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爱情电影

      好在杨红伟那笔单子完工后,雇主很满意,爽快的结清了尾款。

      然后萧凡云新开设的青松观供养账户里就打进来了第一笔五十多万的供养钱,其中十万是和杨红伟约好的数额,多出的四十万是那位雇主一高兴打赏的红包。

      毕竟越有钱越迷信,尤其是对风水之道。人家随便造个园林山庄砸个几亿眼都不会眨一下,万一稀里糊涂坏了风水那损失的可就不是钱的问题了。

      而杨红伟也借助那一笔单子在土豪圈子中打开了名声,各种大单子也是源源不断,然后他隔三差五的就会给萧凡云打电话。

      但萧凡云秉持着小心谨慎原则,不是什么单子都敢乱接。

      久而久之……追捧他这位神秘大师的土豪却越来越多了。

      而萧凡云在赚到了暂时够用的钱后,立即选择了停手并闭门谢客,因为他要准备突破筑基期了!

      筑基,顾名思义就是筑就道基,是凡人迈入修仙的第一步。

      但这第一步却最为关键,因为基础决定高度。

      同时迈过这一道坎就意味着真正的超凡脱俗,跻身超凡者行列。

      ……

      癸卯年,己未月,丙寅日。

      宜:嫁娶,纳采,开市,出行,动土,上梁,移徙,入宅,破土,安葬。

      忌:祭祀,祈福。

      五行,炉中火。

      冲煞庚申。

      危日。

      戊子时,吉。

      萧凡云合上这本老黄历随手塞进了炉膛中。

      “都是封建迷信,修行本就逆天,管他是吉是凶,干他就完事了!”萧凡云拧开鼓风机加大火力,很快搁在宝鼎中的一口砂锅散发出了一股浓烈刺鼻的苦药味。

      丹成!

      萧凡云面色一喜,摘下手套伸出假肢将几乎烧红了的砂锅给拿了出来,却随手丢进了龙首潭中。

      就听刺啦一声,池中腾起滚滚白烟。

      萧凡云站池边静候了片刻才撩起裤腿赤足迈池中一阵摸索,很快一颗黑漆漆坑坑洼洼的药丸被他找到。

      回到岸上,将药丸搁磐石上用力一掌拍裂,立时从中滚出一颗浑圆雪白如玉的药丸。

      萧凡云小心捻起这颗药丸搁太阳光底下照射能隐隐看到三道金线。

      “只有三道金线吗……”萧凡云有些失望,但却无可奈何。

      此丸名为筑基丹,最佳九道金线,俗称九转金丹,可助修士筑基提高九分气运。

      不是萧凡云炼不出九转金丹,而是因为此界灵草太过稀罕,难为巧妇无米之炊。

      而为了炼制这颗三纹筑基丹就耗尽了萧凡云刚刚攒下的两百多万。

      修仙果真就是烧钱啊!

      好在萧凡云对自己筑基很有信心,不说百分百成功,那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之所以炼制这枚筑基丹也不过是以防万一,毕竟修行事无绝对。

      做为曾经傲立修真界顶尖强者之一,萧凡云见过太多因为不谨慎而半道陨落的倒霉蛋了。

      所以他自然不会范同样的错误。

      当晚子时,良辰吉时…

      完成沐浴更衣焚香没祷告的萧凡云飘然来到山顶。

      只见不远处的崖边上多了一座石亭,萧凡云进入这座古松亭中面朝东方盘膝静坐,取出筑基丹含入口中。

      丝丝药力立时流入体内,冲击着全身经脉穴位。

      萧凡云运气引导药力拓展经脉稳固穴位,同时不停的吸纳五行阵中积攒的浓郁灵气以补充消耗。

      许久后,萧凡云忽觉右肘部位麻痒难当,他便卸下假肢割掉结痂处。

      丝丝殷红渗出,萧凡云却任由滴落。

      很快断裂处肉芽生长,断骨重续,寸寸延长。

      渐渐一截泛着玉色的手臂重新生长了出来。

      萧凡云脸上却风轻云淡,因为一切尽在掌握中。

      舒展了一下新生的右臂,萧凡云掐起诀印加速筑基进度。

      月隐日现,又日落月升,周而复始。

      转眼间,夏消秋寒。

      萧凡云已枯坐亭中九十九日未挪半寸,朝食霞露夜饮月华,身上落了一层泥垢,整个人也宛若枯槁气若游丝。

      当第一百个子夜降临,萧凡云身上开始出现神异变化。

      原本佝偻的身姿逐渐挺拔充盈起来。

      华发尽落,青丝新生及腰。

      枯皮寸寸剥落,隐现玉石光泽。

      当朝阳升起,刮来一阵徐徐清风,带走了道人身上缕缕灰烬。

      在跃出云海的万丈金光中,道人缓缓睁开灿若星辰的双眸。

      一口浊气呼出,吐尽体内秽气。

      道人微微一笑,神光尽敛,返璞归真。

      “唳!”仙鹤长鸣。

      “吼!”猛虎咆哮。

      萧凡云长身而起,全身一阵噼啪作响,个头生生拔高了一尺,身形显得更加挺拔高大,英武不凡。

      两头护法灵兽纷纷上前一阵亲昵。

      萧凡云轻笑道:“筑个基而已,水到渠成,不过多费了些时日。”

      “呜噜噜噜。”小花扭着脑袋在道人身上一阵蹭,却喷嚏连连。

      萧凡云拍了拍身上积攒了三个月的灰尘,爽朗笑道:“该回去好好洗个澡了。”

      说罢脚尖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飘飘然的飞回了八卦宫中。

      双脚轻轻落地,萧凡云感叹道:“筑基期的凭虚御风之术终究还只是借风飘飞,太慢也太麻烦,要想云游四海看来要先祭炼一把飞剑才行,希望那把无名残剑不要令本尊失望。”

      七日后,萧凡云彻底稳固住境界。

      来到龙首潭前,伸手一招,一把浸泡了数月的残剑飞入道人手中。

      甩手挥去剑上的水渍,只见千年沉淀的锈迹已被彻底抹去,犹如初出火庐的新剑,寒光闪闪。

      萧凡云屈指一弹剑身听得一声低沉嗡鸣,不由轻笑道:“还跟本尊闹小脾气了?别人可没怎么好的待遇,能在一口龙泉中泡澡吸点龙气。也罢,是该让你认清本尊有没有资格当你的新主人。”

      萧凡云并指一划,系于剑首的五宝铜钱脱掉坠地。

      残剑嗡地一声,似被卸下枷锁的猛兽发出一声刺耳的金鸣。

      萧凡云不为所动,将残剑轻轻一抛,主动敞开心神:“来吧,剑心通灵。”

      残剑激鸣一声,从中冒出一团怨灵钻入道人的眉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