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阿敏H

      和之前被打飞的海豚座美衣一样,南鱼座与飞鱼座两位圣斗士在挨了殷十七一拳之后立时重伤。

      好在他们两个都比美衣要强上不少,勉强还能站稳脚跟,不至于狼狈地倒在地上。

      只是那破碎的圣衣,滴血的伤口,无一不在告诉众人,他们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观众席上,有一名秃头的圣斗士感慨道:“这位新晋的白银圣斗士还真够强的,轻描淡写就将三位青铜圣斗士打发了,看样子应该还没有出全力!”

      “可不是嘛!”

      旁边一人低声道:“从先前的战况来看,这一位新晋白银,远比刚刚突破白银之境的圣斗士要强很多。”

      “我怀疑,他的实力就算是在所有白银中,也算是中游水准了!”

      旁边又一名圣斗士忍不住插话道:“也不知是谁的弟子,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实力!之前可从未听说过!”

      这样的年轻强者,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相信那是自学成才。

      个人天赋固然重要,但一个强大的老师也不可或缺。

      只有两者合一才能缔造出这样的天才。

      “除了最顶尖的那几位白银,也就只有十二宫的那些大人才能教出这样的弟子吧?”秃头圣斗士再次感慨道。

      其余两人纷纷附和。

      “是啊,除了他们应该也没有别人了!”

      裁判席上,见大局已定,教皇大声道:“胜负已分!”

      “现在,我以女神之名,肯定这一场白银晋升战的公平与公正!”

      “我宣布,殷十七成功晋升为白银圣斗士,并赐予‘巨爵座’白银圣衣!”

      话音刚落,观众席上又爆发出一阵阵喝彩与欢呼的声音。

      他们竟然有幸见证了一位白银圣斗士的诞生!

      与此同时,教皇燃烧自己的小宇宙,悄悄运用念力,将声音传递到了圣域的一处隐秘神殿。

      “祭坛座·墨菲,我以教皇之名,命你速速将‘巨爵座’圣衣带到我的身边来!”

      “是,谨遵教皇之命!”

      神殿里,一名身披银甲的男性圣斗士面朝斗技场的方向行了一个礼,而后向着宫殿深处走去。

      斗技场上,教皇刚刚宣布完毕,众人便见着圣山脚下有一道银色光华远远激射而来。

      而后不带一丝烟火之气,轻轻地落在斗技场中,化作一名身披银甲圣斗士,背上还背着一个银色的圣衣箱。

      “祭坛座·墨菲见过教皇大人!”来人单膝跪地,向着裁判席行礼。

      “把巨爵座圣衣留下,将剑鱼座圣衣带回去!”教皇命令道。

      “是!”

      墨菲应了一声,随即自己背上的圣衣箱与展台上的圣衣箱对换,而后又化作一道银光悄然离开。

      “来吧,少年人!这件象征女神斗士的圣衣是你的了!”教皇指着展台上的银色圣衣箱对殷十七说道。

      “多谢教皇大人!”

      殷十七随即走向展台。

      看着那愈来愈近的圣衣箱,他的心再难保持平静。

      他终于也有了一件属于自己的圣衣!

      整个圣衣箱通体呈银灰色,表面还刻着不少浮雕。

      其中,正前方的那一面上,雕刻着一只巨大的杯子。

      那就是巨爵座的象征。

      殷十七将右手搭了上去,并燃烧自己的小宇宙,将自己的小宇宙气息向着圣衣箱里面渗去。

      作为剑鱼座的上位圣衣,巨爵座圣衣有着与之相似的择主条件。

      他的小宇宙能契合剑鱼座圣衣,自然也能契合巨爵座圣衣。

      不过,巨爵座作为白银圣衣,比之剑鱼座青铜圣衣更加高级,对于使用者的小宇宙也有更高的要求。

      因为,只有白银之境的斗士,才能完全发挥白银圣衣的能力。

      感应到他的小宇宙试探,巨爵座圣衣立时回应了一股喜悦的情绪。

      殷十七毫无意外地获得了巨爵座圣衣的认可。

      “来吧,和我一起战斗吧!”

      他随即用念力将自己的意念传入圣衣箱。

      听到他的呼唤,巨爵座圣衣随之与他的小宇宙共鸣,将圣衣箱骤然打开。

      刹那间,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道银色的光柱贯通天穹。

      一只巨大的,蓝色花边的银质酒杯,自光柱中缓缓显现。

      “原来,那就是巨爵座圣衣吗?”观众席上,有圣斗士在惊呼。

      因为巨爵座圣斗士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圣衣一直在空置中,所以很多人也是头一次看到巨爵座圣衣的真正模样。

      锵锵锵!

      在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矮脚银杯骤然分裂,化作无数细小的部件,循着呼唤它的小宇宙,陆陆续续靠了上去。

      只瞬息之间,巨爵座圣衣的各个部件便紧紧地,自动贴合在了殷十七的全身各处。

      除了腰腹、大腿和手肘之上的位置,身体的绝大部分都已经纳入了圣衣的保护范围中。

      不仅如此,因为圣衣与小宇宙两者相辅相成,在共鸣的作用下,原本沉重的铠甲,穿在殷十七的身上竟感觉不到多少重量,甚至于连运转迟滞的小宇宙好像也变得更容易被使唤了。

      “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妙不可言!”殷十七暗自在心底惊喜道。

      难怪每次圣衣争夺战,那些后备斗士都那么拼命。

      除了给小宇宙带来的影响,巨爵座圣衣还为他送来了不少斗技传承。

      那是被圣衣自动记录的,有关历代巨爵座圣斗士的烙印。

      凭此特性,再加上小宇宙力量的相似性,后来者在获得圣衣之后,可以轻易学会前代的斗技招数。

      不过,眼下却不是研究这些传承信息的时候,可不能让教皇等得太久了。

      收敛心中的喜悦,殷十七缓缓来到裁判席下,单膝行礼道:“巨爵座白银圣斗士殷十七,见过教皇大人!”

      观众席上,见巨爵座圣斗士即位,白银晋升战彻底落幕,众人纷纷转身离开。

      热闹看完了,该回去训练了。

      “感觉怎么样?”教皇望着底下的少年问道。

      “好,很好!”殷十七低头回道。

      “那就好!”

      教皇点点头,又道:“我这里刚好有一件麻烦事,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手去做。”

      “虽然你刚刚晋升成为白银圣斗士,但你的实力在白银圣斗士中也算是不错的一个。”

      “就派你去吧!”

      听到这话,殷十七顿时苦了脸。

      这巨爵座圣衣都还没穿热和,转眼就被人派出去使唤了,实在有够倒霉的!

      可教皇毕竟是教皇,公然拒绝也不可能。

      无奈,他只得硬着头皮道:“教皇大人,属下刚刚获得巨爵座圣衣,还需要熟悉一下圣衣的使用,能否再给一点儿时间调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