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流水的app

      接受过城楼影密卫的检查之后,确定嬴玄是货真价实的嬴玄之后,原本严肃的影密卫也变得熟络起来。

      影密卫是帝国的精锐,镇守甘泉宫的影密卫就是精锐中的精锐,每个人都为秦国立下过汗马功劳,嬴玄对他们也是百般放任。

      当然前提是他们不能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嬴玄是个护短的人,但是清理门户的手段也是首屈一指的。

      “大人,这大过年的,你怎么跑到这鬼地方来了。”

      甘泉宫确实是一个好地方,但是这里如今已经是禁地了,方圆十里一旦出现可以人物,影密卫有权先斩后奏,即便错杀了人,也怪罪不到影密卫头上,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这片区域的无冕之王了。

      “过来看看,大过年的,也就你们还在尽忠职守,是本候该说声抱歉才对。”

      嬴玄摆摆手,和蔼可亲的说道。若不是这些影密卫都是一些老人,见过嬴玄杀伐果断的一面,恐怕就真的把嬴玄当成一个大好人了。

      在影密卫没点手段是不成的,能安稳的做到嬴玄这个位置更是难如登天。

      嬴玄当初接任影密卫之主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反对嬴玄,他们在影密卫效力多年,都是影密卫的老人,对影密卫之主这个位置也是虎视眈眈。

      可是最终的结果呢?

      那是的嬴玄就像现在这样和蔼可亲,没有半点影密卫之主该有的霸气,可是当他脸色变得平静的时候,他就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这个看上去有些年纪的影密卫清楚的记得,就是在这甘泉宫中,嬴玄挥挥手,大批的禁军如同蚂蚁一样涌入甘泉宫,接着那些反对嬴玄的人就倒在了禁军的长戈秦剑之下。

      最后嬴玄亲自出手,将影密卫两位统领斩杀,不动则已,动如雷霆。

      那场骚乱让影密卫损失了整整三成实力,让影密卫元气大伤。

      可是短短数年之后,影密卫不但恢复了元气,甚至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就是当年的黑冰台也未必有此时的影密卫强大。

      “对了,那些供奉现在都在那里?你去通知一下他们,我要见他们。”

      嬴玄接任影密卫之主后,影密卫的强者就不在叫统领了,而是供奉。

      统领有权利调动影密卫绝大多数的将士,但是供奉即便拥有无敌的力量,也只是在一定范围内调用影密卫的力量,更多的时候都是单人行动的。

      “我这就去请诸位供奉去大殿等候,您什么时候过去?”卫士问道。

      “我现在过去,你让他们过来见我就行了。”

      嬴玄到甘泉宫主殿之后,没多久,就有供奉陆陆续续的到达了主殿,恭恭谨谨的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嬴玄不说估,他们也不敢问,就这么安静的等着。

      嬴玄可以和影密卫将士大成一团,但是他们却不可以。嬴玄用高高在上的态度时时刻刻的告诉他们,谁才是影密卫的王。

      当年鲜血淋漓的场面历历在目,他们可不想因为对权利的野望和对自己武力的估值过高,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这位候爷虽然算不上穷凶恶极,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好人。杀起人来,比他们这些刽子手还有果断,根本不像是个刚刚成年的少年。

      他们畏惧嬴玄的同时,也敬畏嬴玄。他只用了数年的时间,就将整个影密卫变成了他的地盘,这里的影密卫只知道嬴玄,根本不在乎他们这些供奉的存在,有些人眼里甚至没有嬴政这个皇帝。

      若不是有嬴玄赐给他们的令牌,他们甚至怀疑调动不了影密卫做一些事情。

      等到最后一人姗姗来迟的时候,嬴玄终于转身打量这些影密卫供奉的强者。

      为首的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颤颤巍巍的做在第一排的位置,似乎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一命呜呼。

      “老叟”公羊枯,是影密卫的老人,嬴玄不在时,影密卫就是由他掌控的,是嬴玄的铁杆支持者之一。不要看他年迈,但是真要动起手来,嬴玄武侯境界的实力,也未必是此人的对手。

      第二排的是一个醉醺醺的中年男子,一身青袍邋里邋遢的,腰间挂着的酒葫芦里的酒,从来没有断过。

      “酒鬼”孟白柳,好酒如命,拥有和嬴玄势均力敌的实力,在影密卫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过也是可怜人,喝酒只不过是为了借酒消愁。他的妻儿被人杀死,只留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是嬴玄帮助他找到了杀人凶手,让他手刃仇人,他才留在影密卫替嬴玄办事。

      第三排的是一个女子,带着面纱,身上阴冷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黑寡妇”候四娘,也是一尊货真价实的武侯境强者。她少时貌美,被人盯上,为了保住清白之躯,用小刀刻花了自己的脸,整整十八刀,面目全非。

      辗转之下,成为武道强者,后来加入了影密卫。所杀之人,必定身中十八刀,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手段之恨,在影密卫无人能出其左右,是影密卫大狱大狱寺。

      第四排的是一个魁梧的男子,赤裸着身体,身体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

      “一人军”陈北玄,武侯强者,出身赵国,曾经是赵牧的属下,他身上的伤都是秦人留下来的,后来赵国灭国,陈北玄被黑冰台擒拿,关在暗无天日的影密卫大狱十几年。

      直到数年前嬴玄清洗影密卫,为了恢复影密卫的元气,才从影密卫大狱脱身,一跃成为影密卫供奉。

      “黑心判官”闫山城,半步武侯境强者,影密卫接手的卷宗大多是由他处理的,铁笔独断,就是蛛丝马迹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酷吏”阴天骨,半步武侯境强者,精通刑讯逼问之书,是影密卫大狱少狱寺。

      “东陵三盗”王小虎、王大狗、王三郎。这三人是一奶同胞的三生子,王小虎是大哥,王大狗是二弟,王三郎是小弟。

      三人落草为寇,在秦岭占山为王,后来被影密卫攻破山门,最后投靠影密卫,兄弟三人都有半步武侯的实力,三人联手亲密无间,不输罗网六剑奴。

      道家人宗太白子,道家人宗的天才弟子,争夺人宗掌教之时,输给逍遥子,心灰意冷一下,偷盗道家人宗绝学,为道家所不容,最后不得已之下依附嬴玄。

      嬴玄最先修行的道家功法就是此人提供的。

      太白子实力强悍,性格高傲,对影密卫不屑一顾。但是自从嬴玄推演《周易》,悟出奇门遁甲之术和推演天机之法,惊为天人。

      嬴玄传他五行相生相克之奥妙之后,他就是嬴玄收下的第一号狗腿子,嬴玄说一他绝不说二,嬴玄让他往东,他绝对向西看一眼。

      嬴玄看着这些供奉,心里满意至极。

      半步武侯就是一流高手,阴阳家的大司命、少司命就是这个境界。武侯境就是一宗掌教的实力,影密卫的实力不能说强大。

      嬴玄对他们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毕竟是大过年的,该有的说辞还是不能少的。

      最后嬴玄隐晦的提了一嘴接下来影密卫会有大动作,就让他们退下了。

      “孟白柳,陈北玄留下,其他人退下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