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并安仰

      我说错话了吗?姐姐好用力,腰间传来阵阵痛感。

      白老头有些阴阳怪气,躺在舒适的椅子,摸着胡子说道:“一千积分,老头子有些眼花,不清楚一后面有几个零,皇室富有,借今日开开眼如何。”

      东方大陆的积分可用天价表达,一点积分,足够普通人吃住行一辈子,十点积分,可以购买任何凤国的店铺.

      药剂铺除外。

      百点积分也是最实用,最基础,药剂是其一,寻求刻画师刻画是其二,找锻造师打造是其三,认真求道是其四……

      用途太多,讲也讲不完。

      要想获得千余点的积分,不知要做多少危险的任务。

      凤国有公布墙,赏银只是铜币,没有积分任务。

      东方大陆的青月学院不同,它的公布墙只发布积分任务,小到一点两点,大到上百上千。

      任务的级别自然不同。

      S级、A级、B级、C级、D级。

      D级任务最低,最高不会超过五点积分,危险难度一颗星。

      S级任务最高,绝不会低于一千积分,危险难度五颗星。

      想完成S级任务,没有强悍的实力,没有血脉的加持,没有元素之力,做梦吧!

      最低的门槛,境界必须抵达二阶5段光之舞,这都达不到,你接下S级任务与送死没区别。

      除了青月学院是获取积分的场所,人魔妖三族的永恒战场也能获取积分,斩杀妖与魔能获得不等的积分。

      更能抢夺对手的积分。

      假如你能斩杀一位魔王,剩至妖王,这个积分点是丰厚的,价值上万。

      魔王与妖王相当于人族的三阶神之舞。

      强势的难以斩杀。

      这种很难死的。

      除了以上获取积分外,还有最快的一种。

      那就是刻画师。

      高阶刻画师,出次手就价值不菲,还重金难求,尤其是八阶刻画师,九阶属于传说中的人物,俗称灵师。

      这个你只能想想。

      至于人族是否存在九阶刻画师,这还是个迷。

      八阶刻画师,出一次手,最低千点积分,千点以下看都不看你一眼,哪怕你能秒杀我。

      ……

      获取积分的途径有很多。

      云韵为了赞千点积分,足足花了好几年,可见其中的艰难。

      用手拧天的赘肉,算最好的结果,白桦不再,云韵可能暴走,打天一顿。

      你怎么敢说,送白桦一千积分当赔礼,土豪都不敢这般挥霍,何况你还不是土豪。

      土鳖还差不多。

      “白桦前辈可不可以不要再说,再说我要找地缝,我难堪,你难堪可不好,天的淘气话就当耳聋,没听清。流失的一管药剂我会赔你,加上损失费,我在转你110积分吧!”云韵说道。

      白老头好似没玩够,嘴角轻轻上扬,更奸诈了,“有个点子我觉的不错,一不用云韵出积分,你们还能捞点,如何。”

      天一担听到捞点,眼神泛着金光,腰间的疼痛随之忘却,“与本太子说说,我觉的可以,准了。”

      差点忘了,我没有积分戒啊!

      算了,话说出口,怎么收回,反正姐姐有,她的不就是我的,我的不就是她的,姐弟算那么清楚做什么。

      要是被云韵知道天这么想,绝对要发火。

      至于白老头送他的纷云戒,天从未想过有积分的功能,一直把纷云戒当成开玻璃柜的钥匙。

      苍龙戒作为父亲的贴身之物更是不知。

      “太子你手里的三管药剂我先不拿走,在赏你两管药剂,一共五管药剂,可不是赠送。”

      “白老头何必葫芦里外卖,拖拖拉拉,快说。”天有些急。

      “至于那管药剂,不管是被你敲碎,还是私吞,老夫就当卖你这份人情,你只需将五管药剂卖出,两清如何。”

      揣着聪明装糊涂是白老头常做的事。

      一切都在计划中。

      我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白老头的问题,“姐姐,你说吧!”云韵那一下可重了,在擅自做决定,指不定要抽我,还不如懂事些,让姐姐做主。

      “白桦前辈我想问你个问题。”

      “请说。”

