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视频怎么投屏到电视上

      灵修峰上的第一缕阳光,撑开了祁龙轩惺忪的睡眼。

      他伸了个懒腰,揉揉有些迷糊的眼睛,一夜的餐风雨露,不由得多了几分冷意。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从法学殿那边远远传来。

      祁龙轩站起身来,张望过去,只见天刚蒙蒙亮,法学殿那边已经有不少弟子开始活络起来。

      今天是祁龙轩第一天去猎兽丹的日子,法学殿那边也是一样,和他同一批上山的弟子,也都是今天开始做功课。

      祁龙轩正愁一个人无聊,见到法学殿那边已经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他眉梢一喜,踏着飘逸的轻功身法,不一会儿就落到了法学殿的院落中。

      “几位师姐,这是要猎兽丹去呢?”

      祁龙轩一眼瞅见几位年轻的女同修,腆着脸就凑过去道:“组我一个呗。”

      几名女同修吓了一跳,回头看来,不由得同时噗兹一笑:“是你啊小傻子。”

      “呃……”祁龙轩顿时满头黑线。

      这外号正是法学殿的人给他取的,因为测灵那日自己的光芒实在太耀眼,所以导致了一些嫉妒的目光,但这也无妨,反正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嘛。

      祁龙轩内心如是安慰自己,对着几位师姐谄媚道:“我叫祁龙轩,今天第一天出来做功课,几位师姐带我一个呗。”

      “神符堂的人不一向都是挖聚灵石的吗?怎么猎起兽丹来了?”一名长相甜美的女修嫣然笑道。

      祁龙轩认得这人,正是白慕灵小姐姐,她可是法学殿为数不多达到通神期的女修,这一个月来,法学殿每天的教习和演练,祁龙轩几乎没怎么缺席。

      那些人在台上飞来斗去,他就在不远处的石头上观摩学习,偶尔听见教员点名,有些比较养眼的女修,他不经意就给记下了。

      至于男修的名字,他记住的不多,能记住的也就是那几张比较讨人厌的,比如崔凌峰主仆二人。

      “谁说神符堂的人就不能猎兽丹了,我这不来了么。”

      祁龙轩整了整衣襟,他这一身神符堂的标准道袍,衬着他面具下神秘的面庞,颇有几分人模狗样。

      不过人家白慕灵可不吃这一套,法学殿长得好看的男修多得是,比如那崔凌峰。

      唉,又是这家伙,祁龙轩每每想起那小白脸,心头无名火都狂飙,这是要把他逼上靠才华吃饭的绝路啊。

      果然,白慕灵并不为他的‘美’色所动,咂嘴道:“你们神符堂的老猴子和苏师兄,不都是通神期吗,咋不叫他俩带你啊。”

      祁龙轩嘻皮笑脸道:“他俩哪比得上白师姐您道法高深啊,再说了,我这神符术也修习了整整一个月了,可厉害着呢,我就是看白师姐您带着这三小丫头,怕你应付不过来,有我在不还能保护一下她们嘛。”

      “呸呸呸,谁要你保护了。”和祁龙轩同期的女弟子一听都不乐意了,纷纷推开祁龙轩就往外走。

      白慕灵倒不绝情,边走边道:“你想跟着就跟着吧,反正我也不打算护着你,出了事你自个兜着。”

