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喷液视频

      雷动,风云激荡。

      燥热被一扫而空,迎面而来是略带凉爽的湿气。

      似乎天地在无声的宣告着一件事情——

      秋来了。

      秋要来了。

      闭上眼睛,凌云霄呼吸着此时别样清新的空气,离中秋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正值夏末,他却仿佛回到了冰天雪地,遥想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天地间正是一片银装素裹。

      经历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冬季,一个迷迷糊糊的春天,一个浑浑噩噩的夏日,终于迎来了他在这个世上的第一个秋天。

      哦,似乎明日便是中元节。

      远山的枝叶微微摇晃,他的耳边也响起了沙哑的树叶摩擦声。

      睁开眼睛。

      站在山崖上,俯瞰着这片广袤的大地,天色飞速的阴暗了下来,如同一只大手将天空笼罩,大片的阴影迅速拂过低空。

      雷声近了。

      很多时候天地是无声的,一切都在悄悄的,不知不觉发生变化。

      有时又从不愿意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走,正如这暴躁的雷声轰隆隆响起。

      我来了,不愿悄悄的来。

      我走了,亦不愿悄悄的走。

      细密的雨丝随着劲风吹拂山岗,撞上了陡峭的悬崖,冲天而起,吹得凌云霄衣衫猎猎,长发乱舞。

      手持一柄阴阳紫雪剑,腰系玄黄子母带,身穿青云紫月衫,脚踏瑞兽祥云靴,眼神冰冷锐利的盯着前方。

      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息。

      躲在不远处的玄灵妃偷偷观望着大师兄,心中掀起的仰慕之情几乎翻江倒海。

      早已听闻,大师兄曾经就是在这山崖上一剑断云霄,莫非今日也能见到这场面?

      不止是她,还有林语微等人也悄悄的在更后边露头观望着。

      太帅了!

      哪怕一动不动也是这么帅!

      实际上,凌云霄只是来寻死的。

      心中挣扎很久,他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融入这个世界。

      一切都变得陌生,超出了他以往的认知。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失去了很多,不止失去了前世的一切,更加失去了一种源自灵魂的……归属感。

      归属感是一种很重要的东西,多少人寻觅半生也不见得能找到。

      就是打心底里认为,我属于这里,我是这里的人。

      我出生于这里,我长大在这里,这里的人愿意接纳我,我也承认他们的存在。

      有麻烦事可以互助帮忙,有烦恼事可以互诉衷肠,有开心事可以互相取悦。

      经历了几个月的慎重思考,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抬眼望,竟是秋风萧瑟。

      “他动了,他动了!”

      林语微激动的发出声来,玄灵妃惊讶的回过头来,赫然见到一众人正躲在树丛里偷看。

      “你们来干什么?!”

      玄灵妃低声的喊道。

      “就许你来啊?那太不公平了!”

      林语微示威似的挥挥拳头,又藏下了脑袋,生怕太大声被大师兄给发现了。

      收敛起了雷声,一道道无声的闪电在云层中跳跃往来。

      “或许,是时候该结束了。”

      凌云霄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他始终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正如他手上的宝剑,从未正式的接纳过他。

      这么久了,他竟从未拔出过宝剑一次。

      别人只当是理所应当,毕竟是高手的宝剑,要么不出鞘,出鞘必然是惊天动地。

      平日里拿在手里也只是觉得手上缺了点装饰。

      毕竟双手空空也不知道往哪里放,衣服又没有口袋。

      凌云霄几乎要流下泪来,他这算什么剑客啊,连自己的宝剑都拔不出。

      他手中的宝剑此时轻微颤动着,那是源自灵魂的抵触。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作为与主人日夜相伴的宝剑,又如何能够不知道?握着它的,与它原先的主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强者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引起天地变化,常伴在强者身边,即便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拥有灵性。

      更何况陪伴着他征战饮血的宝剑?

