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孕妇才是最大的恶人

      “……”

      “都退下吧!”

      “是,爷爷!”

      “……”

      离开苏俞书房,林轩心中正措着词,想着如何去和苏檀儿交底。

      苏檀儿却是率先开口:“林轩,谢谢你了,你或许有所不知,你今日带回这消息,可堪称是救了我的命!”

      林轩看着苏檀儿,而苏檀儿却是露出感激的微笑。

      林轩默不作声,现在不打击她了,院里人多眼杂,回房后再告诉她吧。

      回到房间,林轩便是紧紧闭上房门。

      苏檀儿颤抖着声音问:“你……你关门做什么……”

      林轩愣了愣,旋即没好气道:“想啥呢。我不是禽兽。”

      苏檀儿还是有些紧张,而林轩却是继续道:“你是真的好骗!我先前所言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苏檀儿:“什么?你……”

      “听我说。”林轩道:“那些消息倒也不全是假,康老卖我一个大人情,的确是会放出消息说他会接手此事,但这根本不是陛下的旨意,而是我下午和康老好生商谈,他才愿意帮我这么一次……”

      “你的意思是……”

      “意思就是,城内不日就会传出消息,说康驸马会接手岁布一事,并且以后会带着岁布回京,但这消息是假的,是我和康老串通一气,放出的假消息!朝廷如今根本不想筹集岁布!”林轩道。

      “那你放出这等假消息来,有何用?丝绸无法入京,无法卖出高价,我苏家迟早有一日还是会因我而倒塌……”苏檀儿眼眸微微颤抖起来。

      “你是真的笨!”林轩无奈道。

      苏檀儿愣住。

      林轩继续道:“算了,我都害怕接下来的事你做不好,露出马脚来误了大事,接下来我来操办丝绸一事,你全权配合我,我保证消除苏家如今所面临的危机,若有机会,我还能让苏家大赚一笔,甚至整垮乌家……”

      “你要怎么做?”

      “你别管!只需配合我,听我调遣即可……”

      “……”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苏檀儿胃口被林轩紧紧吊着,而林轩,也在筹谋如何玩垮乌家。

      天色逐渐亮起,系统提示声传出:

      【叮!请宿主前往集市,触发今日份签到任务!】

      直起腰来,林轩却是对上苏檀儿那双深邃眸子,林轩无奈的撇撇嘴:“醒得早还是没睡?”

      苏檀儿也坐起身来,将搭在胸口上的被褥翻开:“没睡,睡不着。”

      “去集市上吃吃早膳?”

      “嗯?”

      “早点洗漱,今天陪你好好在城里逛一天,什么都不要想,我会安排好的。你也给自己放天假,别管店铺那边了,就安心地玩乐……”

      “……”

      吃早饭,逛早市。

      直到林轩小婵苏檀儿耿护院四人来到官府张贴告示处,林轩便是见到上头贴有无数告示。

      定睛一瞧,林轩露出笑容。

      告示上写的,正是李大人身死,朝廷缅怀国之重臣什么什么的,然后也有放出消息,说岁布一事由康驸马接手……

      看到这儿,林轩望了一眼苏檀儿,而后者却是喃喃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林轩你可莫要骗我……”

      “我若骗你,我娘子她将头顶生疮脚底流脓!这你总放心了吧?”

      苏檀儿:“???”

      林轩哈哈笑道:“改日得好好去谢谢康老啊。走了走了……”

      “……”

      【叮!你已成功到达集市,触发今日份签到任务:整垮乌家(任务完成后,将获得签到机会一次)】

      林轩顿时笑笑,随手拦下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扯下四根糖葫芦来。

      “娘子,给钱!”

      苏檀儿:“。。。”

      “……”

      一整日都在闲逛,苏檀儿倒也少有的露出笑脸儿和真性情来,一天下来,林轩一行人都玩的不亦可乎。

      直到傍晚,林轩才突然道:“小婵你和耿护院先回去,我和娘子要去办点事情。”

      小婵刚想说什么,苏檀儿便道:“回去吧!”

      “是,小姐!”

      耿护院和小婵离开后,林轩这才道:“走吧,去找城内找李大布商,谈谈生意?”

      苏檀儿一脸疑惑,但还是什么话都没说,乖巧的跟着林轩。

      先来到李氏布行,苏檀儿早就和林轩串通好了说辞,见到李老板后,苏檀儿便道:“李老板,多日不见可还安好?”

      李老板皮笑肉不笑的道:“哟,是苏小姐啊,今日光临鄙人府上,所为何事啊?”

      李老板,名为李永运。

      同样是江宁城一大布商,虽无苏家乌家这般庞大,但李氏布行也算是江宁城首屈一指的布行了。

      且这李永运做起生意来稳扎稳打,岁布一事他就从不掺和,不去冒险只求稳定。

      李永运以为苏檀儿是来借钱的。

      毕竟如今苏氏布行面临的难关,江宁城或许许多人不知道,但各大商行以及整个江宁城有头有脸的商贾,内心早已知晓。

      李永运当然不会帮助苏檀儿,他心里也是盼着苏家倒台,届那时李家也能分一杯羹,蚕食苏家的布坊生意。

      且这李家,还和乌家走得近,和苏家素无往来。

      苏檀儿笑了笑,看着李永运道:“李老板,小女子此次前来,只是想和您做笔生意……”

      李永运:“哦?恕李某直言,李氏布行和苏氏布行素无往来,更是竞争对手,苏小姐要和李某做生意?又是做的何等生意?还请苏小姐悉数告知……”

      “丝绸。”苏檀儿道。

      李永运愣了愣,而苏檀儿继续笑道:“如今整个江宁城的人都得知,江宁城以南的丝绸全部在乌家,而江宁城以北的丝绸,全部在小女子手中……”

      李永运点头:“苏小姐所言倒也如是,苏小姐是个诚实的人。”

      “我以市面上十倍的价格购得丝绸,导致我苏家如今连伙计的月钱都难以发放,小女子初经商道,难免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了,这也属实是没办法,所以小女子打算将丝绸抛出,换得大量现银,将苏家重新运营起来……”

      李永运顿时满脸纳闷:“苏小姐此举岂不犯傻?虽说李大人遇刺,但集市上张贴的告示,明明说有岁布一事将由康驸马接手,苏家完全可以等上一段日子,待日后将岁布卖于康驸马,那时苏家将大赚特赚!苏小姐您说呢……”

      苏檀儿无奈一笑:“若苏家能撑到那时候,小女子又岂会行这等愚蠢之举?实在是苏家撑不下去了,李掌柜有所不知啊,苏家这些日子完全就是个空壳子,地契都抵押了出去,更是借了黑市上的高利款银,但那也是拆了东墙补上西墙,如今还是填补不了苏家所出现的漏洞,若不是这般,小女子又怎会在如今这个时候,前来寻找李老板帮助?”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