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进入女阳道视频

      天启雪琰一行人走出门外不久,矮胖少年便迫不及待地向其禀道:

      “雪琰皇子,依着脉搏和伤口来看,我敢笃定那周小仙只是一介草民,仗着有副好身板而已,肯定没有什么灵力,更无可能战灵融魂。”

      “还用你说?只是那伤口为何有中毒之兆?玉虎兄又未给他下过毒。”天启雪琰没好气地问道。

      “此乃天助皇子啊。我观那周小仙衣着破烂,沾满血污,定是没能护理好伤口,以至化脓感染,毒入骨髓了。若没有极品灵药,任他再强的身板,也熬不了多少时日。”矮胖少年胸有成竹地向天启雪琰谄媚道。

      “他一个小小草民,死不死与我何干?以后莫要再提此人了,简直浪费本王时间!”天启雪琰瞥了一眼矮胖少年,不耐烦的摆摆手。随即几人朝着岚甲班方向行去。

      前厅内,赵倩儿见几人已经走远,一把掀开周勋的被子,嫌弃道:“别装了,看你那一头的汗。说吧,为何装病?”

      周勋见几人已走,赶忙坐起,一边换好赵倩儿拿来的衣物,一边苦笑道:

      “学首,我也是没有办法。雪琰皇子总以为我身负异能,我只能装病示弱,省的他们总是来找我麻烦。”

      “哦?”赵倩儿眉毛一挑,若有所思道:“难道你不是身负异能吗?才半天功夫,便能从身受重伤到上山摘果如履平地。”

      周勋被赵倩儿一问,又语塞了,只得支支吾吾道:“兴许是柳老师的药太好了罢。”

      赵倩儿看周勋遮遮掩掩的样子,捂嘴笑起来,媚声道:“好了,我知道是为何,不奇怪。”

      一旁的程浩听二人对话甚是不解,插嘴问道:“是为何呢?”

      “不关你事。”赵倩儿瞥了一眼程浩,正色言道:“你还不速速寻柳老师前来,你不怕天启雪琰拿了什么毒药,害你舍友的性命吗?”

      “是是是。”程浩一拍脑门,急着出去找柳老师去了。

      只留下屋内二人相视一笑,只是这笑中包含的意味却不尽相同…

      没过多久,柳如玉便匆匆前来。赵倩儿递上天启雪琰送的药瓶,向柳老师说明了原委。

      柳如玉打开药瓶仔细嗅了嗅,随着白皙的鼻翼张合,她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柳老师,可有什么不对?”赵倩儿焦急的询问道。

      “并无不妥,的确是尚好灵药。”

      柳如玉眼神一转,又言道:“只是这药是用来镇痛的,并非用来治伤的。只有遭受极大创伤的人才适合用此药,且此药容易上瘾,不可多用。”

      “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赵倩儿气的跺脚,恨不得把瓶子抢过来踩碎。

      柳如玉见赵倩儿的样子,笑着摇头道:“也不算没安好心,只是有些药不对症罢了。”

      “这…”赵倩儿刚想痛骂岚甲班几人一番,又想到同学间的是是非非与老师诉说毕竟不好,于是也没再多言。

      柳如玉莞尔一笑,转头对着周勋道:“这几天我为你向翟老师请几天假,等你恢复好再来上课不迟。”

      “那就多谢柳老师了。”周勋拱手施礼。柳如玉赶忙扶住周勋右臂,周勋冲着柳如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几人又闲聊寒暄几句后,赵倩儿程浩便与周勋告别,各自返回住处了。

      见赵倩儿程浩离去,周勋起身向正在整理药材的柳如玉问道:“柳老师,您对犬类很是了解吗?”

      “你觉得呢?”柳如玉停下手中工作,用手挽了一下垂下的头发,对着周勋笑道。

      “我只是那日见您对阿墨了如指掌,想必您定是个中行家。”周勋见柳老师面色坦然,也微笑答道。

      柳如玉似是看出周勋心思,随即从药架走至周勋面前。而后十指拈花,双手结印,将战灵幻影驱动了出来。

      只见一只和阿墨身形一摸一样的巨犬轮廓在柳如玉身边浮起。这巨犬张口大吼,虽无声音,却威风凛凛,让周勋顿感亲近。

      柳如玉收了战灵幻影,细声言道:“这便是我的战灵,因我不常显露,学院知道的人不多。”

      “您的战灵和阿墨是同类?”周勋恍然大悟道。

      “不错,所以你说我是不是了解犬类呢?”柳如玉笑着拉周勋坐在藤椅上,又言道:“我当时一眼看中你的阿墨也是灵兽。但说来惭愧,我虽对犬类了如指掌,但至今也无法参透我这战灵的灵能是什么?”

