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妻日常安丰集团

      第十二章寻踪

      已经离开的许安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坊市的当天。伏牛山内,有四五位修士出现在了上次修士围攻巨蚺的地方。

      这几位修士,都身穿苍云宗内门弟子的服饰。如果,许安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其中一位正是当初围攻巨蚺失败逃走的修士。

      这几人显然都是他带来的。而且,隐隐以最前面的一位矮胖中年修士为首。

      “张师侄,这里就是你们上次和妖蚺战斗之地吗?”为首的矮胖修士率先开口道。

      “是的,师叔。当初我们六位师兄弟,合伙围攻那只孽畜,结果奈何那孽畜实力太强,唯有师侄一人逃的性命。”

      那位上次逃得性命的张姓修士,有些恨恨的说道。显然,他对上次的狼狈而逃,十分的不甘心。

      而且听他的称呼,和对那矮胖修士的恭敬程度。这位矮胖修士显然是一位筑基期的修士。由此可见,巨蚺的珍贵之处。

      “是吗?那死在这里的几人怎么会连一点残骨都没留下?难道都被那妖蚺吞了不成?”

      “啊?这……”张姓修士刚想说什么。

      那矮胖修士突然脸色一变,挥手打出一掌。一股劲风击向前方,把地面击出一个大洞。随后,几具有些腐烂的尸骨漏了出来。

      “这是?!”矮胖修士身后的几位弟子都有些惊讶。

      “张师侄,你们围攻妖蚺时,附近可曾有别的人?”矮胖修士沉声问到。

      “师侄不曾发现,有外人在呀。师叔是说……”张姓修士有点茫然。

      “哼,掩埋尸体,可不是妖兽的作风。能如此做的就只有人类了。更何况,这几具尸体上,储物袋已经不见。还不能说明吗?”

      “那会是谁呢?”

      “我怎么知道?走先去妖蚺洞穴看看。”

      随后,几人来到山谷的深处,很快就发现了妖蚺洞穴的入口。

      来到洞穴,几人看着许安和妖虎留下的痕迹,有种想杀人的冲动。就好像是自己唾手可得的宝物,被别人取走了一样。

      尤其是,看到地上许安吃剩下的几枚巨蚺之卵壳后,矮胖修士身上的杀机越来越盛。扭头看着张姓修士咬牙道:“是谁?!”

      “师侄也也不知道啊。”张姓修士十分委屈的说道。

      作为此次行动的信息提供者,本应占据主动的他,现在反而十分被动,一切皆因为他的实力不够。此时,只能憋屈的任人使唤。

      “那你们还不搜?!看看对方有没有留下什么。”

      “是,这就搜查。”张姓修士的几位练气期修士十分憋屈的应道。

      “师叔,对方应该离开有四五天左右。”

      “师叔,看痕迹原本应该有八枚兽卵。被吃了三枚,剩下的应该被带走了。”

      “师叔,这中间湖泊中发现了一些兽毛,看样子应该是虎类妖兽的。看痕迹湖边应该有一些灵草,不过都被采走了。”

      一炷香后,几位弟子又回到矮胖修士旁边。纷纷汇报自己的发现。

      “可恨啊!这些原本都是我们的东西。如今……嗯?不对,你刚刚说,湖中发现有虎妖毛发是吗?”

      听着同伴的汇报,矮胖修士越听越气,忍不住就要发火。可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道。

      “是的师叔。”

      “这附近可曾有虎类妖兽?”

      张姓修士没想明白矮胖修士为什么要这样问。不过还是回答道:“有的,有弟子在附近见过一只一阶后期的疾风虎。不过,对方居无定所,不好确定方位。”

      “原来如此啊,我明白了。”矮胖修士看着洞中的一切痕迹,瞬间就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定是疾风虎袭击了受伤的妖蚺,然后被后来者收服了。也就是说,最大的赢家就是最后出现的那个人。而且那个人的实力并不强,不然也不会收妖虎为灵宠。

      而且,说不定对方根本就不知道妖蚺之卵的价值。以那母体妖蚺来看,那些卵血脉都很高,孵化成长起来,成为元婴期的灵宠完全不是问题。

      想到这里,矮胖修士的心里就更加火热了。看着张姓修士问道:“你再把当日的情况具体说说。”

      “是师叔。”张姓修士有些认命的把当天围攻妖蚺的经过又说了一遍。

      “你是说,当日围攻失败,只有你和刘远、孔祥三人逃跑了。而且,你还亲眼看到孔祥被妖蚺追上咬死了。那刘远呢?”

      “这师侄就不知道了。他和我逃的不是一个方向。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他应该也死了吧。”

      “也许吧。”矮胖修士有些不置可否。随后看着张姓修士等练气期弟子,阴声说道:

      “诸位,现在需要你们去秘密查探一下,最近可曾有什么可疑的修士出现在坊市或者宗门。不限散修、还是宗门弟子,如有发现速来找我。”

      “师叔,这是?”有一位练气弟子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哼,实话告诉你们吧,免得你们办事不尽力。按照张师侄所说的,还有我的观察,发现这妖蚺之卵的血脉很精纯。如果培养起来,成为金丹期的灵宠不在话下。可想而知,那些卵的价值。如今,虽然被那贼人吃了三枚,但是还有五枚,足够我们分了。”

      “金丹期……”几位练气期弟子都有些目瞪口呆。

      “不过,此事要尽早。万一再被那贼人吃几枚,那损失就大了。还有此事,需要保密。如果谁胆敢泄露出去。那休怪师叔不客气了。”

      不顾,几位弟子的表情,矮胖修士又充满杀气的警告道。

      “是,师叔。师侄明白的。”几位弟子都满怀期待的答应道。

      随后,他们就匆匆离开了,四处开始探查。

      本来以为是大海捞针难以得到结果。哪知短短六七天,他们就在一个坊市中得到了线索。

      线索是一个店铺管事的提供的。说是一位苍云宗弟子怀抱一只猫咪,在他那里用几株蛇兰草和几件法器,还有一个储物袋换走了一个驭兽袋。

      看着那些法器、灵草还有储物袋。张姓修士的弟子都知道找对了人。随后,又问到那人的相貌。

      管事的说,对方带着头蓬没有看到,不过看到对方的腰间有一个令牌,隐隐有一个“刘”字。

      听到这里,张姓修士已经确定了那人的身份。心里暗骂道:

      “该死的刘远,我倒是小看你了。你居然敢杀个回马枪回去。不过你既然敢吃独食,那就不要怪我了。”

      随后,他匆匆返回宗门,向那位矮胖筑基修士汇报情况去了。以期望能早点抓到“刘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