      凌云霄欲哭无泪,在这里他什么都做不到,没有办法修炼,没有办法参悟玄妙,他的存在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精深的功法?没有,他已经没有记忆了。

      逆天的神器?没有,他已经找遍了。

      即便身上仅有的几样东西,也根本没一样是能与他相合的,身份就对不上,与它前主人的灵魂深深绑定在了一起,最多起装饰作用。

      更何况,装作高人的日子他已经受够了,天知道他的内心承受着怎样的挣扎。

      他人眼里的恭维和期许,成为了一剂剂毒药。

      他此前再高的成就,也成为了他眼前深不可见的,厚厚又可悲的壁障。

      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再加上,马上就是四年一度必须要展现实力的时刻了。

      到时候再怎么能装,他也一定是装不下去的,压力实在太大,心理实在是受不了。

      到时候一定会在众人面前出丑吧,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天才光环尽失,引得无数人奚落嘲笑。

      如此倒也罢了,若是脸皮厚点也能臭不要脸的活下去,最主要的是,他招惹的敌人实在太多了。

      身为天才的狂妄为他招来了无数的嫉妒与仇恨,拥有强大实力的他太过于招摇和张狂,不知道多少人憋着要弄死他。

      想到这悲惨的下场,与其如此,他觉得不如趁早了结自己来的好。

      这样还稍微能留下点颜面来。

      一代天才寂寞无双,从无败绩,遍寻一败而不得,郁郁苦闷,最终于某年某月某日自我殒没于某地。

      颇有点独孤求败的意味。

      他想要活出一点尊严出来。

      这是他高傲的身躯之中所残存的最宝贵的一样东西,能够同时影响到他精神的东西,那就是尊严,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侵犯的尊严。

      “去兮,去兮……”

      阴暗的天地间,似乎是从山间树叶的摩擦声中,发出了几声诡异的叹息。

      那是天地间游离的阴魄幽魂,中元将至,游魂散魄也从大地山川之中渗透了出来,阴恻恻的呼唤着他这个即将加入阴魂大军的活人。

      “我被这个世界抛弃了,我不活了。”

      随着他的目光中闪烁过一道剧烈的电光,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只见一道水桶粗的闪电终于从天边降下,直冲凌云霄的天灵盖而去。

      却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只是睁大了眼睛瞪着这道电光向他袭来,闪电的速度根本不讲道理。

      咔嚓一声巨响过后,轰隆隆的炸裂声响彻山间,向着更远处滚滚碾压而去。

      “嗯?”

      凌云霄低下了头来,发现身边的土地焦黑一片,草木低伏,土石炸裂。

      “打偏了么?”他发出了一声疑惑。

      而目睹了这迅雷一幕的众人则惊呆的捂住了嘴巴。

      玄灵妃的眼眸中,更是抑制不住的崇拜之情化作了星星点点泪光。

      闪电的速度没有人能够捕捉的到,但依稀之间,很多人似乎察觉到,在那刹那之间,他手中的宝剑,似乎动了。

      若有人能完整的将这一幕观察到,便会看到这神奇的一幕。

      随着那闪电降下的瞬间,凌云霄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宝剑在刹那间出鞘,一剑斩断了雷光,随后迅速入鞘。

      丝丝的电光在这一瞬间在他的身旁环绕。

      那一幕若是写入画里,便会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位少年长发飞舞,眼神淡漠冰冷,长衫随风猎猎展开,挺起脊梁,高傲的耸立山巅,远处的群山作为背景,似乎没有动作,又似乎动了。

      手中的宝剑只留下残影,硕大无匹的电光被剑锋斩断,化作了无数道细小的雷柱环绕周身,就连他的发丝都碰不到。

      随着那一剑舞出,雷霆反而获得了更大的力量,原路被打回了天上,钻入云层之中,化作了无数雷光灿灿,向着无限远处的天际蔓延。

      此后,他的传说事迹怕是又要多一件了。

      一剑斩雷霆!

      一剑断云霄!

      而在凌云霄自己的世界里,他似乎只是一动不动的什么都没有做。

      回头一看,他惊奇的道:“咦?你们都来干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