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找不到了

      今天是星期五,也是心恬来到艾秋尔厨艺学院的第五天,和式料理班教室内,心恬坐在主角专属的C位上,静静听着老师讲课。

      此时心恬上的这节课的名字叫做‘RB料理概论’,属于专业必上的基础课。

      艾秋尔学院的教学模式与现代大学的教学模式非常相似,所有课程均围绕专业课配置,如专业基础课:烹饪概论,烹饪营养与卫生,烹饪基础化学等。

      还有必修课,如:世界菜系发展史,文学、政治、体育等。

      而选修课才是艾秋尔学院最大的亮点,它包含着许许多多的课程,如:烹饪原料学,饮食保健学,烹饪营养学,烹调工艺学,面点工艺学,食品雕刻工艺学,食品卫生与安全,管理学原理,高级调酒学等等。

      涉及可谓非常的广泛,而这里的每一种课程,在外界都需要付出大量的金钱才能够学习,而放在艾秋尔学院,它只是一门选修课。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课程都能选择,也是有要求的。

      此时,心恬正在上的这门课很新奇,他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所以听的也是颇为认真。

      心恬的学习能力一向很强,从高中就这样了,虽然跟那些全校排名前列的逆天的学霸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但心恬并不觉得自己比谁差。

      需不需要得第一,只看他想或者不想。

      第一名,太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了,心恬还是喜欢低调些。

      “与中国做比较,亚洲饮食文化差异较大的国家有哪些?有同学知道吗?请举手。”

      这位老师的名字叫做‘村上由晴’,她的长相很是清纯,身材偏瘦,身穿一件白色的普通长裙,使她全身的气质更显淡雅。

      从她开课前的自我介绍中能够得知,村上由晴今年28岁,两年前来到艾秋尔学院任教,与平木龙也一样都是RB人,而且二人相熟,关系似乎还挺不错的样子。

      村上由晴的问话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心恬没有想要出头,他扭头看看侧方,一个头发呈稻草色的少年举起了手,老师伸手指向那位学生,示意他起身回答。

      那稻草色头发的少年站起身说:“RB。”

      稻草色头发的少年似乎并不是中国人,因为他说话的腔调,显然是中文没过关的样子。

      “夏目板黎同学说的很正确,请坐。”村上由晴说:“饮食差异较大的国家,RB正是其中之一,同时它也是我们这节课需要学习的对象。

      大家要做好笔记,因为都是要考的!”

      心恬微微正坐。

      村上由晴通过遥控器,翻开PPT的第一页,并由此讲述:

      “和食,即RB料理,又称和式料理,起源于RB列岛,并逐渐发展成为独具RB特色的菜肴。

      RB和食要求食材自然、颜色鲜艳、器皿多样,塑造出视觉上的高级感,材料和调理法还需要重视季节时令变化,一道菜一年四季都需要顺应季节,采用不同的烹调法和摆盘。

      RB料理,分为两大类‘RB和食’和‘RB洋食’,像寿司这种RB人自己发明的食物就是和食。

      另外,像源自中国的日式拉面、印度的日式咖喱、法国的日式蛋包饭等,这些外国来的就被称为日式‘洋食’,发源地虽不是RB、但经过RB人的改造已经成为RB料理的一种。

      其中RB改造的中国菜,日式拉面、煎饺、天津饭等,又因为中国不属于西洋的范围,所以被叫做‘日式中华料理’。

      而在RB国内,和食料理主要被分为三类,本膳、怀石和会席料理,除此之外还有桌袱、茶会、大学、面食、修行料理等。这些我们在未来的课程上都会学到,老师在这里也就不过多的赘述,我们先继续往下看。

      RB料理是用眼睛品尝的料理,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用五感来品尝的料理,是被世界公认的烹调过程最为一丝不苟的国际美食,这也造就了RB料理精致而健康的饮食理念。

      自然原味是RB料理的主要精神,一位优秀的料理师必须成为食用者与大自然之间的桥梁,在料理师用心细致的烹调下,让客人尝到最地道的天然美味……”

      下课后,心恬轻车熟路的返回了寝室。

      这五天以来,心恬对艾秋尔学院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各方面也都相较于几天前更加的熟悉,不过心恬在和式料理班,除了卢阳阳和斐雨文之外,却是没有交到第三个朋友。

      这也是非常无奈的,心恬不善言辞,而且他也不会主动去找人搭话,就连班级里的一两个漂亮女生,心恬也就是没事瞟两眼罢了。

      总的来说,已经能够适应当前的生活。

      今天课上由晴老师讲述的关于和食料理的课程令心恬茅塞顿开,他第一次知道原来RB菜竟然也有这么多的花样,除了寿司、刺身、味增汤、天妇罗、章鱼烧、铁板烧、玉子烧、乌冬面、荞麦面等等,居然还有辣么多他不知道的!