      “好嘞。”祁龙轩应了声,忙快步跟上。

      他们此行要去的地方,叫古蔺松林,位于灵修峰五峰之一的丹霞峰山麋,丹霞峰首座乃帝王刀钟镇,他所执掌的丹霞峰主管宗门生杀事宜,在灵修峰中颇有威望。

      而古蔺松林乃是丹霞峰山脚下的一片山林,极为广袤,但因为太靠近丹霞峰的缘故,森林外围大多是刚开灵智的初阶灵兽,大部分都还未结丹。

      境界太高的灵兽对灵修峰都有畏惧,故而得深入到树林深处才能见到。

      兽族修炼也分种类,像南疆妖城这种多毒雾瘴气,湿地沼泽的地方,多为妖兽聚集。

      而灵修峰仙山灵气所结,则多为灵兽,灵兽的灵智相对于妖兽较弱,容易被驯服,故而许多修为高绝的仙人,喜欢收伏一些灵兽作为坐骑。

      但万物有失必有得,灵兽虽智力低下,且极少能幻化人形,但因为思想单纯,修炼之法常以吸收万物灵气为积累,所得精纯,故而在面对天劫时,渡劫成功的几率相对较高。

      故此,修界对灵兽也有等级划分,分别为凶兽、灵兽、仙兽、神兽、圣兽五类。

      凶兽指的是还没结丹的兽类,结了丹则是灵兽,灵兽成功渡劫可成仙兽,而神兽圣兽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修界之中,还曾听说过仙兽的踪迹,却从未出现过神兽圣兽。

      祁龙轩初入修界,一路上听着白慕灵的讲解,事事透着新奇。

      几人有说有笑大约飞行了半刻钟,脚下现出了一个岔口,走势一条通向山下,一条如蛮蛇绕腰,赫然转作与山体平行的梯道。

      白慕灵和祁龙轩同时落在了阶道上,此行白慕灵御剑带着一人,另外两人轻功身法也是了得,一路踏着青松树冠而来。

      祁龙轩则是化了两张神行符,一路踏云追风,速度竟与白慕灵旗鼓相当。

      两人停下脚步,白慕灵不禁打量了这傻小子一眼,眼中颇有几分震惊流露。

      祁龙轩也毫不掩饰得意之色,等人齐的间隙,他目光向那平行梯道望去,梯道的尽头并非很远,连接着一处破败山门。

      那山门占地不大,是凿山而建,脱离了天都宫的宏伟建筑,更添几分隐世幽静。

      半柱香的时间,人总算到齐了,白慕灵转身吩咐道:“进去就是丹霞峰山糜松林了,我派弟子成为内门弟子之前,都要在这猎取兽丹,林中广袤无垠,偶尔会有飞禽走兽,略有凶险,诸位初入山门,对地形不熟,切记要保持距离,不要走散了!”

      “是,白师姐。”几名女修齐声应道。

      祁龙轩耸肩道:“我肯定贴身跟在白师姐后面,做个护花使者。”

      “哟,这不是神符堂那傻子吗?怎么还做起护花使者了?”

      “哈哈哈哈~~!”

      身后,传来一阵讥笑之声,众人回头看去。

      祁龙轩眉间当先一凛,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正是崔凌峰身边那条狗,见人就咬。

      祁龙轩微不可察的怒意,很快被他的笑容掩盖住,迎上前道:“是黄鹏举黄师兄呢,还有这几位师兄,早啊。”

      “怎么,神符堂的人不老老实实挖聚灵石去,跑松林来送死么?”

      黄鹏举双手交叉胸前,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目光在众女修身上掠过,最后落在祁龙轩身上。

      祁龙轩点头称是,往白慕灵身边凑了凑,笑道:“这不有白师姐保护嘛,死不了。”

      黄鹏举朝白慕灵供了拱手,询问道:“白师姐带着这傻子,不怕累赘吗?”

      白慕灵肩头一耸,无奈道:“都是同修一场,我见他一人也不容易,能帮则帮嘛。”

      黄鹏举面色骤冷,阴阳怪气道:“这小子放着聚灵石不去采,非要缠着白师姐你,恐怕心怀不轨,白师姐还是提防一些好,一群女修带着个傻子,恐也惹人笑话。”

      “鹏举,不得无礼。”

      正在火药味渐浓之际,崔凌峰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随即,就见半空中一阵衣风摆动,十几道身影落了下来,赫然都是法学殿的人马,这松涛林似乎就像是被他法学殿承包了一样。

      一看到祁龙轩,十几人第一反应竟都是掩嘴一笑。

      崔凌峰倒还算有几分涵养,对白慕灵与几位女修见过礼后,跟祁龙轩也说道:“早啊祁龙兄。”

      祁龙兄中间少了个师字,祁龙轩听着很是别扭。

      不过也是,这崔凌峰小小年纪,已经是通神期修为,在外门弟子中算是出类拔萃,前途那是无可限量,怎么可能尊称一个傻子师兄呢,叫一声祁龙兄已经是极大的面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