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柚希

      等夸街完毕,天色已晚。张顺便率领新兵回营,又是一顿好酒好肉招待一番。这下子不但新入伙的奴仆庄户、山民猎户迷糊了,连张顺麾下的诸位将领,包括马英娘、李三娘全都迷糊了:主公这是要干啥?真的为了招募几个士卒,便仇将恩报?没觉得自己主公是这么胸怀宽广之人呐!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张顺又早早的起床,带着陈长梃、萧擒虎及新老士卒又要游街去了。这下子李三娘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思,非要跟着去不成。张顺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关系,便让她穿上那件明铁甲,假装成身边护卫,就这么出发了。

      李三娘不太擅长骑马,这几天张顺教了她一些,但是骑术还很勉强。张顺怕惊了马匹,摔伤了她,不敢让她骑马,她只好委委屈屈的扛着盘龙棍跟着走。

      幸好队伍行进的也不够快,李三娘跟着走,还能抽出时间来东张西望。结果她奇怪的发现,队伍后面一群新兵,两人一组居然用木杠子抬着好几十个大箱子。

      这些都是外面涂着大红漆,镶嵌着黄铜锁头的新木箱,看起来非常漂亮。李三娘不由胡思乱想道:莫非张生又有了新的相好,这是迎娶哪家大小姐去了?

      想到这里,李三娘也有点委屈,心想:好歹我千里迢迢前来寻你,你就是再娶一房,怎么着也该和我说一声呐!想到这里,她不由狠狠的瞪了张生一眼:哼!负心汉!

      张生哪里知道李三娘在想什么,只是见她不满,还道是自己骑马她步行,心中不爽利而已。只是在众人面前要维护自己的威风形象,也不好下马去哄哄她,只是当做看不到。

      众人离了大营,现在大街上走了一会儿,然后拐进了附近一个胡同里面。李三娘抬头一看,果然是一户大户人家,只见气派的府门上挂着“王府”两个大字。李三娘本不识得字,只是最近在张顺的教导下,勉强识得一个“王”字,那个“府”字算是连猜带蒙才识得的。

      张顺到了跟前,下得马来,亲自上前敲了敲门。门里有人不耐烦的吼道:“大早上的,敲什么敲?要饭去别家要饭去!”

      这时候,城中百姓觑得热闹,早围过来观看。众人闻言,见张顺出了丑都不由,哈哈大笑。张顺也不恼怒,只是笑嘻嘻的回道:“城中义军统领‘擎天柱’今日特来拜访王老爷,还望通传一下!”

      这时候只听得里面一阵鸡飞狗跳声响起,然后又“呼通”一声,好像什么人被绊倒了,只是没有惨叫声响起,想必那人也是很辛苦的忍住了。

      又过了片刻,门里先是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府门大开。一位年过古稀,身形富态的老人面带惊慌的迎了出来。那人见了张顺,连忙跪下拜了数拜,说道:“大王远道而来,小民未曾远迎,还请大王海涵!”

      张顺见此,连忙急行两步,将这老者扶起,温和的说道:“折杀我也!老丈哪里话?长者为尊,俺可受不起您这一拜,可折了我的寿了!”

      “大王,您这是?”老者被张顺热情的一顿迷魂汤灌了下去,也迷糊了。

      “哎呀!您这是贵人多忘事呐!”张顺笑着,指着身后几个刚入伙的棒小伙说道,“多亏了你推荐,我们又多了几个新入伙的兄弟!义军事业壮大,可离不开您的支持!”

      那老者闻言脸色一白,腿都软了下来,连忙喊道:“大王,大王!你可不要......”

      “哎,不必推辞。这是您应得的!”张顺笑道,“我这次前来呢,给你整个一虚一实!”

      “这一虚呢,便是一个扁牌!来人呐,给王老爷府门挂上来!”

      张顺士卒闻言,便有两个大汉抬着一块罩着红布的扁牌上来。张顺伸手把红布一揭揭开,便露出里面龙飞凤舞的四个鎏金大字:义薄云天。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着:义军擎天柱敬赠。

      那老者见此,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两手一摊闭过气去。张顺也不管他,对着围观众人高喊道:“这一实呢,便是白银五千两。来人呐,给王老爷抬入府中!”

      这王老爷已经闭过气去,谁敢阻拦?顿时,张顺麾下的士卒如狼似虎一般,将几个鲜红漂亮的木箱子抬进了王氏府邸之中。选择偏僻之处,藏放好了,方才离开。

      这时候,张顺便要带人离开。那王府手下的管家急了,这老者听说

      “贼寇”前来,早已连忙安排子女孙媳从后门躲出去避难,这府中竟是无人做主。他生怕误了主家大事,连忙去掐那老者人中。

      没想到这一招还真好使,掐了几下,还没给那老者把人中掐出血来,这老者便悠悠转醒了。

      那老者一经转醒,便去寻那张顺。结果看到那张顺转身要走,连忙一个虎扑过来,死死的拽着张顺的裤腿,哭喊道:“大王,大王!你不能这样啊,我家知道错了,求求你饶过我们这一遭吧!我家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老人的恩典!”

      周围围观众人一看,纷纷起哄道:“这王老爷莫不是傻了?人家贼寇给他白花花的银两都不要,还要求着人家拿回去?”

      张顺见他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容易,哭的甚是可怜。便只好止住了脚步,说道:“王老爷,有话好好说,这又拉又扯的成何体统呐?”

      那“王老爷”一听有的谈,便来了精神。连忙颤巍巍的爬了起来,将张顺等人迎入府中,请其上座,自己哈着腰陪在下首,让管家赶快去烧茶。

      张顺毫不慌张,稳坐当中,四面张望一番,说道:“老人家呐!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乃是我义军的规矩。您这番大恩,我‘擎天柱’如何不报?岂不是愧对我义军忠义之名?”

      这王老爷还算老实,知道张顺这是要价来着,连忙跪下去磕了几个响头。脑门都磕破了,流着鲜血,都流到了鼻子沟里。他凄惨的说道:“小老儿听信小人之言,伤了天兵贵体,请大王责罚。只要小老儿当的起,一定竭力而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