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污成版人

      邢道荣带着一千兵马,刚走到零陵郡的城门口,就看见了刘贤正在等着自己。

      看见刘贤,邢道荣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骑着马走了上去,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刘贤弟,邢某不负众望,已经安全的将丞相带回了夷陵。”

      刘贤看见邢道荣,也是连忙迎了上来,抱拳行礼道:“邢将军,这次华容道一招击退关羽、救回丞相一事。几日前,我就早有耳闻了。”

      “这不,邢将军刚到零陵郡境内,我就早早在这里等着了。”

      听着刘贤的话,邢道荣的眉头皱了起来,刘贤此话有些不对劲啊!

      邢道荣脸上不动声色的,依旧面带笑容,翻身下马问道:“几日不见,刘贤弟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

      听见邢道荣这么问,刘贤连忙看了看左右,轻声道:“邢将军,你此次营救丞相一事,几天前,已经传遍荆州了。”

      “而且根据哨骑所报,其他州郡似乎也开始流传起来了!”

      “嗯?”邢道荣脸色微变,继续问道:“刘贤弟,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消息?”

      “还有两天前,丞相的传令来到了零陵郡。”刘贤轻声道。

      邢道荣连忙问道:“丞相传令说了些什么?”

      “丞相说,邢将军忠勇无双,不远千里来营救,他万分感动,在许都安排了一个中郎将的位置给将军,并且随时虚位以待,任何时候都等着将军来!”

      刘贤一边带着邢道荣进城,一边缓缓道。

      听着曹操的传令内容,邢道荣这下彻底明白了。

      不光邢道荣明白了,直播间内的水友们也都明白了过来。

      “哈哈哈……主播还是被曹老板摆了一道!我就说曹老板怎么会轻易地放弃呢?滑稽脸!”——娜娜米

      “一方面传令通知,一方面将消息传遍天下,这样一来,主播你就逃不掉咯!”——天天

      “以正合奇,一个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一个是悄无声息的阴谋,两者合一。主播,听我的,反抗不了,就好好享受吧!生活就像那啥,反抗不了,就好好享受吧!”——秀儿

      “主播好可怜啊!心疼你了!”——苦头陀

      “曹老板还是曹老板,手段就是高明,到最后了,还是阴了你一波!主播,这样一来,孙权刘备那边你都不可能去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大魏吧!前途无量啊!”——炸天帮四长老拳脚无影

      “别说了,你们看我们邢将军的脸色,越来越古怪了?哈哈哈……”——子虚吾有

      “哎,主播别想了,想就是心里苦,就tm难受啊!偷笑!“——秦阳字有德

      ……

      邢道荣看着讨论弹幕的嘲讽打趣,心中也一阵无奈,这些水友也真的是不怕事大,一个个喜闻乐见的样子,有事情都要哇啦啦几句。

      有些时候,看着还挺有意思的,有些时间就有些闹心了。

      邢道荣刚想传音回应两句,互动一下,就听见刘贤道:

      “邢将军,跟我走一趟吧!我父亲找你!”

      “太守?”邢道荣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有些不太明白此刻太守刘度找自己究竟有何事?

      邢道荣转念一想,心中有了答案。

      恐怕和曹操传令和近期的风声有关?

      想到这里,邢道荣的脸色平静了下来,道:“刘贤弟,带路吧!”

      刘贤见邢道荣恢复了平静,心中就知道他已经猜出了父亲的想法,于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他向着太守府邸走去。

      “侯禄,你带着骑兵归队吧!”刘贤转过头,吩咐道。

      “是,少主!”侯禄回应后,就将骑兵带走了。

      片刻之后,刘贤带着邢道荣进入了富丽堂皇的太守府。

      刘度乃是汉皇刘氏后裔,按照血脉来说,他与刘备还是宗亲。

      刘度镇守零陵郡也有数十年之久了,一直富足安宁,百姓安居乐业。

      在邢道荣看来,刘度虽然算不上什么可以开疆扩土的君主,却也算得上是能够镇守一方的使臣。

      书房内,一名白发老者正在书桌上书写着文字,提笔挥洒间,尽显气度。

      “父亲,邢将军来了。”刘贤见到白发老者正在写字,轻声道。

      “嗯,让邢将军在外面稍候一下,我写完这几笔就出来。”刘度没有抬头,依旧在认真书写。

      “是,父亲!”刘贤回应道。

      “邢将军,这边请!”

      刘贤带着邢道荣来到外面的案台边坐下,两人四目相对,没有说话。

      汉代是跪坐的,前段时间邢道荣家的凳子,是他特意让管家找人做的。

      因为他作为现代人,实在受不了古代人的跪坐,但无奈今日来到太守府,他只能客随主便了。

      “邢将军喝茶,父亲稍后就来!”刘贤招呼女婢前来倒茶。

      “嗯!”邢道荣点了点头,端起茶杯,缓缓品茶。

      邢道荣正在慢慢品茶,但是一道道讨论弹幕却浮现了出来。

      “主播,你说这个刘度会不会是想要打压你吧!毕竟你立下了大功,而且曹操对你待遇甚好,你说这个刘度会不会是嫉妒了?”——雁飞巨

      “诶,还真说不准!一回来就叫你来太守府,可能没安好心!”——我是猪留香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主播,你要小心啊!说不定和刘备相亲一样,周围准备好了五百刀斧手,只要一旦谈崩,他摔杯为号,你就被剁成肉泥了。”——老子真的想出名

      “楼上的,你还是盼点主播好吧!主播要是死了,谁带我们看三国啊!主播不要听他的,说不定这个刘度叫你过来,是为了奖赏你呢?毕竟你救了曹操,可是立下大功了,他没有理由针对你的!”——子虚吾有

      “有道理,毕竟在历史中刘度也不是什么杀伐果断之辈,主播无需担心!况且以主播的武艺,就算有什么危险,也可以拿下刘贤,以他为人质,安然无恙地脱困!”——千军万马小霸龙

      ……

      看着讨论弹幕上的话语,邢道荣眼神闪烁,心中也在谋划着打算。

      他本身也不认为,刘度胆敢对自己暗下杀手,一是没有必要,二是刘度没有这个魄力,除非他想要投诚刘孙,不然他万万不敢杀害自己这个曹操的救命恩人。

      但是就算要投诚孙刘,也不是在现在。

      尤其是此时南郡尚未丢失,守城大将曹仁还在南郡内驻扎着。

      整个荆襄九郡还在曹操的手中,刘度无论如何也不敢对自己下手。

      想通其中关键后,邢道荣的心中瞬间轻松了许多,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刘度的来到。

      茶过三巡,刘度终于从书房内走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