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d.viip

      没让大家等待多久,就听见大众席位边上一块伸出的站台上,出现了一道人影。

      “嘿嘿嘿!风语港的老少爷们大家午安啊!”

      一个明显是主持或者裁判的中年男性角色开始暖场。要想让场内几百号人能听清他的台词,不仅需要他手中那个铁皮小喇叭,还得要过人的肺活量。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精彩对决!”喇叭男继续向观众们忽悠。

      “神特么势均力敌。”

      林克看着对面一群衣衫褴褛,顶多算是山林土匪的对手,虽然己方装备落捕的时候被扒了干净,但好歹还有整齐的一身短装。

      “在我的左手边,是凶名赫赫的长耳盗贼团,他们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无恶不作,今天终于来到了这里!”

      台上观众们先是一阵低呼,像是被这只盗贼团的凶名吓到,接着又兴奋的喊叫起来,越是凶名在外的悍匪,在他们面前拼命厮杀,就越能让他们感到愉悦,说到底他们就是花钱来买刺激的。

      ‘合着这个角斗场是个养蛊的地方?都是些坏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家伙。’

      林克听完朝地上吐了口痰。

      “当当当!”介绍完那伙盗贼团,喇叭男见场子热起来了,不知从哪掏出一根鼓槌,朝着挂在他身边的铜锣敲去。

      “现在该介绍我右手边的这群人了,在介绍之前,我想问大家有没有听过巴斯帝国!”

      喇叭男神秘兮兮的声音转向低沉,勾起了看台上观众们的好奇心。

      巴斯帝国来自另一片被称之为旧大陆的地方,身在新大陆的风语城居民,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些来自旧大陆的传闻,特别是风语城这样拥有海港的城市,港口酒馆里水手们对那个古老帝国只言片语的谈论让它更富传奇色彩。

      “下面,由我隆重介绍,来自古巴斯帝国,由特殊宫廷秘法训练出的巴斯帝国阉人卫队!!!”喇叭男声音由低转高,破音道。

      “霍史尼玛!”林克听得止不住飙出前世俚语,真的没想到会把他们介绍得这么离谱。

      托尼,肯尼斯等人也气得不轻,如果不是喇叭男所在的看台离他们位置太远,手中短斧早就朝他的脑门招呼去了。

      ‘老实人’琼恩甚至准备解开裤带溜溜鸟,被林克制止了。

      看台上的观众们听到‘宫廷’,‘古老帝国’,‘秘法训练’等形容一阵不明觉厉,再看向台下怒目圆睁,人形暴龙一样的壮汉,符合街头巷尾考据不明的众多对巴斯帝国阉人卫士身材高大的形容。

      登时觉得今天的票买值了。

      又开始“喔喔”的欢呼了起来。

      “究竟是旧大陆的矛厉害,还是新大陆的盾坚固呢?接下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提醒一下各位!投注时间所剩不多,请抓紧时间,开场即封盘!”

      林克没有再理会喇叭男的聒噪,他注意到对面的包厢看台也出现了人影。

      虽然相隔百米,但林克还是一眼认出,是那个梳着银色背头的角斗场管事。

      哈维管事面向林克,拄着文明棍站立着,身后是那个年轻管事,弯着腰一边手指着林克的方向,一边对着哈维老管事说些什么。

      哈维老管事不知是察觉到林克的目光,又或是回应年轻管事的说话,微微点头,并没有言语。

      没过多久,喇叭男再次上前敲锣宣布角斗开始。

      林克收回目光,回头眼神扫向手下,个个目光沉静,呼吸沉稳,便知道他们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手握两把短斧,没有等着对面行动,林克率手下众人朝着那伙盗贼团跑动起来。

      角斗场团体战的规矩是沙漏中的沙子落尽时,场上还能够站着的一方,人数多的获胜,人数相同,就继续拼杀,直至分出胜负。

      这样的战斗,连胜五局才可以获得自由。

      “喔,天哪,我亲爱的观众们,你们看到了么?勇猛的宫廷卫士们竟然没有选择护具!让我们为他们的胆量喝彩!”

      喇叭男继续在看台上烘托气氛。

      林克实在不认为那些木质的,木板之间都无法合拢的劣质盾牌能有多大的防护作用,索性只拿了还算趁手的短斧。

      手下们的选择也大致相同,武器方面优先考虑重量符合他们身份的。

      海寇啊,就是大碗喝酒,大斧劈人!

      短短百米几个呼吸间就跑完半程,而另一边‘长耳盗贼团’选择按兵不动,他们用盾牌摆出盾墙防守姿势,盾牌与盾牌之间的空隙处留给了长矛。

      面对准备以逸待劳的敌人,林克右手举起挥了挥手中短斧:“准备!”

