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视频IOS下载v1

      吃完午饭后,荀柏言一个人登在马路旁的榕树下望天连叹。

      以前追黄漫娇的时候好像也没这么难,半年后水到渠成。

      如今半个月过去,一点进展没有。

      “你叹气是因为黄漫娇?”骆淳飞突然出现在旁边,手中拿着两罐冰红茶。

      “谢谢。”

      “你看黄漫娇的眼神不一样,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很久很久了,仿若隔世。”荀柏言如实回答。

      “才多大,说的跟真的一样。”

      天空白云朵朵,08年风铃木还没引进到鹏城,看不到一路花开,只能看见远处几朵木棉花,开的鲜红明亮。

      情侣们吃完午饭,双双依偎在榕树下,穿着一样的厂服,喝着同样的红茶。

      他们没有别的去处,除了工厂车间,就是宿舍,或是宿舍旁边的小树林。

      这些情侣之所以成为情侣,大概也是没得选吧。

      要是当初没有来到这,或现在离开,荀柏言会不会开展新一段恋情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有一件事,荀柏言从开始到现在,比所有人看的明白。

      一旦恋爱,结婚生子。

      那么一生都将被锁在这里,即便不是这里,也是另一个囚笼。

      这样的情侣每个工厂有很多,他们在流水线上工作多年,直到白发回乡,只因上有老,下有小。

      结婚要钱,生了小孩后,更加离不开工厂,小时候开销大,长大读书开销更大,还要给孩子买房娶媳妇,每月几千的工资刚好养活。

      好不容易把小孩养大,人也老了。

      这点荀柏言深有体会,不仅父母,就连两位哥哥和姐姐都如此,他是整个荀家的希望。

      收到大学毕业通知书的那一刻,荀柏言笑了,也哭了。

      每当深夜,荀柏言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父母无助的哭泣声。

      就像胡二狗说的,他们不敢赌,也赌不起。为了下一代,为人父母的他们,豆蔻青春加上一生都交给了工厂。

      一句担当,无怨无悔。

      外面的世界也许是美好的,可惜有所牵挂。

      正午阳光强烈,透过榕树斑斑点点照在情侣身上,荀柏言看不清洒在他们身上的是幸福还是悲哀。

      “当时的我还是胆怯了。”荀柏言越想越懊悔,即便他知道前世如何努力,也挽回不了一切。

      “爱情面前,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勇敢的。”骆淳飞不知为谁一叹。

      “你呢,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觉得彤嘉不是那种只看表面的人,她现在还小,刘双强又会来事,难免一时被他吸引,你不应该轻言放弃。”

      骆淳飞本是想着安慰荀柏言,不曾想他小小年纪看的那么清:“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告诉过线上的任何人。”

      “这还需要人告诉?你看你左脸写着彤嘉,右脸写着爱你么么哒。那两只眼睛更是恨不得把人吃了。”

      “当真如此夸张?”

      “有过之而无不及。”

      “唉,我能怎么办,一个农村孩子,虽说现在是组长,也只能天天围着她转一两圈,人家毕竟是主任,不仅年轻有为,长得还稀里哗啦的。”骆淳飞不知不觉点起一根烟。

      烟,透过指尖一丝丝往上飘,每一缕烟,终将形成一朵庞大的云,无时无刻不在污染着大气层。

      那里住满了男人的孤独和女人的寂寞。

      “组长,你文笔那么好,要不要考虑写网络小说,我挺喜欢看小说的,觉得你QQ文章的文笔比那些所谓的大神写的小说强多了。”荀柏言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身边的人能帮就帮一把。

      “我哪会写什么小说,情节套路用不来。”

      “这还有什么不会的,打脸装呗,只要你愿意写,我给你想大纲如何?”