      叹一口气,回想他当初依靠着多年来日漫的熏陶选择和式料理这门专业的时候。

      唉~

      果然年轻人就是容易上头,未来要走的路也还很长啊。心恬在床上翻了个身,打开手机看着零钱余额一阵沉思。

      ‘还是得找个兼职干干,就这点生活费,再看宇桢请客的频率……三天两顿,虽然有人请客是不错,但这谁顶得住啊,总得想办法还上,虽然看宇桢不太在意的样子……’

      心恬,默默的摇摇头,找到WeChat班级群里平木龙也发布的课表。

      艾秋尔学院的上课时间是早上八点钟,放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钟,除此之外课程表上还有几个空白的课程,这意味着没课,而这之外的时间,完全‘自理!’

      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浪费青春大好的时光,这对吗?

      不对!

      所以赶紧找个兼职干干!

      兼职可以做,但是去哪找,倒是个问题。

      首先,兼职的地点不能太远,时间也得对得上。其次,最好能是和式料理的店铺,这样心恬会有点归属感。最后希望人不要太过密集,心恬性格内向,不善言辞……

      算了,还是别干了吧……

      就在心恬纠结万分的时候,一声铃响传出。

      心恬抬起手机,平木龙也老师在WeChat班级群中发了一张图表,下面还有几行字是说:“学习料理的不能不懂料理,我为大家找出了距离我们学院不远的经营和式料理的饭馆,有意向的同学可以自行去尝试一下。

      今年我们学校的课程不算拥挤,想要兼职的同学也可以去看看,协商完成之后记得通知我一声。”

      心恬抱着手机缓缓坐起,脸上浮现出了洋溢的色彩,‘下午的课程结束之后,就去看看!’

      下午上完一节烹饪基础化学课之后就没课了,心恬收拾好装备从东门出校,根据图表上的地址开始寻找。

      心恬的第一站在学院东边大约两公里处,一个名叫‘日式铁板烧’的小店,小店的位置处在道路的一侧,是个门面店,店铺的门口就是能横穿整个近海市的‘川海路’,所以路上车辆行驶的较为密集,不过川海路并不接触到艾秋尔学院的环秋路,两条路之间还有些间隔,这也是为了避免堵塞,毕竟这里已经是市区的位置了。

      心恬心中还是有些小忐忑的,毕竟他不善言辞,本来也是想喊着室友陪伴着一起来的,奈何他们都还有课。

      心恬推开门进入小店,映入眼眶的是一条高度一米五左右的木质长桌摆放在右侧,长桌前摆放着一排木质的长腿圆凳,左侧摆放的则是正常的木质四人桌,小店顶上吊着许多亮着黄色灯光的吊灯,小店的整体的装修和摆放都和日漫里的饭馆极其相似,就连老板也是裹着白头巾,带白围裙的中年男人。

      心恬眉头微微一跳,此时小店正处在营业的时间,店铺里也有几位客人正在吃饭,心恬在右侧长桌前找了个旁边没人的位置坐下。

      “こんにちは,いらっしゃいませ,何か食べたいですか?你好,欢迎光临,请问想吃点什么?”老板笑着用日语和中文打招呼。

      心恬笑着礼貌的回应,“你好,我想先看一下菜单。”

      “请。”老板礼貌的伸出右手指向菜单。

      “谢谢。”

      心恬看向菜单,菜单是中文的,不过菜名下面还有日文翻译。

      ‘还真来对地方了。’心恬心说。

      心恬看着菜单,颇有点忐忑,看了一分钟后,心恬选了个招牌,番茄蛋包饭……

      接单后老板开始忙碌,心恬则定神开始观察了起来。老板铁板炒饭的动作很丝滑,就像是开了超高帧,显然也是多年的老手了。小店里很安静没有什么嘈杂的声响,除了老板料理的声音和几位客人的低声细语。

      说的竟然还是日文!

      心恬仔细听他们说了一段时间,却发现自己一句也听不懂。看来自己这么多年日漫白看了,本来还以为自己学了不少呢。

      观察了一阵子后。

      “トマトのオムライスができました。”老板将番茄蛋包饭和一碗菜汤端到心恬的面前,“ゆっくりお使いください。”

      “谢谢。”

      心恬点点头,虽然没听懂老板说的啥,不过这并不妨碍吃饭。蛋包饭很好吃,浓浓的蛋香和甜番茄的味道,跟家里自抄的蛋炒饭有不小的差别,总的来说,挺好吃的。

      虽然不知道这家店正不正宗,但心恬却是是第一次吃RB的菜,呃……

      炒饭!

      想来这个大米应该也是中国进口的吧,嗯。

      心恬并没有吃的很快,直到客人走光了,心恬才加速吃完了这份番茄蛋包饭,然后老板过来收钱的时候……

      “老板你们这里,招店员嘛?”心恬付钱的时候突然问。

      “非常抱歉,我这个小店的规模太小了,实在是不需要多余的店员。”老板面露惋惜的神色,不过令心恬惊讶的是老板说话的奇怪语调,他竟然是个真的RB人!

      心恬还一直以为他假装的,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老板欢迎光临说的很顺口!

      他竟然专门练过!

      “没关系,麻烦你了。”心恬起身面带笑容的向老板点头示意,“多谢款待。”

      接着心恬离开了这家名叫日式铁板烧的小店,离开时背后还传来的老板的声音,是一句:“またお越しください。”

      意思是“欢迎下次光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