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富美奈链接

      陈一言带着两人没有回忘忧酒馆,先是回的是掌柜安排的茅草房那边,随后陈一言独自一人又撑着竹杖往忘忧酒馆走去,李二狗看着陈一言的背影,冲着正在点燃茅草屋内已经熄灭炉火的顾长歌说,这分明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没点仙人的样子。当顾长歌称他为陈师兄的那时李二狗就知道这老头就是当年一步入莲花境的陈半仙,所以才这么说,顾长歌笑了一下动作扯到了伤口,吸了一口冷气,给炉火添柴的动作也慢了一些。炉火在顾长歌的供给下火苗逐步旺盛了起来,房内也暖和了起来。

      还是屋内暖和啊,李二狗拖着身子坐在炉火旁边恨不得身子都倾尽炉火内。

      你们俩这个情况就别出去了,先在这修养,我通知了酒馆那边的人会给你们送饭的,对着在烤火的两人说道,我先去办点事情稍后回来再说。还没等顾长歌说点什么,陈一言扔了从酒馆内取出的两人包袱就又出去了。

      看着陈一言走后,李二狗起身从自己包袱里翻出几包东西扔给了顾长歌说,这是出门时带的一些外伤药,对外伤治疗效果挺好的,像你这样轻微的外伤敷上后几日便可以回复了。

      那你这,顾长歌看着比自己严重多了的李二狗问。

      我这,没听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吗,而且还有内伤,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只能慢慢修养了,李二狗说话间朝着门外四处看了几眼,确认没人后在原本就破旧大门的哼唧的声音下关上了,在插上门闩。

      转身从怀里朝着顾长歌扔出了一个东西,听到李二狗说了一声拿着,顾长歌下意识的接住就感觉手掌机冰冰凉凉,打开手掌一看一个珠子大小的的果子躺在手掌里面,果子外层还散发着微茫的白光,不用说这就是李二狗受了一身伤采摘的灵果。

      这灵果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也不知道用处多大,不过既然能结出果子想必作用比盈雪灵草要大得多。你现在全身一点灵力都没有,如果想要踏入这条路,按照你日后进入青微山这种不小的门派,加上服上一些灵草灵丹,平常修炼也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现在的话只需要吃下它不仅能开启灵脉少说也能进入小通灵境。李二狗重新坐在炉火旁边看都不看那果子一眼。

      顾长歌手中握着冰凉的果子,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果子有着这么大得作用,被李二狗在这么一说怎能不心动,不过想到这本来就是李二狗冒着生命危险才上来,这灵果既然能让一个灵力都没开启的平常人到达小通灵,那就说明对李二狗也是非常重要。虽说和李二狗这几日相处的不错,不过也不合适接受这么贵重的东西,思量再三顾长歌还是没有接受,又朝着李二狗扔了回去。

      二狗这东西对你来说以后冲击新境界会更加有用,至于我等到到了青微山的话慢慢修炼就行了。自然会达到你说的小通灵那个境界,而且我相信并不会需要你所说的那么长时间。

      李二狗想接可是身上本来凝固的伤口被炉火一烤,本来已经结痂的伤口又见血色,手还没伸出去就被痛的收了回来,看到被扔到在地上滚了几圈的灵果,眯着眼看着顾长歌脸上不像作假的神色。

      咬着牙起身拣起灵果,擦了擦上面的灰尘,生怕把灵果弄坏了。你真不要,李二狗坐在伸出灵果笑着又问了一遍。

      顾长歌直接摇摇头,都没有说话。

      李二狗把果子揣进兜里一阵叹息,这果子你不要的话你日后修炼在快,要开启气灵又需要不少时间啊,说的什么顾长歌没听清。

      顾长歌还想问李二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一抬头李二狗早就靠着柱子咕噜震天响起来了。顾长歌看着李二狗睡的如此酣香也是感觉一阵疲惫感来袭,起身从床头的发黄的木柜拿了三床棉被给李二狗盖上一床,自己也没有上床,而是靠着火炉就地铺上地铺,添了一些木材可能是真累了不久也睡着了,房内安静的只剩木材烧的噼噼声,原本睡着的李二狗睁开眼看着熟睡的顾长歌一阵摇头。找了一个舒服的身姿睡了。

