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女护士内射一级

      噗……

      时间不长,也就一分钟不到的功夫,中毒的人就吐了口黑血醒过来了。

      “咳,咳,咳……”

      这人醒来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旁边的青年见状赶紧上前搀扶住他∶“二弟,你感觉怎么样,没事了吧?”

      “大哥?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头好痛,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人一脸痛苦的扶着额头,居然还对自己中毒险些丧命的事不知情。

      “你被刚才那个丑家伙打伤中毒了,幸亏有这位兄弟出手救你,否则你命都不在了!”青年解释道。

      听完大哥的解释,被叫做二弟的人赶紧对宁羽拱手抱拳的道谢起来∶“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不用那么客气!”宁羽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

      就在这边说着话时,前面又有情况了。

      “拦住他,别让这家伙跑了!”

      声音是苏鸖传来的。

      宁羽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在青云馆众人的围攻下丑男明显不是对手,甚至他想撤退后路都被封的死死的。

      不过青云馆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为了制服这丑男已经倒下不少兄弟了。

      “恩公,你救我二弟一命,我帮你们宰了这丑八怪!”

      青年看了眼前面,话落也不等宁羽回复就冲上去了。

      这青年实力很强,照宁羽估计应该和慕白相差无几,丑男经过跟青云馆众人的一番恶战,这会儿已经是身受重伤了,青年冲上去几下功夫便将丑男放倒了。

      “卑鄙无耻的小人,竟敢暗中施毒,看我不废了你!”

      青年直接就准备给丑男来个了断。

      宁羽见状当即制止∶“不要!”

      一句话出,众人纷纷扭头看向他。

      “宁羽兄弟,这丑八怪打伤咱们这么多兄弟,干嘛还对他客气啊?”

      “是啊恩公,这小子太可恶了,害的我二弟差点把命都丢掉,今天非给他个教训不可!”

      青云馆的众人跟那青年都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不过大家虽然恼火可谁都没有跟宁羽反着来。

      其实宁羽倒也不是想偏袒这个丑男,只是他觉得这么做多少有些不妥,一帮人围攻这丑男一个,如果真把他杀了显得他们欺负人似的。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宁羽觉得这家伙并不像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

      虽然他每次都会对各种人下毒,但其实宁羽检查过那些毒素,明显是被稀释过的。

      也就是说丑男在给别人下毒的时候完全可以把毒下的更猛,能短时间内快速取人性命的,可他并没有那么去做,而是稀释掉毒素,虽然也会有生命危险,但也算是变相的给受害者一个能活命的机会了。

      单从这点来看他并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要是今天就这么杀了他,传出去丢的是青云馆的人。

      “我们这么多人对付他一个,这事要传出去多少有些丢人,让他走吧!”宁羽道。

      “这……”

      一听这话,青云馆众兄弟都傻眼了。

      打伤这么多兄弟,好不容易才制服这家伙,竟然就这么便宜他了?

      “照宁羽说的做吧,你们丢的起那个人我可丢不起!”

      这时,就连红姐都开口放话了。

      见红姐跟宁羽都说要放这丑男走,苏鸖等人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丑八怪,今天算你好运,下次再让我碰见可就没这么好的事了!”

      苏鸖好像很不甘心似的,狠狠的瞪了眼丑男。

      不过丑男倒是一脸的不屑∶“哼,打都打了,何必在这惺惺作态?要动手就直接来吧,我司徒浩南眼睛要是眨一下就算你行!”

      苏鸖本来就不甘心便宜这家伙,听到丑男这么嚣张的话后更是气的火冒三丈。

      “宁羽兄弟,你也看到了,这家伙这么嚣张,咱们跟他讲什么道义啊,你就让我废了他吧!”

      苏鸖的情绪宁羽也不是不理解,不过这丑男越是表现的强势宁羽反而越不想为难他了。

      最起码比起那种一旦遇到生命危险就磕头认怂的胆小之辈,这种宁死不屈的人多少还值得让人敬重,哪怕是敌人也是个值得尊敬的敌人。

      而且,丑男刚才说自己叫司徒浩南,宁羽怎么觉得这名字好像很耳熟似的,好像在哪儿听过。

      “算了,就让他走吧!”

      宁羽也没纠结什么。

      苏鸖还是听他话的,虽然很不甘心可可既然宁羽都说了他也就没再纠缠。

      丑男见宁羽是真的打算放自己走,他也不含糊,起身之后瞄了眼宁羽,紧接着便赶紧向公园外离去了。

      “怎么样,你没事吧?还没消气呢?〃

      宁羽也看出苏鸖是有些情绪的,笑着打趣起来。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能报仇,就这么放他走了,真是不甘心!”苏鸖叹着口气道。

      宁羽摇头笑了笑。

      其实他也不是不希望苏鸖能报仇出气,只是这个做法不太仁义,如果苏鸖真是个靠自己制服的丑男,宁羽巴不得他教训对方把之前的丢的份儿找补回来。

      可关键今天他们是这么多人围殴人家才占到便宜的,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行了,别气了,那家伙也被你揍的挺狠,之前的事就当过去了,我劝你以后再遇到他可不要再冲动了,人家可是有足以秒杀你的实力,那不是你能对抗的!”

      宁羽轻轻拍了拍苏鸖的肩膀安慰道。

      他说的倒也不夸张,如果单打独斗的话整个青云馆也就只有慕白是丑男的对手,其他人如苏鸖、老二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只能是被丑男干掉的份儿。

      “恩公,刚才多亏你多谢出手相救,否则我二弟可能已经死了,我蒋朝感激不尽!”

      就在宁羽跟苏鸖说着话时,那青年带着自己刚苏醒的兄弟走了过来,对宁羽抱拳感谢。

      这人倒也真够客气的,刚才给宁羽下跪,现在又行这种大礼表示感谢,弄的宁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宁羽正准备说些什么,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什么。

      “等等,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宁羽道。

      “我叫蒋朝,这个是我的结拜义弟王飞!”青年再次报出自己的名字,并介绍了下自己的同伴。

      刚才那丑男说自己叫司徒浩南的时候宁羽就觉得名字很耳熟,现在听到青年说自己叫蒋朝他就更耳熟了,仔细一想,这两个名字他的确听过。

      严格来说是见过,这两个不都是参赛者名单里的种子级选手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