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菠萝蜜里有多少个菠萝

      “老爹,敢情您不知道错在哪就要一个劲儿跪着呀?”

      说话的是一个声音清脆的少女。身形不过十四五岁,一头细致乌黑的长发,松散盘于两耳之上,细碎几缕荡在双肩。

      此刻站在男人身旁,正漫不经心把弄着手里的茅草。只不过,偷偷瞥向男人的眼神儿却饶有兴致。

      许久,瞧见男人性子依旧沉稳。估计也掀不起风浪了,少女顿时觉得有些无趣。

      于是乎“娘也真是,干嘛这么对你!我都看不下去了,替你去问问昂。造反了还!”

      少女义愤填膺,说完起身就要走。

      地上的男人闻声却顿时慌了,手忙脚乱一把拦住。愤恨张口“捷小棠,你是想害死我吗?”

      听到男人怒吼起自己的姓名,捷小棠冷“额”。

      地上这个满脸郁闷的老男人,正是自己那怕媳妇儿远名昭著的老爹。

      而他此刻,之所以能拥有对祖宗牌位长跪不起的虔诚。

      还要从他的爱慕者柯大婶儿,今早投其所好送来的一碗黄豆芽说起。

      “我哪敢呐,是真的替你抱不平呢!”捷小棠扮猪吃老虎的满脸委屈。

      男人显然是不信。一副吃过亏的样子,一脸嫌弃。“不用你管,我自己解决。”

      “那你不恼娘?我是真觉得她挺过分的。”

      捷小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试图挑起老爹心里的那一丢丢愤恨不平。

      “不恼。”

      男人像是看穿了伎俩,意味深长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别家孩子都是贴心小棉袄,怎么自己的漏风不说,简直是透心凉!

      老爹的眼神儿刺过来。捷小棠有些怕怕不敢造次,赶紧捂住了嘴。

      唉,娘亲的御夫之术果然厉害!

      见状,男人才收回了眼神。捷小棠便麻溜的上前显好。“豆芽,那豆芽是那柯大婶儿拿来的!”

      本跪着的老爹一听,自是顾不上跟她计较。屁股猛的往下一沉,开始抱怨自己为什么要死不死的去夹那根豆芽。

      过了许久,才无奈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膝盖妥协道。“小棠,帮爹一个忙?”

      “什么忙?”捷小棠听到帮忙心领神会,眼睛煞的一亮。

      却又立马撇着嘴,身子往后仰。用手比划着“那你可得拿十个红糖肚脐饼来换!”。

      “你个破孩子!”老爹又气又笑。“好好好,二十个都行……”

      “那你说……”

      老爹刚张嘴“你先去跟你娘……”

      没听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就听到门外一阵细碎脚步声传来。吓得老爹赶紧从草蒲上爬起来,慌乱的弹了弹膝盖上的灰。

      急切冲面走来的是一位长发高高冠起,一袭黑衣,腰间别有两把黑金弯刀的俊朗少年。

      “梗斗哥哥……”捷小棠见到来人下意识地叫了句,赶紧退到了一边。

      咳咳……

      只见族长老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发问。“什么事啊,这么急?”

      少年沉稳撙手揖礼而道“前几日我族族人大批量的减少,不见踪迹。您派我去查,我本以为是他族暗杀,绕了好些弯子暗地里排查无果。

      谁知道,竟是那人族为了贪图享乐满足食欲,堂而皇之杀害我族。实在是忍无可忍,特来告知族长,请求解决此事。”

      听着少年的愤愤之言,捷小棠心里又是一顿波涛暗涌。自己打小就是喜欢梗斗哥哥的,只是梗斗哥哥一门心思扑在守护茅风寨上,根本无心儿女情长。

      想起之前自己鼓起勇气说要嫁给他。他神色呆滞落荒而逃的样子,就隐隐觉得丢大了脸。

      “数年以来,人族虽称大已久,但与我们还算相处愉快。怎会突然……”

      老爹有些疑惑,随即又说“应该只是小范围的心思不良。我们怕是不好贸然前去叫嚣,还是你负责摸清原由,给他们点苦头吃吧。”

      沉思片刻,“如若不改,真要闹到那个地步,我们也是不怕的。”

      望着供前的牌位语气里颇有些意味深长。

      “是。”梗斗又撙了撙手打算离开。

      “我……我也去!”捷小棠急切的叫出了声。美色当前,还是得豁出去,再纵容自己一次!可不能白白浪费了这难得的机遇。

      梗斗听见角落传来的声音,眉头紧锁。不过心里到底是有些窃喜瞒不过自己的。

      “小棠!……”族长老爹呵斥。

      “爹!求你了!”捷小棠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此刻一抹哀求,仿佛把那人的灵韵也溢了出来。

      族长老爹本想拒绝的,可看着这双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半晌“去吧,小心点儿。”

      “谢谢老爹,你真好!”捷小棠高兴极了。欢快跑过来伏在族长老爹的耳朵上悄声说“放心,娘那里我给你摆平,包在我身上!”

      刚才还在崩着的族长老爹,这会儿立即背过梗斗。堆着笑脸小声催促着“那你可要快些,晚些可就要了我的命了……”

      捷小棠挑了挑眉毛,拍了拍自家老爹的肩膀“放心,放心。”

      之后就和梗斗离开了这间茅草祠堂。

      直至他们走至很远,族长才转过身来。望着这供前的牌位,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十三年了,这就到了。你说,我是不是管的太过了!你还别说,这孩子眉眼还真像……

      唉……哮天神君,你说她来的时候才那么点儿。怎么突然就长这么大了……萨娘也是喜欢她喜欢的紧呢!那鬼精灵……”对着灵牌一顿嘀咕。

      “萨娘!”兀地想起,早上老婆子罚自己跪祠堂的吩咐。

      下意识的赏了自己一个轻嘴巴子,麻溜跪在地上。

      作贼心虚的很,眼神时不时飘向灵牌。

      过了会儿终于忍不住哭诉“神君啊……还是你活的潇洒啊!也没人管着,多自由。不像我……唉!萨娘这些年啊……我在她面前是一点地位也没有了……”

      捷小棠火速回去告诉娘。爹跪的晕过去了,许是饿的呢!

      娘虽然嘴硬说“饿死了正好,省口粮!”但心里还是心疼爹的,手忙脚乱的朝厨房去了。

      “老爹这儿是不担心了。可梗斗哥哥那儿,可别不等我。”

      想着刚刚跟着梗斗哥哥一起出来,梗斗哥哥那个凶巴巴的样子。

      “一刻钟,晚了我可不等你!”捷小棠就心里酸酸的。

      还好还好,赶上了。“梗斗哥哥……”

      只是还未叫出声,梗斗就扭身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