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影完载下

      突现的变故让卡卡西吃惊不已,他捂着被气爆拳擦中的手臂,喘着粗气,震惊看着雷晨。

      旗木朔茂也是一脸不可思议,握紧了拳头,“卡卡西……”

      卡卡西看向旗木朔茂,眼神重新变得坚定,默默的站了起来,与雷晨对视而立。

      “父亲,我不会输的。”

      雷晨眼神一凝,雷之力疯狂朝黑刀上涌动,刀身上瞬间跳动着一层雷弧,将黑刀从身前甩到右侧,虚空中带起丝丝蓝色雷弧交织。

      “卡卡西,我要上了。”

      尽管雷晨的威势很猛,但一旁的旗木朔茂还是皱起了眉头,用忍刀吗?

      他还清楚的记得雷晨一星期前对忍刀的稚嫩样子,只有一个星期,刀术就可以实战了?

      他将信将疑,觉得雷晨有些自大了。精通刀术他很清楚,如果刀术不通就贸然使用忍刀,只是徒增麻烦罢了。

      除非是拥有非常高级的忍刀,但这显然不是,他一眼就看出那把灰漆漆的忍刀,无论是制作工艺,还是淬火流程,都垃圾的很。

      但很快雷晨便以行动回复了他。

      雷晨身形一闪,猛地向卡卡西跃去,手里的忍刀快速斩下。速度之快,卡卡西只来得及堪堪举起手里的苦无抵挡。

      铛!

      卡卡西觉得自己手臂一震,仿佛要被一股大力折断一般。但这还不是结束,很快,一股刁钻的麻痹力量顺着苦无钻进他的手臂里,让他仿佛有种被千万只虫子啃咬的感觉。

      卡卡西心中一惊,抽身想要后退,但雷晨又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

      铛!铛!铛!

      又是几刀斩下,卡卡西只能被动的防御,叫苦不堪。

      旗木朔茂吃惊不已,雷晨的刀术虽然比较稚嫩,也谈不上有多高的造诣。但速度之快,在空中都留下了一丝残影,再配合上他雷电的加持,已然已经有了一丝他旗木刀术的影子了。

      卡卡西艰难的抵抗着,他的手臂已经微微抽搐起来。终于,再一次防御过后,雷晨的速度慢了下来,卡卡西立刻抽身后退,从雷晨迅猛的攻击中解脱出来。

      他猛烈的喘着粗气,汗水不停的滴落,举起颤抖的右手,那只苦无早已残破不堪,被打成了锯齿状,遍布着蜘蛛网一样的裂痕,仿佛下一刻就会碎裂。

      “卡卡西,用这把忍刀吧!”旗木朔茂朝卡卡西丢去一把忍刀,卡卡西接过,凝重的看着雷晨。

      既然雷晨已经使用忍刀了,那如果卡卡西只用苦无的话太不公平,雷晨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

      卡卡西举起忍刀,警惕的看着雷晨,握着忍刀的他找回了自信,虽然他在忍刀上下的功夫不多,但他相信自己可以获胜。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爸是旗木朔茂,木叶最强刀术忍者!

      雷晨打量下那把忍刀,刀身比黑刀略长,闪动着丝丝白牙光泽,和白牙很像,但不是白牙。没有丝毫犹豫,他再次冲了过去。

      锵!

      这次卡卡西牢牢防住了他的攻击,而雷电的麻痹经过忍刀的削弱,他也能后抵抗了。卡卡西同样回敬一刀,与雷晨拼起刀术来。

      锵!锵!锵!

      随着一阵阵有节奏的金属撞击声,火花和电光在二者的刀锋上跳动。

      雷晨胜在刀法快速,迅猛有力,而卡卡西的刀术技巧要高出不少,挥刀连绵,滴水不漏。

      雷晨微微皱眉,卡卡西刀术也很厉害啊!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毕竟原著中很少出现卡卡西用刀的场景。只是让他可惜的是,后来的卡卡西放弃了刀术,转去学习很多华而不实的忍术,如果卡卡西专精刀术,或许成就会更高。

      毕竟他身体里流着白牙的血。

      一次对拼之后,两者的忍刀抵在一起,彼此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眼神中的凝重。卡卡西先出手,手里的忍刀突然下滑,越过雷晨的防御,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雷晨的腹部。

      雷晨心中一惊,迅速后撤,同时挥刀抵挡,这才堪堪防住。

      果然,在白牙的教导下,自己的刀术技艺是不如卡卡西的。看了眼手里的黑刀,雷晨心中一沉,黑刀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缺口,刀身也有了一丝丝裂痕。

      现在情况反过来了吗?到时自己的黑刀在忍具中落了下成吗?

      看向卡卡西手中闪着阵阵寒光的忍刀,雷晨眼神有些热切,白牙的东西果然没有垃圾货,不知道超黑刀多少倍!

      既然如此,雷晨眼神一凝,风之力涌动,黑刀竟微微颤动起来。

      卡卡西也注意到雷晨的变化,表情凝重,抬起忍刀,指向雷晨。

      两者俨然就是最后一招的架势。

      两者同时出刀,向对方斩去。雷晨的刀斩向了卡卡西的头部,而卡卡西则刺向了雷晨的喉咙。

      眼看着雷晨的忍刀越来越近,卡卡西不仅没有丝毫惊慌,反而心中暗喜,因为他的忍刀离雷晨更近。在这个距离下,他的忍刀会先命中对方!

      卡卡西凝重的神色稍稍放松下来,“雷晨,你毕竟在刀术上缺乏名师教导,居然连刀身距离都算错了。”

      就在卡卡西的忍刀即将刺入雷晨喉咙的时候,雷晨嘴唇微启,轻轻吐出两个字。

      “空斩。”

      卡卡西瞳孔骤然收缩,刺向雷晨的忍刀凝在了空中,身体也微微颤动起来。

      在他头上,雷晨的忍刀离他还有十几公分距离,可他的头发竟开始断裂,像雪花一样纷纷飘落。

      旗木朔茂瞳孔微微一缩,那是……

      卡卡西或许还不清楚,但他很清楚,那是旗木刀术的第二阶段:延伸。

      此刻的忍刀早已不能用原先的长度判断了,即使躲掉了攻击,也会被延伸的那部分命中。哪怕是知道了原理,面对这招还是防不胜防。就是用这招,二战中不知多少忍者在他手下饮恨。

      他是怎么学会的?难道是那天?可我只和他说过原理,一个星期了就……

      而更让他吃惊的是,雷晨忍刀上延伸的部位居然连他都感知不到,就像是空气一样,哪怕是他用这招时也会出现白色的查克拉流动啊!

      这就使得雷晨的延伸比他的更加诡异,更加难以抵挡……

      卡卡西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化为沉默。看来眼远处的旗木朔茂,他眼神黯淡,低下了头。

      “我输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