      “五管药剂如果没卖出一管,你会如何,我们还需赔吗?”无缘无故少110积分云韵还是有些心疼,既然白桦卖这个面子,我自然舒畅,答应成为必然。

      白桦的为人云韵很清楚,特喜欢玩,不知不觉就中了圈套,为了防止意外,云韵才会问这个问题。

      白桦摸着胡子,从椅子起身,“云韵你这个提问不觉得有问题吗?”白桦没有回答云韵的提问,以反问的形式问她。

      姜还是老的辣。

      多此一举。

      “我们答应。”这次的云韵表现果断,没一丝拖拉。

      “这性格我喜欢,云韵你还是小时候那一面。”白桦笑着说道。

      “白桦前辈,不也是?多年来,未曾改变。”

      他们是达成交易,我可是中间人,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他们的话语我是插不上一句,索性在一旁聆听。

      达成交易,才开口说话:“你们是不是忘了我。”

      白老头与云韵都没理我。

      “需要两管什么样式的药剂,是加速的、是加力量的、还是治疗的。”白桦问道。

      “速度与力量个来一管。”我迅速接话道。

      刃千须属于加速,针黄草属于加力量。

      白桦的手中不知几时多了两管药剂,正是刃千须与针黄草。

      一管白色如流淌的奶水丝滑,一管黄色如向日葵朝阳而变,加速的刃千须,加力量的针黄草。

      “太子你要的两管药剂,请收好,为了增加难度,我规定一个时间点,晚上十二点,要是没完成,该如何,还是如何,卖出我们才能两清。”

      “老人都有个通病,爱睡觉,你们去忙吧!”

      这次的白桦算是下了逐客令。

      “姐姐我们走。”

      “好。”

      两人缓慢的从药剂铺走出,“姐姐有想法吗?要小弟给你出一记吗?”天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的说道。

      “说说看。”

      “花合街人群是多,大人,小孩……要想卖出药剂,人群是个关键,这个人必须是修炼者。”

      “据我观察,修炼者喜欢去三个宝地,鞠和斋、百花宝、明日来酒楼三处。人数最多要数明日来。”

      “点一盘下酒菜,坐在窗前,与好友吹吹牛,有了下酒菜,自然少不了喝花酒。”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天原本还想说,云韵突然打断。

      “说重点。”云韵有些烦躁,天的废话和谁学的,没完没了。

      还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你品过酒的醉意吗?才十岁的你,像是看淡人生的老人。

      “我们可以去明日来酒楼摆摊。”姐姐既然不想听好句,我就长话短说,说出自己的心思。

      酒楼摆摊。

      “天你确定有效?”

      “姐姐这是我的想法,说说你的吧!”天反问道。

      云韵敢接下白桦的任务,自然想好对策,她才不想摆摊,傻傻的站在花合街大喊,不掉价吗?

      我可是公认的才女。

      “鞠和斋我认识不少人,熟悉我的人应该会卖我份面子,选择购买。”云韵回答天的问题。

      “还是姐姐聪慧。”我大大的夸奖一句。

      “那我们先去鞠和斋。”

      “好的。”

      ……

      直至天与云韵离去,药剂铺店门口走出一道肥胖的身影,“云韵你还是太年轻,哈哈哈……”

      “今天真是大快人心。”白桦忍不住大笑道。

      纷云戒顺利交到天手中,皇后那边可答应了好处,事成之后,可以得到……那个。

      完美。

      我还得谢谢天的捣乱,他想整我,我何尝不想整他,最后还是我棋胜一子,一管药剂天还不上。

      才有了后续的代卖药剂。

      一石二鸟。

      “哈哈哈……”

      鞠和斋这个点通黑的一片,门户紧紧锁着,人影都没。

      “姐姐,鞠和斋没人……”

      云韵差点忘了时间差,鞠和斋有个习惯,一到晚上八点准时关门,现在都晚上九点多,能不关门吗?

      “鞠和斋不行,我还有办法,去百花宝。”

      “百花宝都是女人,我能进去吗?还有姐姐你不怕掉名声吗?”

      云韵用食指点了下我额头,“年纪不大,满脑子在想什么,百花宝又不是风月场所,何来的败坏名声。”

      “正好借此机会,姐姐带你认认凤国的十位美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