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女高中生没钱用肉体还债

      确定了昨晚男鬼的身份之后,尹老太告诫尹伊,昨晚的事,万万不可对任何人提起,并且准备亲自去后山祭祖,让先祖安息。

      随后,尹老太将昨晚那个巫蛊娃娃拿出来,交给了尹伊。

      尹伊看着手里的巫蛊娃娃,担忧道:“姥姥,这巫蛊娃娃里的脏东西如果不除去,恐怕早晚是个祸端。”

      尹老太沙哑的笑了笑,道:“问题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

      尹老太点了点头,将巫蛊娃娃拿出来,扒开娃娃浓密的头发,指着其中的一根道:“你仔细看这根头发。”

      尹伊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只见这根头发竟然是用两根衔接上的,而且,位于底端的发丝极短,看起来像是男人的头发。

      “姥姥,这,这根头发好像不是我的?”尹伊疑惑道。

      “这是祖上的头发!今天早上我用巫术检查小院是否有脏东西时,发现了这根头发。”

      “昨天那个男鬼?”尹伊愣了一下。

      “什么男鬼!”尹老太瞪了孙女一眼。

      “叫祖上!”

      “祖,祖上……”尹伊说出这两个字时,总觉得别扭。

      一来,她昨晚梦到祖上要脱她衣服,觉得这个祖上不是什么好人……

      二来,自己的头发跟这个祖上的缠在一起,她觉得不太好。

      因为在她们茅山一派,只有媒人牵红线,保佑白头偕老的时侯,才会将男女之间的头发缠在一起。

      如今,这个祖上,虽然死了不知多少年了,但也是个男人啊。

      再说了,祖上既然已经变成鬼了,哪里来的头发?

      几次欲言又止,尹伊还是没有将心头的疑惑说出来。

      算了,管他是不是祖上,反正是个死人,头发缠在一起又能怎样,难不成他还能跟自己暝婚?

      ……

      ……

      巴桑村的一户村民夜里撞鬼的事,在整个村子传的沸沸扬扬。

      据说,这个村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不正常了,嘴中一直念叨着“有鬼,有鬼。”

      跟姥姥去大山刚刚祭祖回来的尹伊,刚到家又跟着姥姥去了这户村民家。

      当尹伊和姥姥走到这户村民家门口的时候,看见院里有很多村民正在看热闹。

      村民们发现尹伊的姥姥来了,都自觉让出了一条路。

      “尹大娘来了!”

      “尹奶奶来了!”

      “快让尹奶奶帮忙看看!”

      ……

      尹老太对跟她打招呼的村民微笑点头,很快走到了这户村民的屋门前。

      这户村民姓金,仗着大舅哥是镇里的会计,在村里横行霸道,并且经常聚众赌博。

      尹老太看着目光无神、口舌流涎的金姓村民,独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心头暗道:报应!

      她本不愿掺和这件事,但是却在刚刚祭祖时,想起了那位悬壶济世的先祖曾经说过:医者,治病救人者也,只分病症缓急,勿分好坏善恶。

      她虽不如那位先祖有大德,有大智慧。

      但是这最基本的医德,还是能够遵守的。

      “伊丫头,你来看看,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好的姥姥。”

      女孩百灵鸟般清脆悦耳的声音让周围的村民目光不由得全部集中在了她身上。

      “尹老太这个孙女,真是水灵,咱们十里八乡几百年的灵气恐怕都集中在这个丫头身上了。”

      “谁说不是呢,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惹人爱的姑娘!”

      “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坨牛粪。”

      “哎,估计这牛粪的价格也不便宜,至少也得值几个亿吧?”

      ……

      周围的窃窃私语丝毫没有打扰这个严肃冷静的女孩。

      只见她从兜里套出一副医生用的白手套带戴上,随后蹲下身子,慢慢扒开了金姓村民混浊的眼睛。又托起村民的手,在村民手掌心使劲搓了搓。

      村民的手心中出现一抹淡淡的黑气。

      “掌心出黑气,有神气不宁,惊悸多魇,名离魂。”尹伊说着站起了身子,“姥姥,他得了离魂症,估计是受到了某种惊吓。”

      “嗯……”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伊丫头,将他治好。”

      “好!”

      尹伊说着从兜里套出一个三角形的黄色纸符,对着旁边泪眼婆娑的女人道:“阿姨,取一碗清水来。”

      女人疑惑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尹老太。

      尹老太的独眼一眯,冷哼道:“我孙女治病的能力,在我之上!”

      女人这才抹了一把眼泪,赶紧进屋端水。

      周围的村民齐齐吸了口冷气,看着尹老太旁边那个清冷淡定的小姑娘,眼神中都多了一抹惊讶。

      “尹老太这个孙女也能治病?”

      “谁知道呢,看样子是的了尹老太的真传。”

      “尹家有后!”

      ……

      女人很快从屋里走出来,用略微颤抖的手将一碗冷水递给尹伊。

      尹伊接过来说了一句“谢谢”,随即将三角形符纸扔进水里,口中念动咒语,并轻轻晃了晃碗。

      符纸在凉水中很快神奇的融化了,尹伊将碗再次递给女人,道:“喂他喝下去。”

      女人点了点头,扶着自己的丈夫,将符水慢慢灌进他的肚子。

      一碗水下肚,痴呆的男人连着打了好几个嗝,随即“呃”的一声怪叫,从嗓子眼里吐出一口黑色浓痰。

      “鬼!有鬼!”男人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惊慌失措的抱住了一旁的女人。

      尹伊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鄙夷,淡淡道:“他已经没事了!”

      一旁的尹老太呵呵一笑,“金家的,没事了,你只不过不小心冲撞了邪祟,如今,邪祟已经被我孙女赶跑了!”

      “没有,它还在!还在!它在那!”

      躲在女人身后的男人用食指颤抖的指着一旁的窗户。

      周围的人群顿时惊叫起来,站在窗户旁的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跑开了!

      尹伊心中一惊,连忙眯着眼睛看向窗户。

      打开的窗户静悄悄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金大叔,你看错了吧?”尹伊蹙起了秀眉。

      “就,就在窗户那!你,你关上窗试试!”

      察觉到了金姓男人话里的惊恐,尹伊也察觉到了不对,她正要前去关窗,却被姥姥挡住了。

      “我去!”尹老太的话不容置疑。

      尹老太慢慢走到窗前,先是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窗户,没察觉到什么问题之后,才慢慢关上窗户。

      窗户很顺利的关上了,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当尹老太定睛一看关好的窗户,脑袋“嗡”的响了一下!

      因为,两扇窗虽然关上了,可是……

      窗户的影子,却依旧开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