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珍人牲交视频

      相比梨雪汤,这可是实打实的东西,是不要大量的时间和不俗的理解能力才能写出来的。在没有老师的教导下,叶康居然写出这种东西,这是何等的自学能力。

      长老越看越入迷,倒不是说其中有什么颠覆炼药界的知识,其中很多知识在他这个有50年药龄的长老面前,都是些常识性的知识。

      在他看来书中的内容还很粗糙,他随手便给叶康指出了很多错误,让叶康有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的感觉。

      长老也从里面的一些新异观点中学到点自己平时不在意的东西,毕竟三人行,必有我师,长老也不是神,什么都懂。看两人聊得火热,王雅悄悄退出房间。

      不知觉中,已经过了凌晨,此时城门已经关了,叶康倒没有在意这一点,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他要将所有平时没有解决的知识盲点都问一遍,不断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哪会在意城门有没有关,大不了在城外对付一夜。

      长老不愧是长老,将叶康有些骄傲的心彻底击碎,不断的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

      “哈哈,今天真是开心,天也不早了,你也不用回去了,就在旁边的客房住下吧,明天我们再继续讨论”

      “谢长老,今天真的学到了不少知识,说来惭愧,此前小子以为自己已经入门了,听了长老的教导,才知道所了解的只是冰山一角”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老夫好歹也有这把年纪了,钻研炼药,这些阅历还是有的。倒是你,一年时间能写出这个,虽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你比老夫的潜力大得多。

      还有,别长老、长老的,叫师傅”

      听了长老的话,叶康却并没有飘飘然,他从没想过和谁比,他深知自己还很菜,以后那是以后的事。听了长老的后半段话,叶康很是幸喜,他知道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谢师傅给小子这个机会”

      叶康拱手行了个大礼,虽是师傅,但才开始确定师徒关系,实际没多少交情,叶康无法让自己行跪拜大礼。至于顾亦卿,那救命之恩是真正的恩重如山。但既然认了这个师傅,叶康也会在心中敬重他。

      “哈哈,不必如此,我这一派没那么多规矩,明天下午你们师兄弟们见个面,这个事就定了,你去睡觉吧”

      “是,师傅”

      深夜,躺在床上的叶康一直无法入眠,好歹实现了一年前就期待的事,接下来就可以学习刀法了。溪阳派的规定,每个正式弟子都可以从刀法和剑法中选一样作为保命手段,别殿弟子也可以前去刀法殿或剑法殿旁听。

      ...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将叶康吵醒,昨天睡得太晚了,以至于现在他还有些困,打开门,是王雅师姐。

      “早啊,师弟”王雅故意在‘师弟’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你也早啊,师姐”叶康也学王雅说话,在‘师姐’上加了重音。

      “好啊,现在胆子大了,敢学师姐说话了”

      王雅早上来给师傅请安,来问问叶康的事,听师傅说已收了他为徒,王雅也为叶康开心,师傅吩咐她将各位师兄叫来,中午聚个餐,师兄弟们认识一下,将事定下来。

      王雅顺便过来将叶康叫醒,给他讲些师门的情况,在叶康来之前炼药殿中王雅是最小的,排行第八,所以叶康现在排行第九。

      炼药殿弟子中除了王雅,其他都是男的,至于什么家庭情况,性情如何,叶康倒不是很在意,叶康本就性情内向,不愿和太多人接触,主要是觉得浪费时间,大学时连班上一半的同学都认不全,他也不觉得和这些师兄会有太多交集。

      根据王雅的指示,叶康来到弟子大殿填了一张申请表,再拿着被师傅盖过章的申请表交个柜台里的师兄。

      “过几天上面会派人前去核查,核查通过了,你便会领到正式弟子令牌”等一切手续完成后,柜台里的师兄提醒道。

      叶康答应一声,在师兄的迷惑中走出了弟子大殿,他想不通炼药殿长老为了这小子,打破了二十多年的记录?

      等叶康再回到药谷,已经是下午了,王雅迎来,说师兄们已经到来,正在餐厅等候。

      两人来到丹房的餐厅,桌上摆满了美食,叶康粗略的算了下,这桌至少五百两,不由在心中感叹,真有钱!

      和众位师兄们一一见过面,叶康表现得很有礼貌,但也没多少热情,师兄们只觉得可能是第一次见面,有些生疏。

      他们刚听说师傅收了个实习弟子为徒时,都是万分得惊讶,因为师傅当上长老二十多年以来,从没收过实习弟子为徒。

      这不是看的起看不起的问题,因为普通平民中少有展示出过人的天赋,毕竟学药理是需要老师领路和大量资源的,特别是炼药,更需要比武者多出数十上百倍的资源,这种资源平民根本负担不起。

      看师傅对叶康眼眸中迸发的那种关爱,他们看叶康的眼神都有些怪异,以叶康的条件,这些资源应该都是师傅出。

      在他们得知叶康还没有修炼过内功心法后,这种怪异的感觉更胜,叶康到底有何才能,让师傅如此的对待?如此的倾尽心血?

      在饭桌上,叶康还是比较在意一人,大师兄古一丁,穿着颇为华丽,听说是来自王城的一个大家族,这顿饭就是他出资的,叶康想着这里最有钱的估计就是他了。

      桌上的美食都是他平时吃不到的,贵就有贵的道理,这些菜的口感着实不错,所以他都是一直有礼貌的吃着,除了别人找他说话,他会笑着应对两句,

      师傅看着一直闷声在吃的叶康,这叶康性子是不是太喜静了?不懂与人相处之道,却是不好。

      本想提点他几句,但又想,若不是这种性子,怎么能沉下心来专注的研究药理知识呢,写出那本书来?罢了,随他去吧,有得必有失。

      众师兄也觉的无语,今天的主角本是叶康,但说话最少的也是叶康,叶康的态度让他们也对这位小师弟没有太多热络。

      按照炼药殿的惯例,给叶康起了个小九的别号,意味着她排行第九,王雅师姐因为是唯一的姑娘,大家都叫她小师妹。

      没有叶康的参与,师兄们之间的氛围倒是欢快的多,酒桌上推杯换盏,相互劝酒,他们也好久没聚了。

      叶康在师兄们的劝酒下倒也喝了几杯,再多却怎么也不喝了,问其原因,只道酒品不好。

      记得第一次喝酒时是在大一开学时,从五湖四海赶来的室友欢聚一堂,第一次喝酒的叶康四瓶酒下肚,手舞足蹈,满嘴疯话,被室友拍了下来,自此决定,此后绝不喝醉。

      师兄们看叶康真的不喝,也不好再劝,但心里或多或少有些不快,都觉得叶康有些不合群。

      叶康也看出来了,但...对他而言都是小事。

      两天后,一位弟子将一柄青铜牌交给叶康,这便是正式弟子令牌了,这可比木制的实习弟子令牌有分量多了,自此叶康成为了溪阳派的核心一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