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情感>

      所有人不约而同想起文炳之前的判断。

      之前他们或许可以不信,但是当事实就发生在自己眼前之后,就由不得他们怀疑了。

      瞎猫碰上死耗子也没这么凑巧的,几乎是当场兑付啊。

      就连一向以冷静姿态示人的李恩赫也无法保持从容,嘴唇微动,欲言又止。

      “老公!”

      “这是因为……”

      没有理会自己老婆,金石岘捂住还在不断流淌的鼻子,走向其他幸存者,嘴里反复重复强调,“我太累了,我太累了……”

      “没错,我没有被感染,只不过是太累了!”

      ……

      “不要靠近我们!”

      “快走!”

      然而早被吓坏的幸存者哪里肯信,他走到谁身边,那人就吓得连连后退,也不知是害怕被传染还是金石岘忽然变成怪物扑向自己。

      事实上,文炳很怀疑,如果不是因为亲眼见过怪物杀人,早已给他们树立起怪物无法阻挡的定见。

      身材矮小,全身上下拢共没两三斤斤肉的,小鸡仔一样的老头待遇绝不可能受到这么好的待遇,怕是要被人拳打脚踢出来了。

      “我也有投票权吗?”

      从桌子上拈起张黄色标签纸,文炳似笑非笑看向老头,“对了,这回被投票处置的名单里面还要多加上大叔你的名字啊。”

      看着众人胸口骤然猛烈摇晃的火焰,文炳心中竟是觉得格外痛快。

      秩序彻底动摇混乱了。

      文炳和车贤秀只是闯进来的陌生人,甚至搬进绿之家公寓都没几天,楼里就没几个认识他俩的。

      金石岘可是从怪物出现后就一直和其他生存者待在一起,是这个圈子的自己人,便利店又开了这么多年,迎来送往,少有不认识的。

      外人可以轻易赶走,圈子内部有人被感染了又该怎么办。两者承受的道德负担考验远非一个层级。

      现在赶走了金石岘,谁能确保下一个轮到的不是自己。

      视线再一次聚焦在文炳身上,逐渐亮起,这时候所有人忽然记起来,文炳可是不只能鉴别被感染者,甚至还宣称能够防止他们怪物化。

      “对了……”

      金石岘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羸弱身躯爆发出过人活力,踉跄冲向文炳和车贤秀,“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轻巧避开老头污秽的手臂,文炳摇摇头,并无多少怜悯地低头看着金石岘,残酷摇头,“我们能做到,可不一定代表大叔你也能做到啊!”

      话音未落,就听啪啦一声,金石岘双腿一软趴伏在地,竟是直接昏迷过去。

      又是一阵哗然。

      “文炳,你……”

      话在嘴边徘徊了好几次,李恩赫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投票约莫着是搞不成了,还有很多手尾需要处理,譬如安抚人心什么的,想想都让人头大。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把投票继续下去。”

      文炳扯了扯嘴角,等了这么久,802这家伙终于还是还是忍不住了。

      抱小狗的女人似乎和他不怎么对付,话刚出口,就厉色质疑起来,“崔允载先生,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现在人心惶惶。”

      802房客崔允载显然早早打过一番腹稿,自有一套逻辑说辞,“无论是赶是留都有人持反对意见,这个问题如果现在不解决,而是就这样蒙混过去,迟早会闹出矛盾的,整间楼现在就剩我们这十几号人,不能再分裂了。”

      虽然他的脸肿得像猪头,看上去十分可笑,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有理有据,听得人不仅连连点头。

      文炳暗暗摇头,这个叫崔允载的耍了个小小话术。

      进来前,他粗略估计了下,一楼生存者十六七口人,如果再加上自己几个月妥妥的超过二十。

      崔允载话里不知不觉间就划定了界限,将自己四人甚至连带着地上的金石岘排除了出去,和李恩赫用“谋杀”比喻参与投票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没李恩赫那么暴露,效果也没那么明显。

      “小术耳,难成气候。”

      冷冷做出评论,文炳任由崔允载继续说下去,他倒要看看这人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不过在投票之前,我们还是要先请文炳先生给我们讲讲他是如何判断出石岘大叔已经被感染,为什么之前只是潜伏,现在就突然爆发了呢?!”

      第一步达成,崔允载松了口气,双手摊开以示真诚,侃侃而谈,“当然,还有他又如何阻止怪物化,要知道政府军方那么多科学家可都没有研究出来,否则外面也不至于混乱成这样。”

      众人脸上赞同之色更重,连连点头,这些直接关乎他们自身利益安全,由不得他们不认同。

      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李恩赫抿起嘴唇,聪明如他,自然也敏锐感觉到事情开始偏离他的计划。

      不过……

      崔允载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明确反对,搞不好就会被生存者们认定是叛徒。

      “你这混蛋!”

      他有顾忌,尹智秀可没有,啷当提起狼牙球棒,指着崔允载鼻子骂道:“你之前像条狗一样,被人捆起来关在屋子里面的时候,是谁救了你?现在给我玩这套是把谁当傻子?!”

      某种程度上,投票其实和文炳两人没有关系,当事人的他们是被排除在外的,由始至终的做决定的,只有一楼的生存者们。

      他们将自身的道德准则,以及文炳、车贤秀怪物化后可能造成的威胁进行衡量后做出判断。

      崔允载现在来这一手却是直接打乱,非得文炳提前做出某些“贡献”还得经过认证后,才能勉为其难进入投票环节,否则的话就是有意欺瞒大家。

      这是一场博弈,而崔允载要求文炳一开始就把筹码交出来,两手空空上场。

      他还将文炳到来和便利店老板发病联系在一起,用心何其毒也。

      虽说官方已经在电视中公布了怪物化和欲望有关,不会传染,但难保不会让人多想。

      “这就完了吗?”

      拍了拍尹智秀肩膀,让急得额头、鼻尖渗出汗水的女孩放下心来,文炳看向崔允载,用脚碰碰金石岘身体,无奈道:“可是怎么办呢?我刚才就说了,我能做到,可不一定代表你们也能做到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