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崎狂三的精子时间txt

      木兰歪着头:“我该知道什么?”

      天光寺:“你出生四菩萨寺吧,难道你家长辈没有告诉你吗?”

      木兰看了看秋菊,又看了看丽美,发现两人都一脸疑问,心里一动便神色如常地说:“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你天光寺的姓氏,还有另外那几家的姓氏吗?”

      天光寺点点头:“好吧,原来你也知道这个。我们天光寺家,连同神宫寺、西园寺、东大寺、和道明寺五个家族,同为日本佛门五大护法家族。我们不代表任何政治势力,我们只会在邪魔乱世的时候,出来斩妖除魔。”

      “噗嗤”木兰和太郎同时笑了。

      木兰是因为听到道明寺这个姓氏而笑场。

      太郎哈哈大笑指着天光寺:“我就说,你这秃子是和尚。”

      天光寺立马拔刀相向,怒喝:“是佛门护法!!!不是和尚。”

      秋菊无视天光寺和太郎的打闹,问木兰:“哥,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木兰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啊?”

      天光寺和秋菊都不信:“你不知道?”

      木兰摊摊手:“我就按照你说话的趋向,瞎猜了一下。猜错了最多被你笑话,猜对了你就会说更多,稳赚不赔。”

      秋菊这才意识到:兄长那是假装知道,实际是为了套天光寺的话。结果却因为自己的质问,而露了马脚。秋菊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为自己犯傻而懊恼。

      天光寺脑子卡了一下,有些憨傻的问:“那你为什么不继续装了。”

      秋菊为了弥补刚才犯过的傻,忍不住装聪明又说道:“因为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你总不好不继续说下去吧,所以他就没有继续装的必要了。”

      秋菊话都没说完,就瞟到兄长和丽美奇怪的表情,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自己装聪明把话点破了,要是天光寺赌气就不说了怎么办?秋菊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再开口。

      天光寺僵在原地,沉浸在智商被人羞辱蹂躏地悲痛中。

      鹿斗老爷子色是色了点,但对后辈还是听厚道的,帮天光寺解围道:“身为佛门护法家族的天光寺家,是不会代表任何政治势力做任何事情的,但你们越前家却不一样。”

      鹿斗指了指木兰和秋菊,继续:“越前这个姓氏出自古越国,古越国又分作越前,越中,和越后三国。越前家族曾是天皇治下的领主,在失去领地后,越前家作为天皇武士维系家族传承。时至今日,越前家族成为天皇与佛门直接的纽带。天光寺是想知道,你越前木兰的行为究竟进代表你个人呢?或是代表越前家族呢?还是代表天皇?”

      鹿斗大拇指指向自己:“我可以帮他排除最后一种可能。”

      丽美翻了个白眼:“就刚刚欧尼酱和秋菊姐的对话,已经只剩第一种可能了。”

      被小表妹拿刚刚的口误来鞭尸,秋菊有些待不下去了。

      木兰帮着胞妹解围:“你们先回去吧,不然美咲她妈妈见我们都没回去,又要担心了。”

      秋菊感激地朝哥哥点点头,有对众人笑笑后,便跟带夜玫瑰先行告辞。

      太郎和乱马也没了待下去的想法,告别木兰和新一后,随夜玫瑰离开。

      天光寺也勉强从悲痛的情绪中走出来,都不想多看木兰一眼扭头离去。

      直到天光寺离开,之前都没开口的新一抢先问:“木兰,你们究竟计划了什么?”

      鹿斗和新一都将目光放在木兰身上,木兰则无奈的看了白玫瑰一眼,说:“我本来就没计划什么,一点实际的计划都没有。是这个家伙想拉着所有人一起拼命,我只是告诉他:哪怕真能将所有人拉起来拼命,也没有和米国抗衡的可能。”

      叹了口气,木兰继续说:“我是看这家伙可怜,才想着给他出个主意,定一个大致的方针。本以为他会先去收集情报,准备充分了再行动,哪想他会直接招惹矢志田家。话说回来,白玫瑰你至今没说是怎么和矢志田家杠上的?”

      吉岡达也风轻云淡的说:“我拿走矢志田家的一件武士铠甲。”

      木兰:“不告而拿?银白色的?”

      吉岡达也奇怪地看向木兰:“银白色的,你怎么知道?”

      木兰吸了口气:“因为矢志田家能有今天的成就,一半要归功于一件银白色的武士铠甲,那是一件能让历代矢志田族长,成为银武士的神奇装备。”

      鹿斗也明白过来:“原来是你小子偷了人家的传家宝,难怪矢志田家会如此大动干戈。”

      木兰看向窗外:“怕是不止如此吧,以银武士对矢志田家的重要性,以及矢志田家在整个东京的势力,之前那些最多算是开胃菜。”

      新一赶紧问:“那小兰那会不会有危险?”

      木兰指了指白玫瑰:“他们的目标是这个家伙。况且,有太郎和乱马在,夜玫瑰应该会安全。”

      话是这么说,新一还是忍不住抱怨:“霓虹明明好好的,你们为什么老想着拼命啊改革啊,大家安安静静平平稳稳地生活有什么不好?”

      木兰微愣,一直以为新一是个理智冷静且有远见的人,留到现在都没离开,估计是有什么建设性的观点想表述。却没想到新一会抱怨这么肤浅的事情,无视霓虹内部重重危机和衰败,只想着安安稳稳当个待宰羔羊。

      木兰不由得反思自己对新一的看法,作为侦探的新一,能够从蛛丝马迹中推理出真相,确实称得上理智冷静。但反观新一和黑衣党的对抗过程来看,新一总是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头疼医头脚痛医脚,明显缺乏大局意识和反制手段。

      所以,新一只是个有小聪明却没大智慧的人吗?也不尽然,现今才十七岁的新一能有那样的小聪明已经很天才了。木兰能有当下的视野,除了穿越的特例之外,更重要的是四十多年的见识与经历。

      木兰不觉得拿自己两世的经历与新一的人生来对比,就能说新一没有大智慧。只能说,现今的新一还太稚嫩,缺乏相对宏观的视野。

      看到木兰无视自己,新一有些不高兴地问:“喂喂喂,你倒是说句话啊,低头沉默是什么事?”

      木兰心道:看来还有关心则乱的因素,担心超出认知外的力量会伤害到兰。

      木兰放下心事,对新一道:“总的来说,将战场放在学校肯定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我也不习惯坐等敌人打上门。既然已经招惹了矢志田家,不如上门把问题解决了。”

      “什么?”白玫瑰、新一、和鹿斗老爷子都诧异木兰会说这样的话。

      白玫瑰:“你居然会为了我的事情去对抗矢志田家?”

      新一质问:“这就是你的办法?直接打上门?”

      鹿斗劝阻:“小木兰啊,你应该知道矢志田家的实力吧。不是夸张的说,哪怕我拼尽全力,也不见得能打到矢志田家的当家人身前。”

      木兰对三人掰着指头,一一回复:“其一,我可没有想过要帮你对抗矢志田家。矢志田有主宰霓虹的野心,我或许有帮他实现野心的办法。我最多算是上门推销一种理念。”

      “其二,直面问题往往是最有效的办法,逃避和忽视问题总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其三,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名暴力,动不动就打上门,还打到对方当家人身前,你们武道家做事能不能讲讲道理。”

      鹿斗抱着手:“那,你凭什么能见到对方的当家人呢?你凭什么让人家听你的推销呢?”

      木兰:“把对方带到这不就好了吗?”

      新一:“你是说,绑架?”

      白玫瑰:“怎么做?”

      木兰指了指地下的蛋壳:“用这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