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币有什么用

      其实老爸来吴天明这里,本来是想让他去水渠上看看。不要让冰冻得太厚了。

      如果晚上能砸一次,明天早上就问题不大。除非遇到特别寒冷的天气。

      但是看着吴天明兴高采烈的样子。老爸什么也没说。寒暄了几句就出来了。

      然后拉着叶雨泽的手就去礼堂拿工具。

      “爸,你要干嘛?”

      看着老爸这么晚还要拿十字镐。叶雨泽奇怪的问道。

      老爸叹口气:“老吴身体不好,我去水渠上帮他看看,不然明早够他受的!”

      马全义的话他可是听到了。若是明早水渠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吴天明真的不会好受!

      叶雨泽笑笑,拉起老爸就朝家里走。

      “你别担心,那边吴叔都安排好了。不然他怎么敢下午就回家睡觉?”

      老爸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叶雨泽加重力道。直接把老爸扯走了。

      半夜,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敲了敲马全义家的窗户。

      “连长,吴天明一晚上没去水渠!”

      里面传来马全义迷迷糊糊的声音。

      “知道了,你也去睡吧。明天一早就跟他算账!”

      第二天一早,人们刚要各自去上工。一阵紧急集合的号声却在礼堂门口响起。

      大家都急忙赶了过去。这肯定是有重要事情发生了。

      等人员到齐,马全义表情严肃的说道:

      “连里把水渠破冰的任务交给吴天明负责。可他却消极怠工,企图影响我们团的电力供应。

      所以,今天大家拿着工具一起去水渠。首先我们要保证水渠的畅通,不让全团战友失望。

      然后要开个全连会议。彻底打击吴天明的嚣张气焰!”

      叶雨泽和杨革勇也在人群中。他们看见马全义和副指导员都带上了枪。

      马洪奎更是背上两条子弹带,手执半自动步枪!如临大敌一般。

      看这个架势,大家也明白了将要发生什么。有的兴高采烈。有的默不作声。还有的神情黯然。

      大家来到水渠的时候,也都吸了一口凉气。特别是叶医生,脸色一下黑了起来。

      他在人群中看到叶雨泽的身影。狠狠的瞪了一眼!

      昨晚温度骤降,水渠上面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如果今天不破冰。电力肯定是不足了。

      马全义冷冷的看着正在小船上的吴天明。

      “吴天明,你知道因为你的对抗,将要给整个一团造成多大损失吗?”

      吴天明笑笑,竟然没有在意。

      “马连长,你这话什么意思?发电机在正常运转啊?哪里影响发电了?”

      “结这么厚的冰你瞎吗?叫你负责水渠的破冰。你竟然从昨天中午到现在才上渠。

      如果今天上午再不破冰,团里多少厂都得因为电力不足停工你知道吗?”

      马全义义愤填膺,马洪奎端着枪就要冲上去抓吴天明。

      叶医生一下子站在了他的前面。

      “我说过,他是病人。他承担不了这么繁重的体力劳动!”

      马洪奎对他早已经恨之入骨。不是他自己这个排长也不会停职。

      于是冷声道:“作为连里的卫生员,你也是干部。可你的立场站在哪边?

      若不是你的一再纵容,怎么会发生如此严重的生产事故?全连战士今天都得停产一天破冰。这损失你负责的起吗?”

      老爸咬咬牙:“我说了他是病人!承受不起这么繁重的体力劳动!

      今天我帮他破冰,不要工资。我会写检讨递到团部!”

      “还有我,还有我!”

      这一下,连里齐刷刷的站出了一半人。

      叶雨泽突然觉得眼睛有些湿润。没想到老爸这么有威信啊!

      到这个地步,马洪奎不敢说话了。他知道自己份量不够!

      马全义也没想到闹到这个地步,这个叶万成还这么冥顽不灵!

      “叶万成,我会上报团部对你进行审查。你已经完全丧失了兵团战士的立场!”

      叶雨泽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走到马全义对面。

      “马连长,我爸只是担心他的病人。啥时候就丧失立场了?”

      马全义看了一眼身高只到自己腰部的叶雨泽。本不想理他。

      但是此刻全连人都在。他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

      “叶万成包庇吴天明抗拒劳动。给国家财产造成损失,他这是犯罪!”

      叶雨泽笑笑,那双眼睛显得格外的纯真。

      “马连长,吴叔什么时候抗劳动了?若是他保证半小时之内把冰破完。这个叫影响生产吗?”

      “你给我闭嘴!”

      马洪奎怒不可遏的吼道:“连领导说话。哪里轮到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娃娃插嘴了?”

      “你闭嘴,没听到他在问马连长问题吗?”

      大家循声望去。却见杨革勇站在叶雨泽面前。手里拿着一把三棱军刺。这明显是半自动上面卸下来的。

      马洪奎一米八高,端着半自动威风凛凛。杨革勇一米四高,拿着刺刀跟他对峙。竟然丝毫不惧!

      叶雨泽不由得心里一热。好兄弟啊!

      被一个孩子逼到这个地步。马全义恨得咬牙但是作为连长,他的作为又必须让人信服,于是说道:

      “如果他要半小时能破冰。他就不算影响生产。我会亲自为今天的举动跟他道歉。

      但是如果做不到,那今天造成的一切后果。他必须承担!还有包庇他的人!”

      叶雨泽点点头。“叔叔阿姨都听到了。马连长做事公正廉明,一言九鼎。今天就请大家做个见证!”

      说完他就带着杨革勇下了水渠。那冰面他们两个站上去已经毫无问题。这只是半天一夜,可见温度有多低。

      全连人的目光都盯在这两个娃娃身上。不知道他们要干啥。

      一排长杨玉林本来要上来打儿子的。他一直对待杨革勇极为严苛。今天杨革勇的行为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底线。

      但是此刻他已经选择站在叶万成一边了。也不好干扰儿子的行为。只能琢磨着晚上用什么打他才解气。

      两个娃娃慢悠悠的来到铁船上。

      叶雨泽朝吴天明咧嘴一笑。“吴叔,你负责撑船啊!”

      新书期间,欢迎大家收藏推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