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催乳师上门服务

      被苏清欢这么一说,楚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摆弄着散落的柴火,可嘴里发出的呼呼声,却是暴漏了他现在的窘境。

      苏清欢从旁边递过来一碗水,眼神里带着打趣儿。

      “我刚见你的时候,还觉得你高冷,可现在看来,正儿八经的铁憨憨。”

      说完还咧嘴一笑,笑里含了很明显的戏虐。

      楚烈虽不懂她嘴里说的“高冷”,“铁憨憨”,但从表情来猜测,一定不是夸奖人的。

      喝完水,嘴里的烫意轻了些,楚烈站起来跟在苏清欢后头,反驳道:“我不高冷,我也不是铁憨憨。”

      他长得高不假,可从姚家村一路赶车回来,又生了好大一会火,浑身热得很,怎么会冷呢?

      又一本正经的说:“夸人可以说憨厚、憨实,不能用铁来形容。”

      再说为啥是铁憨憨不是铜憨憨银憨憨?

      苏清欢忙着找盘子,待会得拿到正屋去装腌菜给楚烈带回去,本来厨房灶台这留着一坛的,被丁氏给抢了去。

      姚大宝一路抱回姚家,他奶奶晕倒都没有放下,浑身脏兮兮的样,把腌菜还给苏清欢她也不要。

      楚烈跟在后面喋喋不休的说着,苏清欢正忙这忙那,看他还在强调,便顺手把锅里的兔肉盛出来,盘子往楚烈手里一塞。

      “好的好的,你不铁,你憨憨。”

      憨憨也不是个词语啊,楚烈皱着眉头还想讨论一番,苏清欢已经去收拾菜板了,头也不回的道:“把它放正屋桌子上就行。”

      低头瞅瞅手里的盘子,再看看苏清欢的背影,楚烈撇撇嘴,这么敷衍人,什么啊!

      苏清晗在院里一直在忙着洗衣服,夏天干完活身上一股酸气,男人都是晚上去村口那条河里冲冲,可妇人们又不方便,就在家里打盆水找块布擦擦。

      农忙时节,下地回来累的够呛,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洗衣服。

      好在苏家有苏清欢俩姐妹在家,打理家务,马氏几个妇人衣服也能换的勤快些。

      洗好的外衣刚搭上绳子,就看到楚烈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开口问道:“楚大哥,我姐还有需要忙的吗?”

      “应该没有,有我可以帮她。”楚烈笑着答道。

      很懵懂的看着楚烈把盘子放下,又转身回了厨房,苏清晗心想,怎么感觉楚大哥特别喜欢跟在大姐后头呢?是想跟大姐学做饭吗?

      把厨房整理干净,用过的盆刀洗过,又拎着满满一桶泔水倒在了门口,楚烈拿着抹布等苏清欢再吩咐点活。

      苏清欢从他手里把抹布扯过来,把刚找出来,已经好久不用的食盒擦干净,将一盘兔肉装进去,又拿了两份萝卜和辣白菜。

      递给楚烈:“这是给你拿回家的。”

      楚烈以为直接端着盘子拿回去,没成想清欢还给准备了食盒,赶着牛车用食盒确实方便些。

      也没客气,接了过去,估计爷爷晚上又得多吃碗饭。

      “楚烈,明天你有空吗?我想去趟镇上。”

      陈管事让祥子来取的腌菜,这段时间应该暂时不需要了,她想着去看看有没有别的来钱路子。

      “好,明天早上我来你家接你。”楚烈想都没想就开口应下。

      打猎这事儿,想上山就上山,想不去就不去,自己说了算。

      他也打算给爷爷带点烟丝,买两坛酒。

      俩人约定好,明天一早去镇上,楚烈拿着食盒,苏清欢把他送出去,看他牵着牛朝家走去。

      她得计划下怎么销售豆芽,现在家里豆芽剩不多,明天得多分几份,卖吃的必须让人试吃后才知道口味如何。

      最好能有个稳定的采购,不需要自己零卖,她可没有闲时间天天去镇上叫卖豆芽。

      这几日天气好,苏清欢用针线把辣椒穿成一大串,挂在屋檐下晒着,已经晒成了干辣椒。

      和苏清晗把辣椒小心的摘下来,装到小竹篮里,明天走的时候带上。

      苏清欢回屋翻了自己的口袋,只翻出了六十七文钱,陈管事上次结货款给的钱全被丁氏拿去了。

      皱着眉头,看着手里可怜的钱,苏清欢心里感叹,真是辛辛苦苦一朝打回解放前啊!

      原以为有点余钱,能再置办点东西,这下倒好,陈米都买不了几斤。

      “清欢,饭做好了没?”

      院子里传来了马氏的喊声。

      苏清欢赶紧把钱放好,起身走出去。

      “奶,饭都在桌子上。”

      趁着马氏蹲下洗手,王氏从婆婆身后绕到苏清欢身边,小声问道:“那丁老婆子送回去了?”

      “二婶,人送回去了。”

      “那钱要回来了?”

      苏清欢虽然有些诧异王氏竟还关心被拿走的钱,但还是回答道:“没有要回来,她当时晕过去了,到家门口才醒。”

      一听钱还是被丁氏拿走了,王氏遗憾的咂咂嘴,摇头叹了一口气:“清欢,她晕了你直接拿走啊!”

      这不是一文两文的,一两多银子啊!清欢这个丫头,真不知道精还是傻!

      苏老汉在后头听得清清楚楚,看到二儿媳在责怪孙女,重咳一声:“老二家的,小辈的事儿你少管,有闲工夫多干点活比啥都强!”

      听到公公的训话,王氏头也没敢抬,低头走进了屋子。

      苏昱武甩着手上的水,咧嘴笑着凑过来,朝着苏老汉道:“爹,你别理她,她就是嘴上说,心里没坏心眼的。”

      苏老汉瞄了儿子一眼,用鼻子哼了一声,双手背后转身就走。

      二儿媳心里有没有坏心眼不知道,可清欢自己挣得钱,他当爷爷的都不插手,哪里轮得到她王事操心?

      看到老爹没搭理自己,苏昱武还是笑呵呵的跟在后头进了屋。

      孙氏从丁氏来闹这么一场后就一直闷闷不乐,耷拉着眼皮坐在桌前,也没有主动给苏老汉马氏递筷子。

      把筷子和粥分下去,苏清欢看到孙氏还是坐着没反应,又递过去块馒头,问道:“娘,你吃馒头吗?”

      上次剩的面,蒸了一锅馒头,又白又软,苏腾那小子一次能吃四个。

      孙氏没回答,端起碗喝了一口粥,手里的筷子也不夹菜。

      苏清欢有点无奈,笑了笑把馒头又递给了旁边的苏清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