      “不知灵能的战灵?”周勋也疑惑起来。

      “每种战灵必有灵能,只是强弱不同。灵能也无非那几种而已,可能因我修为不够,至今也没有发掘出灵能。”柳如玉说罢只能低头苦笑,随即又言道:

      “当初我与你们翟老师同在学院学习,后来因学院分予的灵兽都太过幼小,我和翟老师希望寻找灵能高一些的灵兽融魂。于是我们与年长的同学一起参加了当年的猎灵队。说来我俩当年没有葬身千里大山,还能顺利战灵融魂真是天大的幸运。皆因当时猎灵队恰巧遇到一头狂牛与一巨犬争斗,二者都在濒死边缘,猎灵队便合力将它们杀死了,这两个战灵又恰巧选择了我俩。回来后我翻遍典籍也找不出这巨犬的出处,一时间也引得同门笑话,说我还不如当时老实选个幼小战灵,至少也能有些灵能不是。”

      周勋静静听着,见柳如玉说罢,安慰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定是因为灵能还未激发。”

      “但愿吧,所以我照顾阿墨,一是天性爱犬,二是也想观察其习性,看是否有助于我找到灵能。”柳如玉如实言道。

      “那柳老师可发现什么?”周勋追问道。

      “武世之前从未听过豢养灵兽之事,皆因被豢养的灵兽都会不吃不喝暴躁异常,最后莫名死去。而阿墨除了比家犬机灵强壮许多,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不同。”柳如玉看向门外,苦笑道。

      周勋见柳如玉所言都可考证,便逐渐放下戒备,小心言道:“柳老师,我猜想您无法找到不同,或许是因阿墨现在野性全无,还未能施展它的能力。”

      柳如玉眉头微微一扬,对年幼的周勋有如此猜想颇感好奇:“你且说说看。”

      “之前据我一个朋友所言,阿墨这类灵兽,会在十岁左右步入壮年。到时便会逐渐显露野性,变得与山中弑杀暴躁的灵兽一般。如若阿墨显露了兽性,我想其灵能应该就不难发现了。”周勋解释道。

      “我也曾听过这种说法,相传很多年前白云宗曾捕获过一只巨犬,那犬能与白云宗弟子和睦相处,大家便以为其只是颇具灵性的普通犬类。但驯养了几年,忽有一天巨犬狂性大发,伤了几人后便逃遁到千里大山,不知所踪了。”柳如玉听后,也将所知告予了周勋。

      “原来如此。”周勋若有所思,随即言道:

      “柳老师,我不想阿墨以后也变作那不认人的残暴灵兽。所以我想能否有办法教授它一些生存技能,让其逐步寻回野性,待它变为灵兽后也好适应千里大山的恶劣环境。”

      “你是想将其放归大山,还与你做朋友吗?”柳如玉看着周勋童真的小脸,笑着言道。

      周勋傻傻一笑道:“正是,阿墨陪我长大,我不想它葬身大山。”

      “你可知如此强壮凶猛的灵兽,多少人都希望得到?”柳如玉随即问道。

      “我自是知道,但阿墨曾多次救我,我一定要护其性命,让他回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周勋面色严肃的说道。

      “说的不错,对待朋友就当如此。”柳如玉见周勋信誓旦旦,宁愿舍弃一次战灵融魂的机会,也要放归阿墨,不知不觉有些感动,随即说道:

      “那我再多查阅一些典籍,我帮你一起为阿墨习得生存技能,逐步寻回野性。”

      “那就太感谢柳老师了。”周勋听罢,起身对着柳如玉鞠了一躬。

      柳如玉见周勋行此大礼,马上抬起手扶住周勋,笑言道:“此期间我也能更了解阿墨,或许还能找到灵能奥秘,你自不必谢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