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那里喷水喷个不停gif

      “啊——”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宿舍楼。

      就连隔壁的楚长歌和胖子都闻声赶来。

      “怎么了?”胖子看着整个在床上缩成一团的荀利:“白天的时候不是还挺神气的吗?”

      楚长歌用眼神询问顾眠。

      顾眠解释:“也没什么,就是看见了一张脸。”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指窗户,那里已经空空如也,再没有别的东西。

      顾眠压低声音:“你们最好小心一点,它们……”

      它们一直都在。

      没有关好的房门微微摇摆了一下,顾眠看到缝隙外有个人影。

      “总之小心行事。”顾眠嘱咐。

      二人微微点头。

      荀利一直没能睡着,虽然是在副本中,但体验十分真实,困意还是有的,不过不睡觉也不至于死人。

      他窝成一团,像只大鹅一样四处张望。

      时而拜托顾眠帮自己看看床底,时而让顾眠把窗帘拉的更紧一点。

      顾眠闲着也是闲着,便一一答应。

      但到了后半夜荀利的心情就不算多好了。

      他眼看着起身要离开的人,忙开口问道:“你要出去?”

      顾眠回头看他一眼:“是啊。”

      要命了!谁敢深更半夜在这全是怨灵的学校里独自呆着?

      荀利连忙劝阻:“你出去干什么?外面太危险了,还是和我在一起安全。”

      “不”顾眠一口回绝:“你之前的话有道理,我觉得我得出去练练胆。”

      他也不给荀利再开口的机会,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只留下荀利一个人在床上呆愣。

      顾眠是和楚长歌胖子二人约好后半夜行动的。

      但当他走到隔壁去敲二人的房门时,里面却半点动静都没有。

      顾眠微微皱眉,直接推开了房门。

      灯还亮着,但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奇怪……”

      顾眠又看了一眼幽窄昏暗的走廊,头顶吊灯的光芒十分暗淡,远方一片晦涩不清,看不到尽头。

      两个女玩家的门倒是关的严严实实,里面还有灯光渗出来,不过顾眠没打算邀请她俩。

      手机没有信号,好友系统又没开启,二人到底去了哪也无从得知。

      难不成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顾眠一边想着一边走向102号贴着小坂名字的宿舍,也不必着急,只要还在这里就一定能遇见。

      原本他还想暴力开锁来着,但却发现这宿舍门已经自己打开了,甚至还裂开了一道缝隙。

      里面黑漆漆的。

      顾眠直接伸手推开房门。

      电灯开关就在门旁边,他摁了几下,发现头顶的灯并没有反应,看来这房间的电路已经坏了。

      没办法,顾眠只好打开手机手电筒。

      这是单人间,里面十分简约,简约到用眼神一扫就可以看出什么东西比较特殊来。

      顾眠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一个本子。

      “日记本?”

      他伸手拿起了横在床上那一本厚重的本子,这本子和政冶课本差不多大,有砖头的一半厚,很沉。

      不过里面夹了一枚书签,顾眠轻而易举的就翻到了比较有用的那一页。

      这本子里夹着的书签是一张照片,拍摄的是一本书里的其中一页,书上画了一张符,和电视剧里的符咒差不多,总之都是鬼画符的样子。

      照片里还有几行文字,似乎有记录这张符咒的内容。

      “厉鬼养魂咒”

      “死时怨气越大,死后就会变成越强的厉鬼,将此咒贴在其尸体上,便可压制厉鬼能力,也可另该鬼无法离开尸体一定距离”

      “切记!此符十年后将……”

      后面应该还有半页,但不知道被谁撕去了。

      顾眠取出照片,又前后翻了翻,这本子几乎是空的,只在开头的一页写了一句话。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除这句话之外这上面再也没有其他字。

      “奇怪”顾眠摸摸下巴,小坂为什么会有这种符咒的照片?

      要对某人使用这个符咒就必须拥有他的尸体,而那被烧死的人尸体应该都被带走火化了。

      毕竟警方有参与,绝不可能把其中某个人的尸体留下。

      所以在这个学校里,能被这个符咒囚禁的可能只有李泉美一人。

      她被杀死然后贴上符咒,灵魂被永远囚禁在这学校里。

      是死后的小坂给李泉美的尸体贴上了符咒?是为了报复李泉美烧死自己?

      顾眠一边想着一边又看了眼本子上仅有的那行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事情好像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顾眠并不打算在这里停留太久,他撕下写着字的那张纸,连带着照片一同塞进白大褂里。

      临走前他又看了一眼这个宿舍。

      除了镜子里穿着制服的男孩、床底露出的惨白的脸、紧扒着阳台门框的青紫的手之外,没有别的特殊的地方了。

      顾眠临走前还趁机踹了床底那张脸一脚。

      走廊上仍然是昏暗幽深,空无一人。

      两端的窗户开了条缝,呼呼的向里灌着冷风。

      楚长歌和胖子的屋里还是没有人,一根毛都没留下。

      “去四楼看看吧。”顾眠看着狭窄的走廊自言自语。

      死的那整个班的学生都住在四楼,也是顶楼,或许能在他们的宿舍里找到什么线索。

      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到楼梯前,抬脚迈了上去。

      楼梯这种东西大家都见过,走上半层就得拐个弯。

      就在顾眠上了一半准备拐弯的时候,一双脚突然出现在他的余光里。

      那是一双穿着运动鞋的脚,踩在有些脏乱的楼梯上,它在顾眠前面,迅速的登上二楼然后消失不见。

      成年人的脚,破旧的女士运动鞋,另外两位女玩家穿的可不是什么运动鞋。

      “是小坂?”

      眼见如此顾眠放弃了去四楼的想法,直接在二楼停了下来。

      二楼的走廊也是一样的幽深狭窄,之前跑上来的人已经消失不见,顾眠借着月光向最近的一个宿舍看去。

      门上都没有锁。

      还在一楼宿舍的荀利正蒙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灯大亮着,他却一根头发丝都不敢露出来,整个人都严严实实的捂在被子里。

      就在这时,他隔着被子听到了一声沉重的推门声。

      荀利有些激动,立刻掀起被子:“顾眠,你终于……”

      但被子刚掀到一半,那奇异的脚步声便让他把后面的一整段都咽了下去。

      “咚”

      “咚”

      “咚”

      僵硬的脚步声,正径直的向他走来。

      声音一直到床头才停下,正对着头,刚才荀利的被子被他掀开一道大缝。

      只要微微一侧头,就能看见旁边有什么盯着自己。

      他整个人都抖起来,头皮发麻,趴在床上动都不敢动,别说把缝隙重新压住。

      就在荀利整个人都颤抖僵硬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后颈上的汗毛微微动了一下,好像有人正贴在被子里盯着自己一样。

      紧接着,细微的摩擦声紧贴着脑后传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