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在之前商议的时候,庄彦超曾经小心翼翼地提出了一个问题。

      “驸马,以咱们现下的战力,小股流寇不在话下,不过万一要是遇到了大股敌人……”

      周世显截住了他的话头,简洁地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敌人,我都会把你们带到江南的。”

      这种坚定的态度和毫不犹豫的语气,让几位军官都产生了莫名的信心。

      虽然还不知道驸马的底气来自于哪里,但就是觉得,驸马一定能说到做到,把大家带出重围的。

      十王府里,仿佛已变为了一个小军营,虽然没有鼓角之声,但都在各自做着分派的事情,也有在校场上操练试马的。

      周世显把负责传讯的八名骑兵放出了王府。

      两骑彰义门,两骑阜成门,两骑德胜门,两骑朝阳门。

      晚餐之后,天色慢慢黑下来了,他走出屋子,由一名叫做谷十八的亲兵校尉举着火把跟随,踱步向后院走去。

      一路上穿门过户,到处都有警戒的军士在值守,显得森严有序。

      警戒的事务,是由庄彦超负责的,看来做的不错。

      他心里想,手下的这两个人,许勇狡黠大胆,庄彦超沉稳踏实,算是各有所长,只要用对了地方,都能成为杰出的人才。

      一边想一边走,进了后院,见东厢房的门口站了一名校尉。

      那名校尉见驸马过来了,连忙想替他开门,他做了个手势止住,在门上嗒嗒嗒轻敲了三下,才推开了门。

      “李大人,休息得可还好啊?”

      这个李邦华,是周世显在读明史的时候,就念念在心的人。

      他管过河道,管过工部,管过刑部。

      管过京城兵部,也管过南京兵部。

      管过京城的都察院,也管过南京的都察院。

      他整顿过京城的京营,也整顿过南京的京营。

      前年,宁南伯左良玉作乱,二十万兵将声言缺饷,要去南京搬运库银。船队自武昌蔽江东下,江南的士绅一日数惊,朝廷大吏更是束手无策。

      只有李邦华,乘船截江,对左良玉责以大义。左良玉自知理亏,回话时就不再蛮横,说得很恭敬。

      李邦华再亲自到他的军中开诚布公地进行了慰劳,左良玉和部下都很感动,这支部队才安定下来。

      在明末的大环境下,这位老爷子,算是难得的既忠心又务实的人物,出类拔萃。

      两个月前,闯王的大军刚进入山西,他就已经知道事不可为,上了几次奏疏,劝崇祯南迁了。

      知道事有可为,有不可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这就是能臣。

      这样的人,周世显当然要把他带上。

      先不说别的,至少有他来沟通江南官场,因为声望崇隆的缘故,许多事情都可以片言而定,省去无数的麻烦。

      “孟翁,多有得罪。”在李邦华惊愕的目光中,周世显轻轻躬身行了一礼,撩起袍角,微笑地在他对面坐下了。

      李邦华字孟暗,周世显称他孟翁,是很尊敬的叫法。

      李邦华心想,这个来审案的锦衣卫官员,真是年轻得很,言语上对自己倒也客气,于是躬身回礼,表示领情。

      “我叫周世显,原来是在锦衣卫指挥使南镇抚司办事。”

      李邦华略微一愣,跟着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你是新晋的驸马都尉,原来南镇抚司的锦衣卫百户。”

      长平公主的婚配之事,李邦华自然是清楚的。

      “是。”

      “这么说,是圣上派你来拿我的,”李邦华缓缓点头道,“我犯何罪,驸马可否赐知?我看这里,倒不像是北抚的诏狱。”

      “孟翁误会了。”周世显摇头道,“圣上交待我,说李邦华乃国之栋梁,当此危难之时,特命我送你出城。”

      “什么?圣上……圣上……”

      李邦华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被打破了,眼中泛泪,霍地站起身来,又缓缓坐下。

      “圣上的夸赞,李邦华一介樗栎庸材,实在承受不起。京城今明两日之间必破,出城什么的,不必再提,我亦从来没有这个打算,只待城破之时,把这条老命报答了圣上,也就死而无憾了。”

      “出城的事,为什么不必再提?”周世显偏偏要追着问,“孟翁旬月之前,还在上疏劝圣上离京南迁,难道竟是虚言?”

      李邦华心想,这位新驸马怎的如此不通世务,眼看都要被人家瓮中捉鳖了,还在这里夸夸其谈,问个不休。

      “此时不同彼时,当然不可一概而论。那时有路可以走得,现在流寇大至,交通断绝,还谈什么出城南迁。”

      “原来那时有路可以走得。”周世显微笑道,“世显想请孟翁指点,是哪几条路可走?”

      李邦华的涵养甚好,虽然心中觉得奇怪,但嘴上还是耐心解释。

      “第一条是海路,出京后直驱天津,在沽口上船,放海直下。至于风高浪急,圣天子自有百神佑护。”

      “那第二条呢?”

      “第二条是水路,出京后奔通州,在河口征用槽船,可以沿京杭运河直下江南。”

      “那第三条呢?”

      “第三条最艰难,全走陆路,出京后折向南,过东安、沧州,然后进入山东,过济宁到达淮安。”

      “为何说第三条路最为艰难?”

      “即使走驿路,也要两千两百里,需得轻车简从,但帝后毕竟不能日夜兼程,所以路上状况必多,非以劲旅护卫不可。”

      “要什么样的劲旅?”

      “至少也要八千精骑。”

      周世显将身子向后一靠,不说话了,心想大明到了这种时候,你跟我说什么八千精骑,怕是想多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府外蹄声劲急,阵阵传来,没多久便听得有数人飞奔而至,冲进后院里来。

      “驸马,彰义门破了!”报信的飞骑满头大汗,半膝跪地,“王相尧开了城门,刘宗敏的兵进城了!”

      原来是太监献城,这不奇怪,周世显一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又是一波蹄飞如雷,第二波信使又至。

      “禀报驸马爷,逆贼李过已打破了德胜门!”

      然后是第三波。

      “驸马爷,阜成门失守了,城西北已经有大队流贼入城,开始杀人了!”

      一个接一个的噩耗,让一向镇定自如的李邦华也不免心头大震,楞在当场做声不得。

      周世显将袍角往腰间一掖,大踏步走到厢房门口。

      “传令整队!”

      “着全甲!”

      “带我的马!”

      说完停了停,转头望向面色苍白的李邦华。

      “孟翁,变起仓促,不能尽言,”周世显抱拳为礼,“倪元璐倪大人就在对面,我派人请他过来,跟孟翁一起候驾。”

      候驾?李邦华彻底糊涂了,满脸迷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孟翁,我没有八千,我出两百。”驸马的面色平静如水,“两百走不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