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锋浙中大菠萝十三道

      为了躲避查酒,吴海波特意绕着外环走小路,先把云霁送到一片豪宅区,然后又绕了一大圈,将陈观送回家。

      陈观估计这为大哥敢这么干还是这个时空酒驾处罚力度不是很大,要不然一般人不敢赌!

      回家后,陈观先是烧火热炕,然后就跟吴海波两人一炕头一炕尾随意盖了一点东西和衣躺在炕上睡去。陈观发现自己喝不醉只是不会迷糊,思维不会混乱,但是喝酒之后的兴奋以及疲惫感却避免不了。

      一觉睡到晚上八点,两人被饿醒,就连小猫都饿得喵喵叫。

      看着陈观熟门熟路的站起起来打开吊在上面的手电,这才反应过来哦陈观这里是没电的。他知道这里没电,但是一直没有把没电跟就没有电灯这种事联系在一起,因为电灯太日常了,以至于偶尔会让人以为电灯是不用电的。

      “等着安排个电工给你扯个电线过来。”吴海波说道。

      “不用,最近我在找房子,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搬走了。”陈观一边拆猫粮喂猫,一边说道。

      “你搬走了,这里就留给我们当前期办公室得了,也得通电。”吴海波说道。

      “那就随你吧!”陈观不在劝,而事实上在他们自己临时办公室搭建完成之前,确实也需要一个地方来办公。当然这个地方太小了,装不下太多人。

      “走吃饭去!”吴海波说道。

      两人一起去镇上吃了饭,然后吴海波送陈观回家后就自己走了。

      坐在炕上,将小猫从笼子里拿出来放在腿上,趁着还有时间,开始一边撸猫一边写《笑傲江湖》。小猫除了最开始挣扎了两下后,就安静的趴在陈观腿上任由抚摸。

      手写小说,除了累胳膊之外,就是废纸,一张纸最多写四百来字,要一万字就得写二十五张纸,这还不算其中写错字涂涂改改的。

      网络小说之所以能够水文,不是什么书写题材的问题,而是书写工具的问题。

      叮咚叮咚,手机短信进来,陈观拿过手机一看——

      云霁:嗨,在做什么呢?

      陈观:写东西!

      云霁:写什么呢?

      陈观:不告诉你!

      云霁:哼,我还不想知道呢!

      沉默了三十秒之后,叮咚,叮咚,新的短信进来。

      云霁:念奴娇现在怎么样?

      陈观:挺好的,挺能吃,看出来对新环境有些恐惧。

      云霁:这样啊,你一定要对她好好的哦,还有要及时处理猫屎啊。

      陈观:我看看……还真有!

      陈观随手拿过猫笼看了一眼,里面果然有一坨猫屎,这味道……去处理了一下后,回来就见手机上云霁留言——

      云霁:你看看你吧,怎么这么不上心,赶紧把念奴娇给我照顾得了。

      陈观:此事再也休提。

      云霁:好哒!

      云霁:吃完饭的时候,我爸问我给章教授写诗的那个年轻人是不是我同学,你猜我怎么回答他的?

      陈观:那是一个抢了我猫的坏人。

      云霁:哎嗨!你猜到啦!哈哈!你知道我爸是怎么说的吗?说既然是坏人就让我离你远一点。

      陈观:作为父亲,他没做错!

      云霁:我当然知道我爸是为了我好。

      云霁:问一下,你今天写的《云裳》会拿去发表么?

      陈观:如果你想独享,我也可以不发表这首诗。

      云霁:那也不必,总不能影响你赚钱。就是

      云霁:就是能不能把名字改一下

      云霁:古诗都是那样的吗!

      云霁:就写诗赠给云霁的诗,重阳节赠云霁

      云霁:怎么样?

      云霁:呃,不合适就算了。

      陈观:没关系,本来就是写给你的,名字就叫这个,

      云霁:嘻嘻

      云霁:呵呵

      云霁:哈哈

      陈观:这位云女士,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去写我的书去了。

      云霁:嗯。

      陈观松了一口气,刚准备低头写字,就听见新的短信进来。

      云霁:到底写的什么书啊?

      陈观揉揉脸,回复:一本武侠小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云霁:哦,加油!

      陈观摇摇头,低头接着撸了撸猫,接着写字,叮咚叮咚手机短信再次进来。

      云霁:晚安,我要睡了哦!

      陈观看了一下时间,十点了,按说这个时间点注意保养的女孩子都会睡觉了,于是他发回短信——

      陈观:睡什么睡?你这个年纪也睡得着觉?正是奋斗的时候你居然想着睡觉?!

      云霁:讨厌,不理你了!

      终于安静了!

      女人果然是我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一晚上写了不到两千字,陈观把笔一扔,身子往后一滚,就钻进被窝里准备睡觉,可是看到头上手电还没关,只能站起来关灯,将小猫放在自己枕头旁,闭眼睡觉。

      第二天陈观在猫掌袭脸中醒来。

      窗外雨潺潺,棉被罩得秋意暖。李煜就是缺个火炕啊,否则就不会那么抑郁了。

      起来穿衣,做饭,喂猫,吃饭,撸猫,写作……

      小猫才巴掌大,处于对外界陌生恐惧当中,非常黏陈观,趴在他腿窝里非常老实一动不动的,偶尔抬头惊恐的看着外面的秋雨。陈观看了两眼,觉得有意思,就停笔,拖着小猫去了厨房,开了门,然后抱着猫坐在厨房里,看着外面潺潺秋雨。小猫也安静的趴在他臂弯中瞪着大眼睛看着门外哗啦啦的秋雨以及不远处水花荡漾的春柳河。

      “好啦,有点冷!”看了十分钟,陈观觉得冷,就起身关门,在灶里填了一块煤后,回屋接着写作。

      八点多,吴海波来电话,说今天下雨过不来,明天带人过来给陈观这里接上电。

      九点多,陈观看看时间比较合适,就把昨天诗发给谢秋,很快谢秋打来电话,两人聊了一会儿,确定会在月刊将前后几首诗一起发表,稿酬按一个字五元计算,稿酬合计约三千多。诗的质量很好,但是毕竟已经不是诗的时代了,现在的诗更多的要么是给一些人刷个诗人身份,要么就是用来做文案的。存在感已经完全比不上当年。当然最现实的用途就是被用在某些作品了,或者用来泡妞。

      十点多,柳帽村超市老板娘来了电话,找到了一个房子,房主正好趁着休假有时间,让陈观过去看看。陈观用泡沫跟布做了一个窝将小猫放进去,摸了摸,让它好好在家呆着,然后打着雨伞出门了。

      跟着房东去看了一下,房子就是柳帽村普通民居,一间房子加院子,多年不住人有些潮湿有些脏。距离路有些近这个住在自己家没区别了,另外在看了一下卧室跟厨房的格局,改造火炕的可能性不高,问了一下房东的意见,果然他们也不同意随便改造房子。

      没谈拢,超市老板娘的好意不能辜负,去超市买了点菜,顺便买了一箱鲜奶回来喂猫。一手打着伞,一手拎着东西往回走,这些东西的重量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