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丫绅士与女神永不的账号

      “别,小胖他体虚,三十公斤他抱不起来,给他十公斤的就行。”夏至出声阻止夏泣的过激行为。

      “夏至你这块石头多重?”钟无常在夏至身边询问。

      他看夏至怀里的石头,不像是块很轻的石头。

      “我这块二十公斤,你试试重不重,我怕你直接上三十公斤你受不了。”七岁小孩三十公斤力量锻炼。

      很少有小孩子能做到,但因为斗罗大陆与寻常世界不同,小孩子的起步较早,所以能适应一定力量。

      然而二十公斤已经算很重的了。

      “不用试了,叔叔,我要块十五公斤的石头。”钟无常举起右手。他知道自己与夏至的差距。

      从太极对抗就体现两者的差距,他虽说是防御类魂师,但不会张狂的认为自己厉害的天上去。

      “你确定十五公斤?”夏泣带有笑意询问。

      “我确定。”

      夏泣点头:“行,十五公斤,这就给你砸一个。”

      他的办法很简洁,双手砸石头,然后再用一块黑色的金刚石砸,整个过程离不开一个砸字。

      看得夏至两人头皮发麻。

      莽成夏泣这样,谁看了,心里不得抖几下?

      “你的石头,接好。”夏泣单手扔出。

      “嗷~”钟无常眼疾手快,双手抱住石头,上身微屈,石头的重量砸落,他差点没承受住。

      “盘吧,一个月内盘圆润,增加的体魄会是以前的数倍。”夏泣满脸无趣的躺在一旁。

      夏至会太极,钟无常会太极,他正好收集太极的优缺点,以便于纠正,成为他适合的招式。

      “你没力气就用魂力,寻常时候用太极盘他。”夏至一边盘石头,一边与钟无常解释。

      太极有招式名为四两拨千斤,以小力博大力,两人正好利用这招盘石头。

      夏至体质好,双手摆动,像是波浪一般摇摆,即便石头在他双臂和胸前滚动,他坚持,持续下去迟早成功。

      “老爸,你一个月前看到刘豪没有,就是隔壁村的那小孩,听村长爷爷说,他去世前来过医馆。”夏至突然记起这事。

      他本来想回家问琼的,结果当天发生的一系列事,让他把这事遗忘了。

      夏泣道:“有点印象,怎么,你跟他很熟?”

      “不怎么熟,只是他去世前似乎跟我说过话,但是我没在意,忘了他说的事。”夏至抱住石头。

      “听村长爷爷说,他是自己回村子,说自己要死了,去世前还去过医馆,有没有这回事?”

      “他跟你说过话?”夏泣抓住信息,躺在草地的身体突然坐直,瞪大眼睛:“当时他手上是不是拿着一本书?”

      “不记得了,一回想脑袋就疼。”夏至摇头。

      都说回忆都想哭,可他回忆脑袋却疼的飞起。

      “靠…那蠢货又搞错了!”

      夏泣骂骂咧咧起身,叮嘱道:“我有事先走一步,你不要多想,继续盘石头。”

      说完,他迅速离开后山,看路程,应该回村子了。

      “夏至,叔叔他?”

      夏至嘴角一撇:“谁知道,可能真有事吧。”

      “咱俩继续练,不用理他。”

      再次盘起石头,两人有说有笑的交流心得。

      盘石头是门技术活,技术不好,容易砸脚,起初夏至砸脚、砸腿、砸地,练了好几天才正常。

      钟无常即便有夏至的经验,这下午他也砸了不少次脚背。

      傍晚,

      夏至两人休息,整条手臂由于盘石头绷直,变得梆硬一坨。

      “有没有感觉盘一下午石头,对太极的理解又进一步?”

      “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的手快没有知觉了。”钟无常双臂下垂,石头盘的久,手臂红的发紫。

      这仅仅是初期现象,盘久了,双手就像刮痧一样紫红。

      “你太谦虚了,手都快没知觉,居然还有力气搭在我肩上,可能这就是肉眼可见的提升吧!”夏至直呼厉害。

      钟无常辩驳:“我哪里把手搭在你肩上了?我手不是在这吗?”接着,他把双手微微一抬。

      “你没把手搭在我肩上,又是谁把手搭在我肩上?”夏至疑惑的看着钟无常,小脸微微一伸,看到一双苍白的小手。

      下一刻,

      夏至与钟无常几乎同时看向左侧,入眼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庞,全身发白,头发紫黑,仔细听,他发出了一道阴冷笑声。

      时间仿佛被强行停止…

      “啊!!!!”

      两人像被魑魅魍魉盯上一样,从喉咙里传出无比疯狂的咆哮声,此刻,整个后山响应起两人的惨叫。

      “特么的,给老子爬远点!”

      夏至大喊大叫,一拳头挥舞,正好砸在无面人的头上。

      然而,他的拳头却穿过了无面人的头。

      这一下,两人更不可能待在后山。

      也不管无面人追不追得上,两人拔腿就跑。

      夏至余光一瞟:“别追了,再追我用童子尿滋你。”

      这无面人有点意思,听到童子尿也不追两人了,站在原地注视他俩跑远,看去,似乎在朝两人挥手。

      终于,夏至和钟无常跑到村子道路上,知道自己安全,他人瘫软在路边,嘴里干呕不止。

      特么的才盘完石头又来个六里短跑,任谁都难受。

      “怎么了?孩子,你们没什么事吧?”

      贝斯村长不知道从哪走了出来,询问两人发了什么。

      “后山,后山…有个无面人,我一拳打在他脸上,结果我手穿过他脑袋了,我们遇到鬼了!”夏至上气不接下气,又一次干呕的想吐。

      “后山吗?肯定是你们看错了,世上哪有什么无面人,我为什么没有看到?”

      老村长笑呵呵道:“你们玩累了,所以出现了幻觉,这不是好现象,好了,你俩回家好好休息吧!”

      “不是幻觉,肯定不是。”钟无常直摇头。

      刚才那无面人给他的印象深刻,手臂散发的阴冷气息直逼他脖子。

      老村长顺着钟无常的意思:“不是,肯定不是,世上有无面人,行了吧?”

      “我感觉无面人肯定还会来找我们,不行,我得现在回家。”

      离开前,夏至叮嘱:“小胖你快回家,尽量用童子尿护在身边,鬼怪怕童子尿,即便找你也伤不到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