大的理由。

      01微不可见地翘起嘴角,那是意图放弃的脸色与神态,双手靠在了木栏上。

      我为什么一定要去选择。

      为什么圣躯就是追着我不放...

      明明我不知道自己驾驶圣躯的意义,明明自己根本就..

      很懦弱吗?

      抬起头,发现会场已是一片鸦雀无声,当01重新观望着四周时,明白了自己在这份沉重的氛围下,把所有人的脸色都换作了冰冷与陌生。

      七海凛与巴斯特在担心着自己。

      其他人的样子跟以前其实完全没有变化...

      原来如此,在这一天,应该说是在这几天里,01身为求索者倒不如是自杀者。

      那一天,布莱尔.尼雅的话至今还记得。

      哪怕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哪怕那天自己只为了拯救孩子们而战。

      可01还是记得。

      因为忘记不了,因为是正确的事情。

      所以自己还是记得...

      「我..」

      我是一个软脚虾,一个优柔寡断的废物...一个几乎不会有成长的主角,一个令所有人厌烦的家伙....

      找意义?

      自己都用这个借口混了几十章,结果在这个法庭上回到了原点。

      坚强起来?

      自己像是个弱智一样,整个人都在法庭里傻掉了,怎么坚强起来?

      明知自己什么都没做,却摆出一副努力过,醒悟过的姿态...

      该死!

      自己怎么....!

      想要去斥骂道没用的自己,但怎么样都没法去说出这一切都是白费的结果。

      真的可以这样吗?

      可以就这样拒绝自己吗?

      那幅属于自己的面具,是不是已经在脸上了?

      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01想要重重地砸响手上的锁链,让自己看起来帅一点..可很无奈,四周太静了,唯有自己在呼吸的声音。

      生怕打碎了这份宁静,01低着头。

      没有把话说清楚。

      「别把性命放在上帝的天秤上,那里没有迂回的余地,只有冰冷的结果。」

      ....

      有句话传入了自己的耳朵。

      随即又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我看啊,他已经废掉了。行行好吧,就让他下台吧!反正他已经什么都做不到,呵...应该说很像他的风格不是吗?说好听点是私法庭,说不好听点,就是废物等死的地方。」

      七海秋依然是口中带刺,没有一丝改变。

      ..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你也就这种程度了吗...果然就不应该对你抱有什么希望才对,应该说啊..」

      七海秋的声音盖过了整个会场的死寂,接着扬言道:

      「为什么,会有人希望你这个死人能够说话呢,你这个死人...难道有去承受重量的信念吗?我劝你一句,大家都应该劝你一句。

      你该去死了,活着没有意义。」

      到底是为什么。

      他能有说话的权利。

      01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躁动,他垂低着的视线似乎想要抬起来,笑容逐渐暗下虚假的伪装,如若说面具便是最好的结果。

      那么01绝对是没有戴过任何面具的可怜虫。

      但有什么错吗?

      可怜虫有什么错吗?

      没有理想有什么错吗?

      难道是我自己要活过来的吗?

      是我要求成为主角的吗?!

      都不是啊!

      我明明,只是一个路人!

      我明明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可为什么..为什么要有人来写出这个故事,把我当作是主角!!

      我有这个责任与义务吗!我有这个心情去理会这种无理取闹的三流故事吗!!!

      01猛地起身,他没有戴上面具,而是选择将其撕碎,随即转向了七海秋。

      「....你说够了吗。」

      「死人会说话,是万圣节的把戏吗?」

      「肃..…————」!

      「审判长!我决定了。」

      止住了审判长所捏造的威严,01审视着这座儿戏的私法庭。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即使是七海秋都凝重着脸上的神色,没有再去回复一句挑刺的话语,等待着01。

      就像是这个世界与时间都在等待着01。

      没有故作氛围的深呼吸一口气,没有盛大光明的宣言。

      01简单地说道:

      「...我要,驾驶圣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