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激情呻吟小说

      “那是什么,需要我帮你拿吗?”乌勒尔指了指爱丽丝怀里的包裹,辛亏恶魔之子婴儿的体型偏小,使得爱丽丝可以像提水果一样提着婴儿,但出于对孩子的考虑,爱丽丝还是选择抱着。

      “哦,只是冬妮娅老师送的一点小礼物而已,没什么的。”爱丽丝仍然抱着包裹,不敢让乌勒尔动哪怕一下。

      “那行吧,我们现在就先回吴林生那里去了,他应该等急了吧。”

      守卫们很快给两人放了行,毕竟爱丽丝有教会的保证,乌勒尔自身就是个魔法奇才,也没什么好查的。

      花了点时间回到工厂,对于爱丽丝来说已经有了一点回家的感觉,之前在盾风镇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情感,那种归家的温暖一点点地抚慰着他的神经。

      “我们回来了!”乌勒尔打开门,推门而入,但是吴林生和艾希娜尔都不在这里,只有散发着怪味的木水槽。

      爱丽丝把包裹放在自己的床铺上,悄悄挪开一小条缝隙以供呼吸:“可能是送伊洛蒂他们回家去了吧,你还要呆在这里吗?”

      “不了,现在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我先回家了,可能还要继续做木工。”

      爱丽丝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乌勒尔打算走也算是好事。

      但偏偏那个小婴儿突然哭了起来,似乎是饿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乌勒尔听到哭声回过头来:“怎么了,刚刚有什么声音吗?”

      爱丽丝急忙把一根手指塞进婴儿嘴里,婴儿似乎以为是母亲在哺乳自己,开始吸着爱丽丝的手指。

      “没什么,刚刚磕到东西了。”

      爱丽丝只希望赶紧哄走乌勒尔,其他什么都好说。

      “那你小心点,我走了。”

      乌勒尔合上大门,爱丽丝确定乌勒尔彻底走远了之后把手指拔了出来。

      婴儿突然发现手指不见了,伸出手乱抓了一阵,在找不到手之后开始大哭起来。

      爱丽丝自己也没有什么带娃经验,照顾自己都还成问题,照顾一个小婴儿就更麻烦了。最关键的是她还不能去找人帮忙,尤其是找教会帮忙。

      一个准修女捧着一个恶魔之子要求护理,别人会怎么想?

      无奈之下爱丽丝只能翻出一些食材,用手捏碎后用鲜牛奶泡着,软化了之后用勺子送到小婴儿嘴里。

      勺子虽然比婴儿的嘴都要大,但好在还是能顺利送进去,爱丽丝也害怕会不会呛到他,一次只敢喂一小点。

      好在小婴儿并不抗拒这种食物,似乎还十分陶醉。

      “小家伙,我该怎么处理你呢?”爱丽丝一勺一勺地喂着牛奶泡的食物,其他人都不在他也不会生火,突然害怕会不会让婴儿拉肚子,只能停止喂食。

      婴儿发现已经没有吃的了,开始大哭起来。爱丽丝只能抱起婴儿,轻轻地摇晃着。

      就在这时吴林生推开门走了进来:“爱丽丝,你回来了?差不多就去通知一下伊洛蒂他们,今晚我们去...”

      吴林生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因为他听到了之前从来不会有的声音:婴儿的啼哭。

      爱丽丝听到吴林生的声音回过头,两人一孩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玩意哪来的?!”吴林生赶紧把门关上,他一眼就看到了小婴儿紫黑色的皮肤,他就算没有看比赛也猜得到这玩意不是人类了。

      爱丽丝也只能把和朱娅的交谈都告诉吴林生。

      吴林生一屁股坐在地上,深深呼了一口气:“爱丽丝,你知道你养着一个恶魔之子意味着什么吗?你是要成为圣职者的人,你不能把这个玩意...”

      吴林生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指着小婴儿一通乱比划,偏偏小婴儿还觉得吴林生这一通比划挺有趣,乐呵呵地去抓吴林生的手指。

      爱丽丝叹了口气:“我知道,可是我不能就那么视而不见,他们也有智能,并不像传说中那样是只凭本能活动的野兽,你会对精灵的婴儿见死不救吗?”

      吴林生也叹了口气,他确实不会,事实上他也看出来恶魔之子并不是野兽,这也是他提前离开的原因:“我知道,爱丽丝,这就是我提前走掉的原因,但善良有些时候会害了自己。”

      “那你要怎么处置他?”爱丽丝望着怀里的婴儿,祈祷吴林生不会说杀了他之类的话,如果事情发展到那一步,她也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办了。

      吴林生伸出一根手指去逗弄那个婴儿:“你给他起名字了吗?”

      “还没有。”

      爱丽丝虽然不知道吴林生为什么要这么问,但他还是能嗅到一丝希望的气息。

      “以后就叫他萨尔吧,不然叫他江流儿也可以,等会艾希娜尔也要回来了,到时候我帮你劝劝她,等这个孩子可以自己生存的时候,我们得把他带回黑森林里去。”

      吴林生小小地玩了一下恶趣味,萨尔和江流儿都是托孤的典范。

      “那还是萨尔好听些。”爱丽丝松了口气,至少她当初的猜测是正确的,吴林生心底也有着不凡的善良。

      吴林生拍了拍萨尔紫色的脸,也不知道自己是那根筋出了问题会同意爱丽丝收留这么个玩意。

      如果你的小孩突然想要养条狗,也许你会同意,但如果这条狗会让全国的百姓都来追杀你,你要是还同意的话就得考虑一下是狗出问题了还是你出问题了。

      但最终吴林生的结论是这个充满偏见的世界出了问题,吴林生搜集了安东尼奥全部有关恶魔之子的知识,恶魔之子们不会传染瘟疫,不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不幸,也没有恶魔嗜虐的本性,他们跟紫色皮肤的人类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

      差别,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但只要有差别的存在,就会有排挤和歧视。

      前世吴林生就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肤色的不同,喜好的不同,地域的不同,酿就了一出出惨痛的悲剧和荒诞的恶果。

      吴林生当然也可以大手一挥随手捏死这个小婴儿,只要稍微注意一下,连血迹都不会留下,但吴林生还是下不去这个手。

      “话先说好啊,如果有一天萨尔被人发现了,到时候的后果你自己承担。”

      “我明白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爱丽丝重新摇晃着萨尔,萨尔咯咯笑着,笑得吴林生心里发毛。

      看着爱丽丝一脸温柔的样子,吴林生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触动,他想起来自己前世因为玩得游戏不同,被同班同学挤兑了几个学期,以至于他后来毕业的时候对于同窗们毫无情谊。

      他曾经也相信差异是天底下最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也无数次幻想过逃脱这种充满歧视的世界,但现实也只会一次次将他打回原地。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吴林生暗暗发誓,如果有人还要因为这种单纯的差异来伤害这个孩子,吴林生会拼尽全力去保护这个和世界作对的钥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