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情感>

      忽地,身在密室之中的木玲雪眼睛一亮,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我就知道,公子不会有事的。”

      收拾好心情,木玲雪整理了一下妆容,深吸一口气,转头又望了一眼这密室。

      在这里呆了半年多时间,将书架上的典藏都看了个遍,愈发觉得密室主人的深不可测,如今离去,便再也回不来了。

      事实上,这所谓的三层并不存在于这座岛上,而是介于虚空之隙的一处混沌空间,传送阵关闭,林尘自然进不去,不过南溪宗的令牌直接却互有感应。

      虽晚了一个月,林尘觉得,以木玲雪这丫头的倔强,肯定不会离去,所以,还是决定回来看一眼。

      如今的岛屿,却是成为了林白两家的领地,而那九层宫殿,却是被命名为悟道殿,供以两家悟道之境的人修炼所用。

      六个多月前,白家白秋墨闯悟道殿,以入道之境闯入殿中三层,而后强势破境,更是闯入了大殿五层,震惊南域。

      以初入悟道的境界,便拥有了道五的实力,世人皆感叹,白家将自白秋墨崛起,踏入养道之境,指日可待,甚至踏入世所罕见中的法云之境,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在白秋墨震惊南域之时,离开悟道殿后,却就此回到南溪宗,半年未曾现世。

      一时极尽绚烂之后,是未知的寂静。

      这件事情愈演愈烈,林白两家虽把持着悟道殿,却也明白,此事不可能长久,毕竟悟道之事,可谓涉及了全天下大多数都修士,不可能长久地占有下去。

      而事实上,两年之后,也是由天机阁法云出面,强势将其自东海移至中域,自此,悟道阁向全天下的修士开放。

      而天机阁素来公允,此番决定,纵是林白两家,也是没有多说一句,至少,人家是法云啊,纵是有异议,又能怎么办呢?

      ......

      在岛屿外围等待片刻,便见得一道人影忽然于林尘面前出现。

      这道身影,不是木玲雪又是谁呢。只是瞬间,便冲进了林尘怀里。

      林尘看着怀里精心打扮的女子,眼角却生起掩盖不住泪痕,略显憔悴的模样。

      “哎。”林尘心中也是暗自心疼了一下。

      “对不起,我来晚了。”林尘轻声开口,右手轻抚着木玲雪的长发,充满歉意地说道。

      “不晚,不晚。”木玲雪摇摇头,却是搂的更紧了些。

      “公子回来便好。”声音略显低微。

      良久。

      怀里的木玲雪却是于不知不觉中睡去,紧绷的神经终于褪去,纵是入道巅峰,却也是经不起消耗。

      “入道巅峰了啊。”林尘有些感慨,入道了还这么努力地修炼,也是怕再见林尘时,被拉开差距吧。

      “傻姑娘呢,心神也是经历了一番折磨呢。”林尘心里想着。

      林尘小心抱起木玲雪,悄然离开岛屿,林尘也不着急,做了条小船,缓缓向东林城方向行驶而去,心中却略显不安。

      许久,木玲雪自林尘怀中醒来,睡眼朦胧地看着林尘,仰视着眼前这个男人,却是感到了无比地心安。

      “公子?”

      “嗯?”

      “公子?”

      “有什么事吗?”林尘低头,看向木玲雪。

      “没什么,就想叫一叫你。”木玲雪露出笑颜,像一只撒娇的小猫,还往林尘怀中又拱了一拱。

      “你知道玄一吗?”林尘淡淡地说道。

      “嗯?”木玲雪抬头,回想了片刻,“公子莫不是说,天机阁初代阁主玄一?”

      “传说中的天机阁阁主,就是那地宫之主?”

      木玲雪有些震惊,才知道自己承了一份多大的机缘。

      “传说这天机阁阁主,已经三千年不曾现世,据传其修为已到了问道之巅,为已知的当世地元界第一强者。”

      木玲雪缓缓说道,却又生起一丝感慨。

      “没想到强如玄一前辈那般境界,也终究消逝。”

      “天机阁,阁主吗?”林尘暗叹,难怪,也就只有这样的身份,才能将这一切解释得通。

      “公子为何忧心忡忡?是因为玄一前辈吗?”

      注意到林尘脸上的点点愁容,木玲雪开口问道。

      林尘的身体,经过无数次的碎裂重生,却是像褪去凡胎一般,变得白皙帅气了许多,却是比从前更吸引人了。

      木玲雪却知道,林尘在这半年之中,一定也是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折磨,才有了如今的现状。

      既然林尘不愿说,木玲雪也不问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了好些。

      林尘却摇摇头。

      “不是,总感觉有种威胁,让人不安。”

      “公子这么说,玲儿也有这种感觉了。”

      木玲雪缓缓说道,只顾着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之中,却是没有静下心来。

      “不好!”林尘急促说道。

      木玲雪也是一瞬间便感受到了不安,一股虚汗自眉间流出。

      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取出华晨长老交予的阵盘,瞬间打开。

      只此打开的瞬间,一道巨大的符阵自海底升起,巨大的光芒瞬间将林尘二人吞没。

      许久,光芒散去,海水也是于瞬间被蒸发掉一个方圆千丈的巨大球状空间,海面上雾气升腾。

      自迷雾之中,一道人影显露,看着已经逃走的二人,暗叹了一声。

      “华晨吗?”那人冷哼一声,就此隐去。

      良久,海面上又出现一道人影,看着这一片海域,暗自自责道。

      而此人,不正是林尘从未见过的木城主吗。

      “还是,晚了吗?”木城主看着眼前的残景,感叹道。

      半年前,木玲雪的气息自悟道殿消失,木城主便心神不宁,在东海之上找寻了半年之久,好不容易感受到消失了半年之久的木玲雪的气息,却一瞬间,便又消失不见。

      “华晨?倒是有心了。”

      木城主心中的石头却是放下了。

      “不过林尘,我真的应该相信你吗?”

      木城主有些犹豫,虽然老铁匠很放心,但这位木城主毕竟守护了自己女儿这么多年,却仍是不放心不下,暗自跟了二人一路,却未曾想出现如此变故。

      片刻,这位中年父亲的目光又变得坚定。

      “林白两家吗?这笔账,我早晚跟你们算清。”

      说完便也就此隐去,不知所踪。

      而远在南溪宗的华晨,也是瞬间感受到了什么,自修道中猛的惊醒。

      “与阵盘的联系,断了?”

      华晨眼中露出一丝担忧,心中暗自感叹:“没想到,还是用上了啊。”

      ......

      而消失的林尘二人,此刻正处在另一片未知的海域之上,惊魂未定。

      “究竟是谁?一上来就想要至我们于死地。”

      木玲雪酥胸起伏,却仍是未从刚才的惊险中回过神来,有些惊慌地说道。

      林尘看着边上被吓着的木玲雪,轻轻摸了摸木玲雪的额头,整理下木玲雪乱掉的妆容,淡淡开口。

      “先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吧,此事容后再说。”

      说着林尘便带着木玲雪四处游视。

      经过小半天的找寻,于遥远之地,一座岛屿浮空,缓缓出现在二人眼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