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视频勃

      太守眼神一凛。

      此刻的他虽修为全废,但上位者的气息自然流露出来,给密室中带来阵阵森寒。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敌我战争。”

      太守感慨一句,站起身来,看了看四面都是墙的房间:“我们必须尽快出去。”

      “贼人在府内深井中,以幽怨之气蓄养二十七具女尸,布置成‘逆转阎罗阵’。

      “此阵阴毒无比,一旦结成阵势,寒鳞城中百鬼横行,枯骨从坟冢中爬出。偌大的寒鳞城,将沦为人间地狱。”

      陈炀听到此处,浑身寒毛直竖。

      原以为就是几具僵尸,从这里逃出去便好。

      如今才知,这女尸布置的逆转阎罗阵,要毁灭的是一座城,而不仅仅是一座太守府。

      陈炀不由问道:

      “贼人布置已久,气候已成,此阵可有破解之道?为何一个阵法竟能引得百鬼横行?”

      太守道:“逆转阎罗阵,是天下第一邪派‘夜灯堡’所创。夜灯堡信奉幽天之神,精通阴冥之道。

      “这一次,夜灯堡亲自派出红烛神官,主持此阵。子丑相交之时,红烛神官和二十七具女尸,刚好对应天宫的二十八星宿。

      “二十八阴星之力,为逆转阎罗阵借用,将引动幽天之神注视这方世界。

      “幽天之神,执掌冥界,祂的目光所到之处,红颜化为枯骨,人间化为幽冥,百鬼横行世间。老夫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阻止此阵的发动!”

      陈炀在命宫中问老贝:“此刻是什么时辰?”

      “子时已过,还有三刻钟丑时。”

      陈炀心下稍定。

      离此阵启动,还有三刻钟时间。

      只要破坏了阵法,让其不启动,就能避免百鬼横行的灾难发生。

      “此阵法可有破解之道?”

      太守想了想:“二十七口井,和红烛的站位,对应的是二十八星宿的位置。我们只要能破坏井中的女尸,或者纠缠红烛,杀死神官,此阵就不能正常启动。

      “但如今,以我们的实力,根本无法与红烛等人抗衡。又怎能去破坏阵法呢?”

      陈炀眉头渐渐皱起。

      倪鑫给他的太守府建筑布局图中,标注有二十七口井的精准位置。

      而那布局图,倪鑫说是五年前得到的。

      可为什么太守府中要挖二十七口水井,而且是五年前就挖好了?

      太守知不知情?

      难不成说,夜灯堡是五年前就开始谋划此阵?

      真是迷雾重重啊!

      陈炀眼神凝重看向太守:“太守大人,我有一个疑问。府中的深井是何人所挖?

      “太守如此见识广博,府内有如此多深井,难道从不曾心生怀疑?”

      太守痛苦地闭上眼,眼眸渐渐低垂:

      “都是我的罪孽!”

      太守肩膀剧烈颤抖起来,语音哽咽,一句话说不出来。

      覃夏上前拉着他的手,却不知该说什么,抱住他的左手,将头倚靠在上面。

      “爹爹,你不想说,便不说吧。”覃夏安慰道。

      太守稳定下情绪,深呼吸一口气,看向女儿道:

      “幺女,有些事也该告诉你了。”

      覃夏直起身来,笑着看向太守道:“爹爹,别这样神神秘秘的。咱爷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她脸上微笑着,放在膝盖上的手却紧张地蜷了起来。

      慕容菁察觉氛围有异,伸手握住覃夏的手,发现她双手变得冰凉。

      慕容菁搂住覃夏:“夏妹妹,没事的,姐姐在这。”

      覃夏此刻确实很紧张。

      她有一种感觉,那即将从父亲嘴里说出的话,也许是一把刀。

      那把刀,要捅入她的心。

      要让她直面某种可怕的真相。

      要撕碎她十几年来稳定而有秩序的生活。

      她有些惶恐,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太守最终还是开口:

      “幺女,我早该告诉你……你的母亲,其实她六年前就已去世了。

      “还记得吗?那时你整天问妈妈在哪。我只能骗你说,妈妈去宗门修炼了,过段时间就回来了。还将你送到爷爷老家住了半年。”

      覃夏身子一晃,紧紧抿住嘴唇,眼睛一闭,泪水豆子一般滚落。

      太守继续道:

      “那个时候,我思念成疾,心魔成灾,也就让邪人抓住了机会。

      你的母亲,是去南郊苍龙寺上香时,掉入寺里井中淹死的。寺里的说,你母亲心情抑郁,自己投井自杀的。

      我自然不会信。我与你母亲一见倾心,从来琴瑟和鸣,恩爱坦诚。她性格直爽,心直口快,若有什么不悦,必会跟我倾诉。又岂会不留一言半语,抛下家中幼女,去寺里自杀?

      所以,我怒了。身为一城之守,我向来奉公守法,敬天尊神。但那天,我一怒之下,屠戮了整个苍龙寺,让供奉神龙的圣地化为一片血海。

      一人灭一寺,一怒为红颜。从那以后,我变得越发偏执。

      在入殓那晚,韩家家主韩焉悄悄对我说,他有办法可令死人复生。

      这办法,便是在府中阴气浓郁之地,掘二十七口深井,布置‘离恨回天阵’。

      此阵以精诚致魂魄,从冥府中寻回亡灵,蓄养在以秘法祭炼的尸身内,你的母亲便可以阴身在阳世存活。

      我那时一心想寻回她,哪怕是成魔,我也顾不得了。韩焉助我布阵,头七之后,果然你的母亲回来了。

      她穿着一身红裙,从井中爬出,呆呆看着我。

      能见到她,我开心极了,随时随地陪着她,跟她说话。

      只是每隔七天,便要送她回井中浸泡一整天。

      刚开始的时候,她只会静静坐在一间黑屋子中,不会说话,也很少走动。

      大半年之后,慢慢学会了走路,眼睛会转了,也会说几个字了。

      到了第三年,她已经能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这么多年,我们就这么阴阳共存地生活在一起,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太守讲述的时候,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陈炀递给他一杯茶,太守接过喝了。

      看着太守黯然销魂的样子,陈炀心中也是一叹。

      好一出人鬼情未了!

      凡事都有代价,当你想要破格获取,想要打破轮回,贪图长生时,你是否准备好了支付代价?

      无论前世今生,陈炀见多了这样的悲剧。

      明明想要攀上峰顶,偏偏坠入了深渊。

      那些借贷者,那些攀附豪门者,那些想要一本万利的暴富者……

      他们以为自己走进了荣宠的殿堂,殊不知,迎接他们的往往是被奴役被支配的深渊。

      陈炀不由问道:“太守大人,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异常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