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姐妹俩回到房间中,廖雅仔细品鉴一番路遥带回的衣服、鞋子后,惊讶道:

      “肯定很贵!用料做工均是上乘,这种鞋子我还是第1次见!”

      廖琪正在试穿一双低跟小皮鞋,头也不抬的说:“所以我赶紧让你看看嘛。这是路遥送给我们俩的,咱得平分哈~”

      廖雅没好气道:“看你急的,我还会抢你的不成!”

      她貌似不经意的翻看着,突然眼前一亮,拿出一件白色的运动卫衣。

      路遥没得到详细尺码,所以带来的衣服大部分是根据身高买的运动服,这种衣服大一号小一号都没事。

      廖雅两眼发光,似乎很喜欢这件。

      廖琪正在美美的打理自己那份,瞥了一眼姐姐这边没怎么在意:“你确实该有件浅色衣服,我都忘记多少年没见你穿过了。”

      姐妹俩喜滋滋的将将礼物分了,廖雅看着格外高兴。

      同为少女,妹妹喜欢的东西她自然也喜欢。只是身为长姐,必须性子沉稳,平时很少表露出来。

      廖琪也换上一件运动卫衣,道:“这衣服既漂亮又舒适,姐姐你不换上试试嘛?”

      廖雅看了眼天色,摇头道:“先不换了,上晚课的弟子就要来了,省得爆一身土。”

      ~~~~~~~~

      等晚课结束时夜已深,拳馆到了闭馆的时间。

      “多谢师傅指教,弟子告辞!”

      一众弟子恭敬的向廖师傅行礼,然后纷纷散去。

      廖雅关上大门,伸了个懒腰,回房间脱掉满是灰尘的练功服,欢喜的换上靓丽新衣。

      来到练功静室,煎药机发出滴滴声,十全大补汤熬好了。

      路遥正拿着碗接药呢,看到廖雅来了点头打招呼,然后拿药的碗差点摔在地上!

      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因为廖雅穿着来自蓝星的运动卫衣。

      衣服肯定很好看,以两姐妹的颜值,披个麻袋在身上也是时尚。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卫衣是白色的!而白色的衣服有个特点——显大!

      只见廖雅异常宏伟挺拔,呼之欲出,仅是观看就有让人呼吸不畅之感。

      同一物体,白色的比黑色的显得体积大,这种物理现象叫做“光渗作用”。

      路遥暗暗乍舌:“以往廖雅总穿黑衣,没怎么注意,这白色的衣服显得好夸张……该叫她廖‘大’师傅才对!”

      廖琪刚从路遥那学会写自己的名字,正在埋头练字,所以没注意到姐姐的穿着。

      她接过路遥递来的药碗,张嘴喝了一口,然后看到了波涛汹涌的姐姐。

      “啊噗啊……咳咳……”廖琪当场呛住,咳嗦不止,“你……谁让你穿这件的!”

      廖雅低头看了看,疑惑道:“怎么了?我最喜欢这个颜色。”

      自己的视角下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外人看来就不一样了。

      廖琪掩面失声:“快回去换了吧!”

      廖雅竖起娥眉,俏脸寒霜不满道:“哪里不好了,你不也穿着一样的衣服吗?”

      姐妹俩都穿着白色运动卫衣,但廖琪看起来窈窕活泼,廖大师傅则有些“涩情”。

      廖琪忍不住靠近姐姐耳边嘀咕一番,声若蚊呐。

      路遥耳朵动了动,入定加持下听力灵敏,隐约听到“你像奶牛”之类的话。

      廖雅嗖的一声低着头跑了,速度快的仅在视网膜上留下一丝残影。

      隔了一会回来,只见她换了件跑步服,这件上衣略宽松,没那么夸张了。

      ~~~~~~~~

      此时,屋内鸦雀无声,空气凝固。

      眼见气氛越来越尴尬、僵硬,路遥连忙将药分给她们,同时说道:“师姐,教我后面的法门吧。”

      廖大师傅小口啜饮,缓缓道:

      “炼神前三境——凝神、入定、坐忘。你虽已入定,但仍需要一段准备时间才能进入状态,这可不够。必须做到‘常定’,即永远处在入定状态,才能进行下一步。

      我也在冲击这一境界,不能也不敢指点你太多,只有一句廖家秘传口诀望你牢记——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路遥喃喃自语,将最后的口诀念了几遍,闭目若有所思。

      廖雅一脸期许的望着,期待这位炼神一道颇有天赋的师弟能有所建树。

      炼神法切忌多言,她也不敢多打扰。世界是复杂的,每个人的理解不同,过多的阐述会带来“知见障”。

      这时,廖雅忽然注意到妹妹睁着无神大眼呆坐,估计又魂飞天外了。

      气不打一处来,当场一个脑瓜崩打上去:“想什么呢!有没有听我讲?路遥比你起步晚都入定了,你连凝神都费劲,不害羞吗!”

      ‘啊呀!”廖琪痛呼一声,捂住脑袋回过神来,“干嘛打我!炼神这么难还没啥用,我只要专心提高武道境界就是了!”

      廖雅捏着妹妹的脸蛋,将瓜子脸扯成大饼脸:

      “炼神没用!?你与人厮杀,对方入定后五感大增,你的一举一动全被掌握,你怎么赢!?”

      廖琪痛彻心扉,连忙把住姐姐的手臂,奋力挣扎起来。

      正当两姐妹温馨互动的时候,路遥挣开双眼,道:

      “常定的关键,关键在于一个‘静’字,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不论遇到这种情况都不能让心神失守。说到底,还是要内心强大!”

      廖雅欣慰道:“你有所悟就好!炼神切勿心急,一步步来。这几天你就住在静室中吧,此处的环境有助你修行。”

      环境倒是不重要,路遥很喜欢这里的少女沁香,当然很乐意。“谢谢师姐~”

      ~~~~~~~

      姐妹俩的房间中。

      廖雅打了一盆水正在洗脚,廖琪坏笑着猛盯姐姐某处。

      廖雅脸上挂不住,羞恼道:“你看什么!”

      廖琪嘿嘿笑道:“看廖‘大’师傅呗~”

      “无聊,看你自己的去!”廖雅拿出毛巾擦干净白玉似的光洁脚丫,正要脱衣服睡觉,猛然发觉妹妹还在盯着自己看。

      捂住胸口嗔道:“你有完没完,快睡觉!”

      廖琪做了个虚空抓大馒头的动作,贱兮兮的说:“姐姐,那件有伤风化的衣服送给我吧~反正你也穿不了~”

      “哼,我可以自己练功的时候穿!”

      廖雅连衣服也不脱了,气呼呼的上床侧躺,凝神入睡,只留给妹妹一个诱人的背影。

      廖琪心下大乐,顿觉挨揍的气出了一大半,用同样的姿势侧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