      “果真?”骆淳飞立马转过脸。

      “要是以前,我办不到,但如今,我的套路将是他们永远走不完的路。过几天我给你列个大纲,我就是你的优势”

      “我倒是想知道,你除了线嵌的好,游戏打好,诗读的不错外,还有什么优势。”身后传来黄彤枝的笑声。

      不知什么时候,黄漫娇跟黄彤嘉也站在身后。两人手中一人握着两瓶饮料。

      “组长,给你。”黄彤嘉就跟这三月的花一样,开的那么天真烂漫。

      跟一年后跳楼割腕的她完全不一样。

      “这是给我的吧。”荀柏言拿过黄漫娇手中的红茶。

      “自己吃独食没给我们带,你居然还好意思拿,脸皮比电机还厚。”黄彤枝指责道。

      “那有什么的,喝师傅的,天经地义。”

      “胡说,徒弟孝敬师傅才对。”黄漫娇没忍住。

      “小帅哥,明天倒班,要不咱们今晚一起去通宵呗。”黄彤嘉拉了拉荀柏言的宽大厂服。

      “你也去?”

      “去,不然时差倒不过来,刚好上个通宵,早晨回去睡一觉,晚上接着上夜班。”黄漫娇点了点头。

      “行,组长也去。”荀柏言自作主张。

      “真的呀。”黄彤嘉蹦跶一下,面向骆淳飞。

      “我什么时候说的,玩物丧......”

      “他的意思是一起玩游戏很好,不仅调节了生物钟,还能一扫流水线的丧气。对吧组长。”荀柏言急忙打断骆淳飞的话。

      “那太好了,再叫上主任和主管,咱们网吧一二三......七连坐。”

      黄彤嘉话音刚落,荀柏言和骆淳飞的脸刷刷下着雨,阴的。

      月末的最后一天,大家无心搬砖。组长骆淳飞在小组会上公开表扬了黄漫娇,以2378个电机优势完胜第二名黄彤枝500个。

      黄彤枝狠狠瞥了一眼荀柏言,又一脸凶相地瞅着身边的新人。

      荀柏言吐了吐舌头。

      本来黄彤枝就气的咬牙切齿,见荀柏言公然挑衅,于是悄悄靠近,恨恨地踢了荀柏言一脚。

      哎呀!

      “你们两个在干嘛,还有没有点纪律。都给我站好了。”骆淳飞指着黄彤枝严肃道:“身为老人,你看看你教的高徒,一个月错了十五个,一天报废一个,这对厂里造成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

      “你再看看人家黄漫娇教的徒弟,同一批进来的新人,人家为什么能教好,不好好反思,还......还开会踢脚了是吧。”

      新人看了看荀柏言,见荀柏言抬头挺胸的,只好握着双手埋着头。

      黄漫娇朝黄彤枝耸了耸肩,轻声道:“我其实吧。”

      “还有,明天晚上夜班,白天你们记得休息好,不要到时候都给我趴在桌上。”

      “最后,我再讲一句。”

      底下一排人东倒西歪的早已不耐烦。

      “行吧,散会。”骆淳飞无奈道。

      “你们先去网吧,我还要填写几个报废的单,待会去网吧找你们。”说着,骆淳飞用手指了指黄彤枝,便头也不回地朝莫海冰主管办公室走去。

      “报废有啥,有阿娇在,又不用扣工资。”黄彤枝叫嚷着。

      “瞎说什么你,走吧。”黄漫娇拉着黄彤枝走在前排。

      荀柏言慢吞吞走在最后,黄彤嘉与其并行。

      “彤嘉,你帮我跟师傅和彤枝说一声,就说我先去一趟舅舅那办点事,稍后就到。”

      “那你快点,还等着你带我呢。”

      “好的,好的。”荀柏言吸了根烟,等黄漫娇三人远去才掏出车钥匙。

      荀柏言绕道走一圈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榕树下一辆车响了,那是荀柏言的奔驰。

      荀柏言刚一开车门,身后便传来喊声:“荀柏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