      接着开始加速跑动,在离对方还有二十步的距离大吼一声:“投斧!”

      右手的短斧应声而出,耳边紧接着出现数声飞斧破空的‘呼呼’声。

      没有停下来查看飞斧战果,投斧之后林克加速冲锋,领着众人冲向了对面。

      那些投掷的飞斧在林克等人跑动的加速度及本身的重力势能加持下,只一接触对方的木盾,便将其击破,木盾炸裂开的碎片四射中击中盾牌后方众人的头脸。

      更有运气不好的,飞斧破盾后余势不减,继而劈进了对方身体。

      等到林克等人冲锋至敌前,对方已经损失大半,剩下两三个人在地上滚动哀嚎。

      而林克等人却有点使尽全力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我还没出力,他们就倒下了?!”

      局势变化太快,喇叭男还来不及消化,这场战斗就差不多结束了。

      “来自古巴斯帝国的勇士赢得了这场战斗!他们不愧宫廷卫队之名!”

      然而观众们却不买账,嚷嚷着退钱什么的,下注盗贼团的观众更是大声叫嚣着。

      退钱是不可能退钱的,绕是口舌如簧喇叭男这会也有点吃力。

      “哇哦,快看呀!那个宫廷卫士在干嘛!他在处刑么?!是的他开始了他的处刑!这是胜利者的专属荣誉!让我们为他喝彩!荣耀处刑者万岁!”

      不知道为什么喇叭男又开始兴奋起来了,开始胡咧咧什么有的没的。

      林克回头看向那片狼藉的战场,原来是‘老实人’琼恩,他看那些在地上滚动哀嚎的人太惨了,于是决定用长柄斧送他们一程。

      左右手合力,一提一拉,长柄斧顺势抬起,不用多费力,将斧刃对准对方脖颈,‘咔嚓’一声,一颗大好头颅就此落地。

      什么?你说对方只是木刺扎到眼睛了。还有的救,不至于为此送命?

      林克对此只能表示抱歉了,毕竟谁也不忍心去提醒‘老实人’。

      结束战斗的林克,抬头望了望上方包厢里的哈维老管事。

      老管事依然保持站立的姿势,还是礼貌的微笑表情,似乎这场战斗没有影响到他丝毫的情绪波动。

      林克只抬头看了一会,便领着手下回去了,抬头仰望那个哈维管事,让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觉。

      哈维身侧的年轻管事依然喋喋不休的说着林克的坏话:“大人您看他们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这是对您的藐视,我建议将他们关到黑矿去当矿奴。。。”

      “闭嘴,哈迪斯。”

      哈维管事看着林克的背影,轻轻说了声。年轻管事立刻像正在呱呱叫嚷的鸭子被掐住了喉咙,不敢再多说。

      “狼不会因为羊的肥硕就去畏惧它们,因为它们知道,羊总是会被吃掉的。”

      哈维管事终于转身,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手足无措的哈迪斯想要解释又似乎无从下口。

      “我从来不会担心手下的角斗士,只怕他们不够强而无法为我所用。”

      “作为路易阁下的牧羊人,你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老哈维最后拍了拍年轻管事,不疾不徐的离开了看台,包厢阴影中出现一名穿着斗篷的护卫,随着老哈维离开了看台。

      回到地下室的林克,经过当初隔壁的那个监牢时发现里面已经没了人影。不过也没有在意。

      “头儿,今天战斗这么简单,不如我们多打几场?”

      托尼兴奋的道。

      “这可比当海盗轻松多了,不用管操船,不用管销赃,只管砍人就完事了。”

      “听说后面一场能赚一个金蛇币呢。”

      ‘大光头’肯尼斯羡慕的说道。

      以往林克众人参与的海盗行动,因为人手不够,经常和其他团伙‘凑团’行动。

      海上抢劫是个细致的活,操船的,看风向的,操纵风帆的,还有最重要的跳帮作战,负责砍人的战士,只有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才能确保行动的顺利。

      因为人手原因,林克等人只能参与中小型商船的劫掠,成功后还得分‘凑团’的其他团伙一半战利品——跳帮作战因为危险系数高,所以能获得较多的收益分配。

      就这样还得想办法去岸上销赃,海盗从来都是个赢家通吃的职业,人数越多名声越响的团伙能获得更多的优待。

      而像林克这种6人的小型团队,销赃时被杀价一半往往是常态。

      所以一场劫掠下来,劳心劳力却剩不下多少收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