      等顾长歌醒来的时候火炉已经灭了,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屋外的大雪还在下。你醒了,原本还靠在柱子旁边的李二狗躺在床上用被子裹的只漏了个头出来。

      看着顾长歌的样子,李二狗没好气的说,你自己盖了两床被子就给我盖一床被子,昨晚炉火灭了我被冻醒了,我就跑到床上来睡了,你身体没大碍你去酒馆看看,这都快大中午了,你陈师兄还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回来的时候弄点饭,都快饿死了。刚出门的顾长歌就听到身后传来李二狗大喊的声音。

      茅屋离酒馆也不远,顾长歌也没用多少时间,酒馆内跑堂伙计这段时间也比较熟悉了,都笑着点点头算打了招呼,看到掌柜的还在柜台清点着账簿。

      掌柜的也是瞧见了顾长歌,笑着说顾公子早啊,等到顾长歌上前后,掌柜不急不忙的从柜台下面拿出一封信封,想必顾公子是为了陈先生的事来的吧,昨日陈先生在小店吃了饭喝了两壶竹叶青留下这封信让转交给顾公子后便离开了,至于什么事陈先生没有说,小老儿也不敢多问,掌柜笑眯眯的就把信封递到顾长歌手里。

      顾长歌接过信封拆开,信上也只有短短几句话,只见上面说道,自己有点急事要去处理,来不及和顾长歌道别,让其自己休整好了便回去,自己处理好事情后也会回青微山的,最后着重的嘱咐了顾长歌,至于知道自己是陈一言这件事情,切莫和秦绍仪提起,其他的也没啥事了。

      顾长歌走到火炉旁点燃信纸,本来还想问问陈一言一些问题的,现在陈师兄又走了,看来也只能回到青微山再说了。向掌柜的到了声谢,要了一份饭菜又拿了两瓶千日醉,都记在李二狗账上。

      顾公子,小老儿要提醒一下,李少侠的账上存留的银两已经用完了,还望顾公子和李少侠说一下及时补上。

      这两日便补上,还请掌柜的放心,在这酒馆住了这么多天,自己的那点银两早就用完了,虽然自己没有钱顾长歌倒是不担心,毕竟李二狗有钱。

      我这也是小本生意,没别的意思,就是怕顾公子和李少侠忘记了,这才提醒一下,顾公子别在意。掌柜的依旧是笑眯眯的说着送顾长歌直到离开。

      回到茅屋李二狗像是闻到了酒香,早早爬起来裹着被子坐在炉火旁催促着顾长歌快点。见顾长歌一个人开口问道,你师兄走了?

      顾长歌打开饭盒,啥都没说走了,让我先回青微山,打开了千日醉一股酒香瞬间散发出来,意料之中,说完一两天没有喝酒的李二狗接过一瓶千日醉一口气喝掉了半瓶,擦了擦嘴直呼过瘾。

      顾长歌把酒馆掌柜的话转述给了李二狗,李二狗自顾自的往嘴里塞菜,嘟囔着包袱里面有银两,让自己拿,顾长歌翻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一个铜板。

      李二狗酒足饭饱后见顾长歌半天没找到银两,这么大点一个包袱还有什么好找的,李二狗走到顾长歌身边打开包袱,把衣服拿出来翻了一遍,见自己的带的银两一点没了踪影,李二狗有点着急,又翻了个底朝天这才接受现实。

      你那边还有银两吗,李二狗看着顾长歌的包袱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问。

      顾长歌打开自己的包袱,包袱里面只有一些破衣服和一些散碎的小物件。就是没有银子。就连包里顾长歌仅剩的三枚铜板也不见了。

      我靠,你这师兄做事也不太靠谱了,走就走了还把我的银两给顺走了,这叫什么事儿。两人的包袱是顾长歌师兄给带回来的,里面的银两没了自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加之在酒馆里面喝了两壶竹叶青,更加笃定喝酒的钱是从两人的包袱里面拿的。

