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欢欢男女炮交图

      丞相忙起身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昭王你这是……”

      “爹爹,您坐着,听昭王说完不迟!”纳兰若初知道老爹把君臣礼节看得太重,只得站起身把他再次按在座位上。

      “丞相,纳兰小姐说的对,您听我说完。”他见纳兰若初回到座位上坐下,他便也回去坐了下来了。

      “丞相,曦今日来的目的有二:一是拜访丞相,想先征得丞相的同意,曦会自今日起,未来日子里少不得会叨扰丞相,望丞相见谅,不要怪罪曦的不知礼数。二是来让丞相做个见证,曦心悦纳兰小姐,今生非纳兰小姐不娶。但因在宫宴上纳兰小姐提出了以一年为期的要求,曦当遵从纳兰小姐的意愿。但曦会竭尽所能让纳兰小姐也心悦与曦,所以,今日想问问纳兰小姐,曦要如何做才能让纳兰小姐心悦与曦!”慕容曦这是豁出去了,前日与纳兰若初在酒楼见过面后,要与她在一起的心更加坚定,也更加的急切了。觉得一年时间太长,他等不了,如此如珠如宝的女子,他怕会有更多的人发现她的好,觊觎她的人也会更多,他不想也不会给别人有万一的机会。就像打仗,他得主动出击,占领先机。

      纳兰若初没想到慕容曦会如此直接,还特意当着丞相老爹的面,这是要明着来呀?够聪明!这行事作风还真让人欣赏呢。

      可怜丞相在朝堂上都不曾遇到过让他懵逼的事,今日却在自己家被慕容曦的大胆直接但又文邹邹的绕口令一般的话给弄懵了,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只能拿眼求救自己宝贝女儿:乖女儿,告诉爹爹,昭王这是想干啥?

      纳兰若初瞅着老爹的样子有些想笑,但也随即开口道:“慕容曦,你既然如此直接,想必你也不会介意我直接称呼你的名号吧?”

      不等慕容曦开口,纳兰若初站起身,踱了两步面对着慕容曦,没办法身高差别太大,坐着没气势,只好站着说话:“首先我不得不称赞你这一招主动出击,抢占先机使得好。我呢,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不累,你正好是聪明人,那我们就可以直接些。”

      “慕容曦,你说你心悦我,哦,也就是喜欢我,对吧?”

      “首先,我谢谢你对我的喜欢。我呢,也不讨厌你,甚至还很欣赏你的才干,佩服你的谋略和勇敢,崇敬你军人的气节,以后也许还会喜欢上你,毕竟如你这般优秀的男子并不多!”

      慕容曦听到纳兰若初对他的称赞的话,心里很是惊喜,嘴角也扬了起来。

      但纳兰若初突然来了个转折,让他心里一紧,扬起的嘴角随即也拉了下去。

      “但是,慕容曦,你也应该清楚,我纳兰若初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不会因为一个男人便把自己的一生锁在后院,依附男人而活,为了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斗个你死我活。你们男人所要的三妻四妾,在我这里,行不通,我,也不允许。”

      “不要说我善妒,这是屁话,爱本就是自私的,一个人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在我看来,一个男人娶那么多的女人,与畜生无二,不可能有爱。”

      “所以,慕容曦,我愿意给你机会,还有一个原因是你的父亲,他一生只娶了你母亲一人,这样的男人值得尊敬,我想,有其父必有其子,我的想法都告知与你了,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决定!”纳兰若初一口气说完,然后用询问眼神看着慕容曦。

      慕容曦站起身,对上纳兰若初黑曜石般的眼眸,他的双眸更是熠熠生辉:“说的好,我慕容曦欣赏的也正是你这种女子!我不会把你锁在后院,让你与那世俗女子一般,那不是你想要的,也不是我想要的,你我要的皆是唯一。我昭王府有家训,每代子嗣只能娶一人为妻,不得纳妾。我慕容曦从没想过三妻四妾,终其一生只想娶你纳兰若初一人为妻,爱你、敬你、护你、绝不负你。”说着抬手拉过纳兰若初的柔荑紧紧握住。

      “慕容曦,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是武将,是军中之人,军人之首要便是忠诚,最厌恨的便是背叛。我纳兰若初也是一样,既选择,便无悔。一年的时间足够考验,机会给了,且行且看,让我喜欢上你,需多长时间!”纳兰若初挑衅的一挑眉,而后是惑人的一笑。

      “那就如初儿所言,拭目以待,曦必不会让初儿失望!”慕容曦还真是改口的快,瞬间便是“初儿”,“初儿”的叫着,纳兰若初很不适应他这样称呼她,老爹这样叫她便觉得很自然,而他这样叫,怎么有些肉麻的感觉。纳兰若初身体抖了抖,忍住要说的话,算了,话已说到这个份儿上,再说其他便显得矫情了,总要适应的,随他吧。

      “那曦在这里也提一个不情之请,便于以后相互了解,我们要多些相处的时间,不知丞相可否同意曦偶尔对初儿的邀约之请?”慕容曦所说之意就如现代的约会。

      两人说了半天,丞相老爹像是被遗忘了,不是,是老爹听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那一番逆天的言论,让他如遭雷击般傻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这个霸道地说着“你们男人所要的三妻四妾,在我这里行不通,我,也不允许。”的真是他纳兰景琰乖巧的女儿?还有“在我看来,一个男人娶那么多的女人,与畜生无二。”这是连他这个亲爹也骂了?虽说府里这个姨娘是他在妻子婉儿走后的一个意外,而纳兰如梦的存在……,初儿是不知道里面的隐情。但听了女儿今天的一席话,便觉得女儿是在怪自己,心中更觉愧疚。

      纳兰若初抽出自己的手,转身看见老爹一脸痛苦的表情,吃了一惊,老爹怎会出此?是她说错了话?还是……?

      “爹爹,您这是……?”纳兰若初忙蹲下身,伸手握住老爹的双手关切的询问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