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秋葵小猪丝瓜芭乐幸福宝

      谁人不知太上长老是出了名的严厉苛求、不苟言笑。

      正因此,平常在紫衣面前勉强能够斗嘴嬉闹的姐妹俩也变得默不作声,老老实实的候在一旁。

      “老祖,如今您的修为伤势尚未恢复完全,还是回返宗门为好。”

      见紫衣已然喝完茶水,目光正瞥向深坑,于婧对秀秀和翠翠使了个眼色,硬着头皮,躬身再次说道。

      “……”

      “老祖,翠翠也觉得咱们回去比较好呢,外边一点也不太平。”

      “秀秀也这么想,今日差点就栽了……”

      得到太上长老示意,姐妹俩对视一眼,趁机开口。

      此时她们是真打了退堂鼓,一日之间经历这么多:出来就碰到妖物,还远不是棘手所能表述,单单那三只妖兽都不是她们可以对付,关键是竟然还出现了个筑基境妖物,这算什么?纯属气运不佳?

      要照这架势,她们怕不是没出流云国,尸骨就会荡然无存,那还不如好好为两年后的黑山历练做准备。

      虽然也没什么可准备的……

      “好。”紫衣没多想,就答道。

      她本就是一时兴起跟随两人出的紫衣宗,回去也不无不可。

      何况有很多事情她还没搞明白,脑中的疑团更是愈演愈烈。

      “老祖高明。”

      见紫衣应允,于婧终是松下一口气。

      原本以为姐妹俩的修为,在这俗世中横着走绰绰有余,护持老祖不在话下,万万没想到出来就遇大祸。

      赊刀人又为何会卷入其中救下她们?筑基境妖物的出现绝不是偶然,这里面究竟有什么……

      抬头看向天际,惠风和畅,晴空万里,一份怡然惬意跃上心间。

      于婧看时,却觉得暗流涌动,乌云汇聚,像是要变天的征兆。

      “陈清!取迁马符箓。”

      “是。”笼屉回到秀秀手上,翠翠自腰间取下储物袋,双手递给于婧。

      后者接过,伸手一探,夹起符箓一抖,没等姐妹俩看清,符箓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辆崭新的马车出现在她们面前。

      而后于婧又将储物袋径直丢回给翠翠。

      望着手上的储物袋,翠翠一脸茫然。

      有些不明白她的用意,这储物袋本就是太上长老所给,其中之物都是为老祖所备,现在不赶远路,也就无需再交付给她们。

      况且储物袋里的东西价值极为不菲,放在身上,翠翠一直都有种担心别人觊觎的感觉,刚刚的上交倒是让她安心不少。

      可谁知太上长老只是取出一张迁马符箓,然后又把储物袋丢给她……

      “太上长老……”

      还没等把话说下去,翠翠就听得于婧开口了。

      “这个你们还是拿着,老祖身边有你们两个很合适。”兀自点了点头,于婧没再解释,走到紫衣旁边,轻声道:

      “您是想踏空而行还是走行路道?”

      有必要问问老祖的意见……这可不是谁都能琢磨透的,不然老祖为何会跟着两个练气期弟子走远路游玩?莫不是什么怪癖?

      “飞。”

      看着马车,左手在腰上掐一下,紫衣心中有些欣喜。

      又可以睡觉了……她的快乐回来了……

      至于飞,随口一说,随口一说……

      将疑问暂且抛之脑后,紫衣走上前去,提着笼屉的秀秀和翠翠连忙过去扶起她上了马车。

      而后姐妹俩又跳下,默然等待太上长老的差遣。

      “你们也上去吧。”

      “让老祖稍等片刻,我去探探附近。”于婧沉声道,目光扫过四周。

      “是,太上长老。”姐妹俩欠身行礼,转身再次入了马车内。

      留在外边的于婧,缓缓看向深坑底部。

      关于妖物一事,紫衣半点没提,问过一次,于婧也不敢再贸然开口。

      可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却不知所起。

      此地她早已看过,估计是猪妖随意寻的一处罕有人迹之地,以便杀人灭口,并无可能会有修士在旁窥伺,但她也不是担心这一点。

      直觉告诉她,这妖物的出现有问题!

      可惜,那筑基境妖物是彻底死绝了,连渣都不剩,无法再从它口中得出什么,也不知老祖从中问出了什么,老祖大概是没将一头筑基境妖物放在心上的。

      话说老祖到底是什么境界?于婧沉思,自忖她虽也能做到一拳轰杀,可绝对做不到老祖的地步。

      不说内丹,直接是妖魄没了……

      跳下坑,于婧抬腿一踩,泥土滑落,一块圆孔玉佩和一只储物袋映入眼帘。

      这就是猪妖的遗物了。

      外物还能存在,老祖那一拳是打碎的妖族本体?

      玉佩看不出来历,其中一面四个方位撰写有妖文,于婧没看懂。

      但只拿在手中,她就已知晓玉佩的具体作用,隔绝气息存在,减缓这片天地对妖族的天然压胜,对于妖族,倒是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接下来是储物袋,于婧没细看,收起后,身子一闪,出现时,已站在马车上。

      走入其内,道一声“久等”,见紫衣并无怪罪之意,于婧端坐在一侧。

      另一侧则是姐妹俩共坐,紫衣一人占最里头一侧。

      马车不知不觉升上空中,甩开坍塌不止泥土掩埋的深坑,开始有条不紊的往紫衣宗方向驰骋起来。

      速度很快,头一次‘坐这样’马车的姐妹俩忍不住咂舌。

      这也太稳了……完全没有一点在移动的感觉,可不经意间帷裳外流露出的景象那是实实在在的,白云在脚,还有因速度过快在两侧留下的一串模糊幻影。

      姐妹两甚至觉得马匹活了过来,嘶鸣声传入耳内,让她们霎时间感觉如履平地般。

      不愧是传说中的金丹境,造化莫测,这等手段,可望而不可及。

      紫衣顺着被吹起的帷裳空隙往外看去,只觉一阵头晕,风还刮得呼呼作响,发丝任意在脸上乱抹。

      她…又有些难受了……

      无需太上长老开口,姐妹俩见状,就施法把帷裳堵住,好让大风不再灌入马车。

      这才好了许多……

      头抵着木板一隅,紫衣昏昏欲睡,却又觉得木板太硬,于是…睁眼看向了姐妹俩……

      “老祖,您要不要靠在我身上?”

      很快想起走在道上时老祖也是这个模样,翠翠小脸一红,轻声说道。

      “好。”

      小心的瞧了眼双目禁闭,充耳不闻的太上长老于婧,翠翠没发觉有什么问题,蹑手蹑脚坐到紫衣身边,轻轻拉过她的身子。

      以腿作枕,搂着翠翠纤细的腰,紫衣咬了下嘴唇,闭上眼,本想捋一捋今日状况的她,迷迷糊糊睡着了。

      本想过去的秀秀撅嘴不语……

      什么嘛,她才是老祖的心头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