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的压片糖果减肥药

      白骨精,界属:妖。级属:三等中妖。简介:女妖精,擅长幻化各种美丽女子。

      唐僧翻看着图谱,眼睛亮了。

      “悟空,为师有些饿了,你和悟能悟净去寻些吃的。”

      “师父,包里还有块牛肉,一壶竹叶青。”

      “出家之人岂能吃肉?刚来时路上,有个桃园,你们去摘些来。”

      “师父,那桃园离这里50里。”

      “嗯,是有些近,那就去再前的杏林,离这儿80里。”

      “师父,我们这就出发。”

      才走两步,唐僧看到图谱最后一句话:妖物战斗力:292。

      “悟空,摘桃子区区小事,你一个人去就行,悟能悟净留下。”

      飞出五里地,我还能听见师父的呼唤,“白小姐、白小姐你在哪里?快出来,我来了,我叫唐僧,就是那个东土大唐的高僧,我的肉,延年益寿;我的肉,长生不老。”

      白骨精远远倚在一棵树下,皱起眉头。

      这么嚣张的吗?主动叫阵?这种情况她第一次遇到,事出反常必有诈。

      白骨精原地转起圈来,此刻,她不是一个人在转圈,犹如小彩旗附体,如果可以,她想一直转下去,转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你再转二圈,就能转出404了,某人乱入。)

      白骨精原地一转,化作一个干瘦老妪,塌眉瘪嘴一脸的愁苦相,拄着了一根枣木拐杖,颤微微地走了过来。

      “是谁在呼唤,温暖了寂寞,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漂泊。”

      “这位阿姥,这儿是白骨山,不是星光大道。”唐僧道。

      “刚才是谁在呼唤小女?”

      “原来是岳母大人,请受小婿一拜。”

      悟能悟净已经傻眼了,师父你能再不要脸点吗?再说这儿也不是你的感情戏啊。

      “你就是小女在东海打工认识的男朋友?”白骨精顺水推舟。

      “正是小生。”唐僧顺水推舟。

      “贵客远道而来,还请移步寒舍一叙。”

      “叨烦了。”唐僧向前走去。

      “既是寒舍,容不了太多贵客,长老的两位徒弟就不必去了。”

      这是要独处的节奏,唐僧眼里放出光,在地上划了一个圈,“你们两个,在这里呆着,哪也不许去。”

      “师父,战斗力292。”八戒小声提醒。

      “盯好直播,一旦有变马上过来,如果没变,就给我老实呆着。”

      洞府内,白骨精化成的老枢和唐僧对面而立。

      “请长老沐浴更衣,我这就去找小女。”

      进了房门先洗澡,前几世在天界酒吧,菩提常常在他面前得瑟的流程,终于要亲自实践了,唐僧感觉心跳得越发快了。

      “洗呀洗呀洗澡澡,宝宝金水少不了。”唐僧泡在大盆,唱得很嗨。

      咦?这水温怎么越来越高?

      “果然是能长生不老的肉,烧的温度都比普通肉要高。”白骨精又加了一把火,温度显示已到了180度。

      “阿姥,桑拿的温度可以了,不用添柴了,你还是去找女儿吧。”

      “再等等,五分钟后你就熟了。”白骨精狞笑道。

      “我靠,还是着了道。”

      唐僧这才醒悟,挣扎着想从盆里出来,却发现泡得过久,手脚早已酥麻,根本动不了。

      没关系没关系,唐僧安慰自己,徒弟们在看直播呢,现在应该跑过来救他了。

      八戒和沙僧确实在看直播。

      画面上雾气腾腾,一片白。

      “哇塞,鸳鸯浴。”

      八戒到底是结过婚的人,懂得多。

      “不对吧师兄,刚才屋里就师父和那老太太,人老太太还没去找女儿呢。”

      “那就是……”八戒眼里满是惊诧,“师父还真是不挑。”

      唐僧躺在盆中,一动也不能动,而水温还在上升,他似乎都闻到了肉香。

      “一分钟,再有一分钟就好了。”白骨精激动地看着表。

      但这时唐僧眼中闪出惊喜的光。

      白骨精纳闷,“都快熟了你惊喜个屁啊。”

      刚念及此,脑后一股劲风袭来,一根巨大的棒子砸在她天灵盖上。

      我到了。

      我驾起筋斗云,去摘了桃子,又飞回来,看到八戒和沙僧正抓耳挠腮,为看不到画面发愁。

      一个是猪脑子,一个脑子里全是沙,活该他们看不到,我没他们那么笨,云都没下直接到了洞里。

      我可以去现场看呀。

      所以正好救了师父。

      白骨精倒在地上,碎裂的头骨迅速聚合,又变成一个老头的模样。

      我震惊了,你大爷的,还能再省事点吗?好歹你也化作一股白烟,重新从洞里进来也行啊。

      老头看到我的表情,嘿嘿笑道,“怕了吧,这是我新学的绝技:变脸,一分钟内可以变十次,你来早了,要是再晚来半个月,我技能点到满级,可以变二十次。”

      变你妹,我又一棒子。

      一个俏丽的女子站在我面前。

      “是你?我一直以为是重名呢?”

      “大哥好记性。”

      这应该算是揭伤疤了,我棒子一提又要砸下。

      “大哥莫急,总得叙叙旧吧,我这里有新下来的香蕉。”

      自古战事,都循一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吃饭了再干,我棒子又放了下来。

      落座,白骨精取来食物。

      蒸羊羔、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儿……当然还有最后一道硬菜:纯天然无污染皇帝蕉。

      师父软绵绵的声音传来,“能不能先把我从盆里捞出来?”

      “唐长老,很抱歉,你的衣服太旧太破,沐浴前全给烧了,而这屋子没衣服出不去,我已经让婢女赶制了,你再泡会儿,实在饿得紧了,我给你加点枸杞,你先喝口汤。”

      吃着香蕉,我想起一事。

      “东海那城市山清水秀,你又得了我那笔保险,为何不在那里买套房子,又回这穷乡僻壤做甚?”

      “还不是因为你那保险,一提这事我就火大,都怪你。”

      我不解。

      “你人是消失了不假,但我去领保,人家查了地府所有的档案,都没有你的资料,非说我骗保,要不是我跑得快,现在还关着呢。”

      “倒是连累你了,不过一码归一码。”我扔掉最后一根香蕉皮,提起金箍棒,“按流程,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