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视频app安卓版

      我叫赵明泰,明是本命卦地火明夷的明,泰是变卦地天泰的泰。至于我为什么要来韩国,因为我是一个降魔师,降妖除魔的正经降魔师,那些有追求想搞事情的动物们精怪们都迁徙到了这里,我也就学了韩语跟着过来了。当然,按照惯例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一只修行超过千年的九尾狐偷走了我的玉佩。

      我本是一个驴友,到昆仑山旅游,碰到了一个放牛的白胡子老头,他告诉我他的一只青牛掉进了一个看起来不深的洞穴里,然后我就仗着自己有登山绳下去了。等我进到洞里后,原本的能够望到的山脉天空什么的都诡异的变成了一个平面,变得如同电视机里的画面一般,天空中一只苍鹰也维持在振翅的状态定格在画面里。最为关键的是我下来的洞口不见了,我的上下左右前后,都是一个定格着苍鹰的画面——里面有星辰宇宙有炊烟灯火,画面里就是我生活过的世界,但我只能看着。

      刚开始,我尽力的奔跑想要逃离这个诡异的空间,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直到我所有的耐心耗尽,每天就躺在那里看着眼前画面里静止的日月星辰,静止的世间万物。后来我发现,只要我想,我能够控制画面的角度,最开始我把全世界的女澡堂看了一遍,又把所有的女明星看了一遍,然后并没有觉得多爽。——相信我,你绝对不会为了某个女人抛弃全世界的,因为此刻我天天都能看到我最爱的新垣结衣,孤独的痛苦并没有减少。

      幸好,这个世界有很多人喜欢看书,我能够在画面里看到他们看得书,虽然只是其中一页。然后,我发现了我能消磨这无尽光阴的好方法——易经。

      易经包罗万象,第一次看的时候虽然觉得晦涩难懂,但我当时就喜欢看看不懂的,因为这能够让我沉溺于解读而忘记孤独,以至于我竟然慢慢沉溺于易经反反复复研读推演,以至于对之前看过的孙子兵法紫微斗数梅花易数奇门遁甲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等等等都有了新的体悟。

      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学不会的知识,只要时间足够。当年我甚至觉得线性代数就是世界上最难的知识了,现在连如同天书一般的周易我都能开始融会贯通了!

      于是我一直玩索周易,因为其他的事情我也干不了,就在我将六十四卦的所有组合(64*63*62*61……3*2*1种)全部摆了一遍后,终于明白了大道至简这个道理,重新给六十四卦排了序——按照最简单的数学原理重新排布后,那个该死的洞口竟然重新出现了,那个该死的放牛老头正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老乡,俺类牛找着木,你在里面找了几千年还没找着类蒙?”

      然后跳出来的我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浓浓河南口音的老头胖揍了一顿,仰天大笑着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

      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就得再次屈服于衣食住行,就算已经发现和能够利用宇宙法则的我也不行。因为我还是会饿,还是会渴,时间久了还是会想女人。人身体的本能我战胜不了,只不过我能够控制而已,而不是让本能控制我。

      人总是会遗忘的,尤其是逆天的知识,就像上古人类大贤众多修行法门全部失传一样,这是天道的自我保护机制。为了避免遗忘,我在昆仑山一座被雪覆盖的火山里找到了一块玉。此玉上盛千年寒冰,下接炙热熔岩,天生阴阳二气环绕,世间恐再难寻到。我将我在那个洞里悟到的周易卦序全部刻在了那块玉上,然后把它做成一个玉佩挂在脖子里。

      然后,我就成了一名降魔师,因为道消魔长,到处都是妖魔鬼怪,所以当一个降魔师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也能挣很多很多的钱让我去世界各地寻找上古文化残留的碎片。最主要的,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能够治疗我惯性的内心的孤独。人越强大,心越孤独,我其实是明白的。

      直到那一天,我感应到了九尾妖狐妖气,一路追寻,不小心踏足了几头隐世妖龙洞府,那几头龙——实力真不是盖的。

      反正在九尾狐的偷袭下,我没打赢,甚至还被那只九尾妖狐趁着妖龙和我打的热闹时,偷走了我的玉佩。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我从昆仑回来后,都是我从别人身上抢东西,何尝自己丢过东西?关键是玉佩离身之后我发现我真的慢慢想不起来那些卦序了,好在已经练成的法术并没有随之丢失。

      我应该能打过九尾狐,但我绝对跑不过她,她好像有正经的法术传承,我这种悟出来的半吊子比不了。我就好像一个一夜间买中了超级彩票的人,而她好像一个运行良好的公司老总,施法就如同理财,我资金丰厚无人可比,但要是论商业运作理财规划,我不如她。

      所以每次只能远远的看到她的白影一闪,我才能随之赶到。这次,九尾妖狐的白影出现在了韩国。

      神仙依靠信仰,妖魔吸食欲望。韩国灯红酒绿金钱至上,正是妖魔泛滥的好地方,她来这里,倒的确适合隐藏踪迹,毕竟妖气满地都是,我总不能一只妖一只妖的找过去。

      我的到来,一些有见识的韩国大妖们早早的跑到了倭国,然而除了他们,韩国本土的降魔师老派又顽固,他们也似乎并不太欢迎我的到来。

      “西八,你这家伙,不是在电话里警告过不要来吗?”刚出仁川国际机场,一个戴着大大的红色墨镜的美女就抓住了我的衣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