      那怎么办,酒馆那边还催着还账呢。今天又从那边弄了这么多饭菜。顾长歌指着地上被两人吃的残羹剩饭问。

      无妨,待会你拿着我的衣服上城内典当了,先把酒馆欠下的酒钱付了,剩余的还能在剩一点,等我的伤势一好自有搞钱的路子。李二狗指着自己那些还没穿的衣服说,这些衣服不说华贵,换点酒钱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用说跑路的这差事又是顾长歌来,吃完饭两人烤了会火,暖和了身子李二狗又跑到床上睡觉去了。

      这边小城镇也不大,随便问了一个人就能打探到典当铺子,典当铺子坐着一个老头,摸着从包袱里面拿出的衣服,细看着材质布料一时间没有说话,大概是在考虑给出多少价格合适,在手里摩挲着一阵,顾长歌开口问,老先生你看衣服大概能当多少银两啊。

      公子虽说这些衣服做工精细原料也是上等,不过这些衣服都已经做成型了,铺子收下来的如果在想卖出去的话只能在做裁剪然后再能出售,这样一来能所用的布料又要减去一大半,而且咱们这个地方的天气公子你也看瞧见了,冬天的话大多是雨雪天气巨多,平常人家也穿不了这么好的衣服,所以价格并不太高,如果公子真心出售,这边愿意出十两一同收购公子这里面的几件衣服,权当结交公子这个朋友了,说完那老头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顾长歌没想到仅仅李二狗的这几件衣服能值这么多钱,自己从山上卖了几头山羊也才值三四两,顾长歌自然知道这老头表现这个样子实在给自己看,实则是为了打压价格,想了一会最终还是答应了。

      公子以后若是有物品需要典当的,随时可以找我,成交过后的老头站在门前两手互相插在袖子里面笑吟吟的说。

      顾长歌向后面摆摆手,随后便去酒馆结了欠下的账钱,不愧是术业有专攻,在掌柜只留下一阵残影的手指快速波动下,算珠快速的飞动。

      在顾长歌看着一阵愣神间,掌柜的笑吟吟的说,顾公子你看一下,你和李少侠这段时间在小店吃住一共欠下了六两七钱,顾长歌结算后又付了二两银子买了一大包馒头,让其每隔三日朝茅屋送一次饭菜,饭菜也不敢要太好,只是点名要了三个素菜,顾长歌看着才到手的十两只剩下不到三两不禁一阵心疼。

      临走的时候掌柜的还送了顾长歌一副春联和几串鞭炮一把陈香,说到明天就是新年了,顾公子看样子也没有留意,看这个天气再去街上买的话都有些太晚了,小店准备了这点东西还想晚上的时候托小二给顾公子送过去,没想到顾公子来了,还望顾公子不要嫌弃。说着向顾长歌拱手道了一句新年快乐,

      顾长歌也是一阵感动,这几日在茅屋一直休息,都没注意外面,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香火气,不知不觉新年已经来了。连连向掌柜的回礼新年快乐。

      想到明天就是新年顾长歌咬咬牙又拿出了二两银子让掌柜的明天准备点好酒好菜送过去。

      李二狗看到顾长歌拿回一堆烟花炮竹打趣的说,日后你将是踏入修仙之路的人了,怎么还没丢弃这世俗的烟火气。完全忘了顾长歌把他的衣服才换了十两银子的事。

      顾长歌知道李二狗的话不能接,不然嘴巴停不下来,索性也没搭理他,把掌柜送的春联小心翼翼的分好上下联摆好放在桌上,又把香烛炮仗放到门后准备明日一早就接新年,弄好一切才躺在炉火旁休息。

      顾长歌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一阵鞭炮声,看着窗外泛着微茫的光亮,知道新年来临了,还是按照新年的习俗,从包袱内穿上也算是崭新的补了几个补丁的新衣服。看到床上李二狗早已不见踪影,刚出门正要寻找,就看到门口不远处,瘸着个腿的李二狗,撅着屁股在门口正点着炮仗呢,察觉到身后的动静知道顾长歌醒了,转头嘿嘿一笑指着其他鞭炮响起的方向,人家都已经点上了,我们也不能落他人后面,也不管顾长歌反应就连忙催促着,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香烛点上。好像昨晚那些话不是出自他李二狗之口一般,不过顾长歌也早已经习惯了。

      就这样在两人的慌里慌张的忙碌下,终于把春联贴好了,一切弄好后两人站在门口看着大雪,迎来了顾长歌下山后的第一个新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