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认13部神级无码番号

      白君唯耸耸肩不反驳,能不动手的当然要文明解决,打打杀杀那都是粗人干的事。

      说话间,白君唯已经控制了炸弹,只是怎么出去是个问题,这里除了门连窗户都没有。

      白君唯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戴丽娜:“我被人绑架了,旁边还准备了定时炸弹。

      你们再不过来救我,午饭的时间就要过了,我把地址给你,别告诉其他人。”

      被挂断电话的戴丽娜:“……”

      不管从哪个方面,她都听不出来白君唯被绑架了,这么悠然自得的口气,认真的吗?

      然而收到地址戴丽娜不敢耽搁,白君唯现在可算是团宠,霍、白两家哪个都不好惹。

      车子提到极速,总算赶到白君唯发来定位的地方,从破旧荒凉的屋子来看,确实很像绑架。

      戴丽娜试着打过去一个电话,手机很快从另一间屋子响起,她挂断电话,抬脚朝那间屋子走去。

      外面被人上了锁,里面还能听到踹门声,戴丽娜立刻道:“白小姐,是你吗?”

      “快点把门打开,这里呛死了,咳咳咳……”也不知这里空置了多久,里面实在是太呛了。

      戴丽娜嘴角一抽,一脚踹开门,白君唯几乎是立刻冲出去,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戴丽娜顾不得其他,立刻进去查看定时炸弹,发现上面的数字已经停止,并且炸弹不是作假。

      “白小姐,你会拆炸弹?”戴丽娜抱着炸弹从里面出来,第一反应就是炸弹已经被拆除。

      白君唯摆摆手道:“我可不会拆什么炸弹,赶紧扔回去,正好把这里炸了,也省去拆迁的步骤。”

      戴丽娜抱着炸弹的手一僵,按照她说的把炸弹放回去,同时驱车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抱歉,这次的事是我们的失职。”她的人根本没发现任何异常,更没向她汇报起。

      白君唯懒洋洋的说道:“所以作为补偿,接下来的行动一切听我指挥,不许跟任何人透漏。”

      戴丽娜蹙眉不赞同,刚准备开口,远处突然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她通过后视镜看去。

      刚才白君唯被绑架的那间废弃的屋子此刻全然轰塌,就连旁边几栋小破屋都没幸免于难。

      白君唯打了个哈欠,水雾的眸子朝寒光微闪,神色慵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午饭前白君唯准时从房间里出来,脸用化妆品遮掩下去,餐厅只有她和白老爷子两人。

      吃到一半,白君唯突然抬头对着白老爷子说道:“爷爷,放出消息,说我跟斯酒三天后准备结婚。”

      白老爷子不太赞同道:“小唯,这个时候放出这种消息对你不利,还是等等再说。”

      “爷爷,只有这样,对方才会主动出击,同时我才能锁定人王,说不定其他人也能被引出来。”

      “可是你的安全……”

      “放心吧,爷爷,我福大命大,何况身边跟着这么多人,不会有事。”

      话虽这么说,上午的事他们就已经疏忽过一次了,她被带走居然都没人察觉?

      白老爷子最终还是拗不过她,答应了白君唯的要求,当天便散发出这条消息。

      时刻盯着手机的霍斯酒也看到这条消息,他略一思索就知道白君唯的打算。

      只是这样太危险,霍斯酒捂着腹部来到白君唯的房间,里面没人,那就是在她的秘密空间了。

      [扣扣扣——]

      白君唯看向屏幕,点击键盘放他进来,头也不抬的说道:“一会爷爷看不见你会生气。”

      “白君唯,你这样做是把自己当诱饵,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就行动?”霍斯酒很少这样连名带姓的称呼她。

      白君唯总算停下手里的动作,懒洋洋的朝他看去:“霍斯酒,我们只是合约关系,我的决定轮不到你来质问。”

      满不在乎的语气让霍斯酒眉头紧拧,实在不知道她是哪来的自信能够对付那个神秘组织。

      “别忘了,你是白家人,我们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就算是合约关系,明面上你也是我的未婚妻。

      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过问,现在你必须收回这条消息,并且澄清,剩下的我来解决。”

      “霍斯酒,自说自话也有个限度,这件事是我做的决定,如果不满,我们大可以解除合约。”

      霍斯酒还想再说什么,白君唯手指已经飞快在键盘上敲击,他的手机也在这时响起。

      他最后看了眼白君唯,转身坐到沙发上,随后接通电话道:“有事?”

      “霍斯酒,我们见个面吧,我有话想跟你谈谈。”电话那头传来秦雪玫的声音。

      白君唯不为所动,霍斯酒不知想到什么,淡淡说道:“地点。”

      秦雪玫说了个地点,霍斯酒便挂断电话,看着被打开的门,他不发一言的离开。

      在他走后,白君唯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盯紧秦雪玫。”说完挂断电话。

      盯着不断跳动的数据,白君唯微微勾起的唇瓣莫名带了丝危险。

      没有人能在动了她之后还安然无恙,没错,她是打不过他们,可背后玩阴的她不输给任何。

      这一次,秦雪玫真的惹到她了,想借她的手打击霍白两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资格。

      最后一个键敲击下去,白君唯把音响的声音稍微调大了些,里面清楚的传来两人的对话。

      秦雪玫手机里的资料不断传入她的电脑,只是听到对话,白君唯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秦雪玫在大家眼中一向是冷艳干练,就连语气都是言简意赅,这沙雕的哭诉是个什么鬼?

      “斯酒,难道你忘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情意了吗?为了你我出国深造,只想成为配得上你的女人。”

      “抱歉,我不记得给过你什么承诺,何况出国深造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叫我来只是为了这件事?”

      “斯酒我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绝情?斯酒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哪怕是做你的情人……”

      白君唯忍着鸡皮疙瘩开启录音模式。

      婚礼的时间定的非常仓促,时间就在三天后,一席雪白的婚纱穿,眼眸被头纱遮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