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动漫同人>

      神奇的效果,使得柳二龙瞪大了美眸。

      掀开长袍的领口,柳二龙低头瞧了一眼,发现刚刚还血肉模糊的伤口,此时已经愈合了。

      “谢谢、谢谢你啊。”柳二龙扭捏的道谢。

      林琅天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收回手心,转头扫了眼附近的魂师。

      眉头微微蹙起,道:

      “我们先回去吧?如果龙公愿意的话,可以让孟依然与娜娜一起回教皇殿,到时会安排她入学。”

      “也好。”龙公孟蜀笑呵呵地回道。

      众人没注意到的是,胡列娜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夜色下,她的脸颊粉红水嫩。一双娇艳的双眸仿佛覆了层水雾。

      她的第五魂环出自夜媚妖狐,特点为调动情欲。

      而在吸收魂环的过程中,胡列娜一味地追求速度,心志未设防,难免被负面能量所影响。

      到了夜间,这股能量更是使得她春心大动。

      潋滟的眸子里都是林琅天的身影,甚至忘了吃孟依然的醋。

      “回、回旅馆吧?琅天。”

      林琅天不疑有他,由于龙公孟蜀还要召集走散的家族弟子,便暂时分开行动。

      ……

      回到旅店。

      身心俱疲的柳二龙回了房间,心事重重。

      胡列娜咬着嘴唇,脸颊发烫,复杂的眼神看了几眼林琅天,也跟着进了房间。

      房间里,有两张床。

      胡列娜与柳二龙各怀心事,灯火熄灭,只有圆月的银辉从窗户洒入。

      房门口,林琅天对不乐三人组交代一些事情。

      晚宴的时候,林琅天直接干掉了欧卡斯主教和高层魂师,并让不乐处理后续,以此来观察他的手段。

      “主人,我将欧卡斯的直系下属都圈了起来。”

      不乐兴奋地搓着手,毕恭毕敬的继续道:“其实,武魂殿里还有很多不愿与欧卡斯同流合污的魂师,我便起复了他们……”

      不乐处理得滴水不露。

      先是将林琅天搬了出来,压服众魂师,又宣读了欧卡斯的罪行,使得自己占了道义。

      后让一些为人正派的魂师,协助自己看守欧卡斯下属。

      其他两位同伴都是满脸艳羡地看着不乐。

      谁都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来林琅天想要培养不乐的意图。

      可以说,不乐将鱼跃龙门!

      林琅天微微颔首,道:“很好。接下来,就先由你们负责此地武魂殿的运转。嗯,还有一人要为我去做一件事。”

      “主人交给我就好!”不乐赶忙拍胸脯保证。

      “也好,那你便去一趟索托城,在周围的村落中寻找一家名为史莱克的魂师学院,找到后便等我的消息。”林琅天淡淡道。

      抓捕赵无极一事,他并非随口胡诌。

      而且,也能趁机看看史莱克七怪的风采,决定下一步动作。

      若是会威胁到比比东,那他会提前扼杀对方。

      嘱咐了几句后,林琅天又对不乐做了另一个承诺——只要能在三年内晋升魂王,日后便可直接任命他为武魂殿主教。

      闻言,不乐告辞后,带着同伴精神抖擞地往武魂殿赶。

      安排好后续,林琅天回房间很快入眠。

      持续发动“火焚城郭”,消耗了他大量的魂力,需休息恢复一段时间。

      听到门口的谈话声消失,柳二龙收回了目光。

      幽幽朦朦的月色下,她盖着一条薄被,将凹凸起伏的娇躯藏匿着,轻轻翻了一个身,背对着胡列娜来望着窗户。

      “竟然被他救了……”

      柳二龙有些心烦意乱。

      对于强硬的林琅天,她的内心其实是又惧又怨,一直试图反制对方。

      被恐怖的气势吓哭之后,畏惧占了上风。

      但今夜被林琅天从虎口救下,内心又被其男子气概触动,柳二龙也难免胡思乱想起来,不由得将玉小刚与其比较。

      这一对比,就发现了令她难受的事实。

      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实力、身份、天赋、相貌……都是天壤之别,就连柳二龙最欣赏的毅力与努力,林琅天也毫不逊色玉小刚,甚至犹有过之。

      而最令她难以接受的,却是勇气。

      当年在新婚之夜得知真相后,玉小刚竟将她抛下,留她一人面对家族、世俗。

      逃避了十几年的时光。

      相反呢,林琅天直面暗魔邪神虎的一番话,以及毫不犹豫的行动,都充满了英雄气概。

      不过,他也不像表面那么正派吧?

      柳二龙想到对方落地时,才扔给自己一件衣服,不由得暗暗啐了一口。

      第一个看自己的身子的人,竟然是那个混蛋?

      “算了,只要他不伤害小刚,那我听从他的命令就是了……”柳二龙心里暗暗想道,忽地,她听到身后一阵窸窸窣窣声。

      想到对方吸收的那个魂环,柳二龙就明白了过来,于是闭上眼睛装睡,防止让胡列娜尴尬。

      可下一刻,她竟然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

      柳二龙心中一颤,缓缓地转过脑袋看向胡列娜的床位,确实不见了她的身影。

      “不会是去隔壁了吧?”

      ……

      隔壁房间。

      林琅天睡得很踏实。

      当然,如果有外人闯进他的房间,绝对会瞬间惊醒。

      但是“外人”却不包括毫无敌意的胡列娜。

      从店老板那里要来钥匙,胡列娜轻轻打开了房门,一步一步地走进,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见到了床上的林琅天。

      她的一双桃花眼春意浓浓,脸颊酡红。

      “不能就这样无功而返……琅天会对我负责的……如果我不主动,他太迟钝了……”被那负面能量影响,胡列娜意乱神迷。

      后背靠在冰凉的门框上,纤手反锁房门。

      眸子盯着林琅天酣睡的侧颜,不由得舔了舔干燥的唇瓣,一种火焰在心底熊熊燃烧。

      名为理智的弦被彻底烧毁。

      轻手轻脚地来到床前,胡列娜放在衣领上的手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解开了纽扣。

      带着余温的衣裤放在床头柜上。

      胡列娜慢慢扶着床沿,以一个极为缓慢的速度坐了下,床垫微微陷落,却并未惊醒林琅天。

      月光下,旖旎的气氛渐渐生起。

      嘤咛一声,一具雪白丰润的女体钻进了被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